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漫漫求索路之北大软件又十年】之四:人才成长的沃土
日期: 2009-03-05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李娜 潘聪平

【编者按】从1955年北京大学在原数学力学系建立计算数学专业程序设计专门化方向,培养我国第一批程序设计专业人员始,北大软件走过了五十多年的发展历程。

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北大软件肩负起了不同的历史使命。早期北大软件学科的创立和发展伴随和见证了中国软件事业的起步和发展并成就了其早期的辉煌;之后二十多年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北大软件在国内的领先地位,也以其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上的突出成果向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随着1998年我国正式启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计划即“985工程”的实施,北京大学自此走上了其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期之一,北大软件也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迎来了北大软件的又一个重要的十年。

2008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这是承载厚重历史并开启未来希望的一年。也恰好是我国改革开放30年,“985工程”实施10周年。回首10年,北大软件的发展更不乏可圈可点之处。日前,记者专访了北大软件学科带头人、中国科学院院士杨芙清教授及其团队学术带头人和骨干,以北大软件学科整体建设为出发点,从全局的高度和长远的视角总结了北大软件过去10年在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科建设方面取得的成果,形成了本系列报道【漫漫求索路之北大软件又十年】。

【漫漫求索路之北大软件又十年】之四

人才成长的沃土

“以事业凝聚人,以创新吸引人,以爱心团结人,以机制稳定人”,当问及团队建设时,北大软件团队学术带头人杨芙清院士脱口而出。这几句话在她心中斟酌并实践了几十年。

“软件学科是工程学科,本身需要的就是群体行为,任何一个项目一个人都是做不出来的,只有团队协作才可能办好事情。”在杨芙清院士看来,“团队协作”是软件学科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石之一。

资料图片:团队合影

以事业凝聚人:科研不是一个人的表演

在北大软件团队里,每一个成员都明白:科研不是一个人的表演,而是一项大家共同的事业。

“事业是什么?事业是和国家需求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杨芙清院士笑道,满足国家需求是每个人的志愿,也是团队一直以来共同奋斗的目标。从上世纪50年代初,北京大学在原数学力学系建立计算数学专业程序设计专门化方向,到2002年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成立直至正式组建北大软件研究所,五十多年来,团队的这种事业观一直没有变。

研究所的每一项工作都有着严格的分工和协作,就像他们的研究课题之一,构建一个软件行业可以共享的公共软件构件库,推行软件构件化技术,很多通用的“零部件”无需从头开发,软件生产者只要根据用户需求,做好系统设计,然后进行构件集成就行了。“像一棵树,有很多枝枝蔓蔓,但无论是在做多么细小的事情,团队的成员都会认为是在做一项共同的事业的一部分,那是关乎集体的,而不仅仅是个人。”杨芙清院士认为,“事业观”是一种团体的荣誉感,也是一股凝聚力。

“每个人的研究方向都有差别,大家彼此擅长之处也都不一样,看起来大家似乎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始终都没有脱离团队这个中心,始终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始终都是一起在做一项事业。”在青年教师黄罡看来,杨芙清院士奠定的这种“事业观”让团队的成员都以工作为荣,有更深的归属感。

物理学上的力学原理这样说:如果许多力共同作用于一个物体上,当这些力的作用方向一致时,物体就会沿着共同的力的作用方向运动,当这些力的方向不一致时,所作用的力就会相互抵消。以事业凝聚人,共同目标让团队成员的聪明才智和不懈努力形成了一个方向一致的合力,将团队的工作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以创新吸引人:重视年轻人的想法

软件学科属于高技术领域,它要求人才必须具有持续创新的能力,但同时作为一门工程型学科,软件的发展必须依靠整个团队的力量。几十年来,北大软件团队开创了一种充分授权,鼓励创新的管理模式,给青年人才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自由空间,既保护了个人的创新思考,使得他们可以自由地思考和表达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事情,自由地尝试,同时也使得整个团队焕发出巨大的创造力。

2008年9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专家考察组在考察北大可信软件技术创新研究群体候选项目时,充分肯定了该创新研究群体在软件工程、系统软件和软件理论方面取得的一系列创新性成果,认为其研究目标具有极大的挑战性和前瞻性,期待该群体获得更多原创性成果。

这个以“创新”闻名、硕果累累的群体共有骨干成员21人。他们全部承担过国家自然基金项目,平均年龄39岁。

在北大软件研究所,有太多围绕着创新产生的故事。

杨芙清院士参与我国第一台百万次集成电路数字电子计算机研制到时候,面对西方和原苏联的技术封锁,无资料、无配套设备、无经验,完成系统软件设计之后,却没有测试环境,当时的团队经过集思广益,自主设计了一种模拟审查的检测方式,将所有的逻辑框图都悬挂在墙壁四周,由设计人员担当角色进行模拟运行,经过反复模拟修改之后,大大缩短了上机调试的时间。

“我现在已经70多岁了,但从来没觉得自己老,因为我一直在思索如何创新,我也要求我的团队成员们都这样做,创新是一个软件团队的灵魂,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保持这种精神是非常重要的。”“创新”不仅仅是杨芙清院士对自己、对团队成员的要求,也是团队吸引新成员的一个重要因素和新成员成长土壤。该团队有一个基本的思路,即“年轻人是最有创造力最有创新精神的,要放手让年轻人去做事”。

青年教师赵俊峰对此深有感受。她告诉记者,刚来到研究所的时候,压力非常大,因为这里做的项目是最前沿的,这里的人才是一流的,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年轻人是否能胜任。但也正是“追求一流”的团队,“给了我们这些年轻人最大的发展空间”,赵老师介绍,她进来时候正好赶上国家九五攻关课题的研发,“刚进来就加入到课题组进行项目的研发”,加之研究所浓厚的学术氛围与老师们的热情帮助,让她在这种环境下快速成长起来。

“我们要给每一位学生、青年教师独挡一面的机会,让他们充分施展个人才华。”杨芙清院士特别善于发现人才,“每个年轻人都有研究的长处,发现他们的长处,就要不断鼓励,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将国家的重大科研项目交给适合的人,让他们完全肩负起责任,在压力中获得更快地成长。”

曾经留学美国后又回到北大软件团队的郭耀老师说,“国内团队给我们提供了更大的发展平台,团队可以申请到很多重大的国家项目,而青年教师被赋予了挑大梁的责任,在这个过程中会成长得更快。”

同样,曾在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做过访问学者,在利物浦大学计算机系做了两年博士后的张路老师对此也深有感触。“国内和国外的总体科研环境有所不同,研究所为年轻人创造了很多的机会,尤其是鼓励创新,很多条件是国外没法提供的。”

在一个需要创造力的环境中,好点子是越多越好的。如果团队中有这样一种支持创新的力量,将会对整个团队造成深远的影响。这批团队里“最有创造力”的年轻人没有辜负期望,年轻的思维为研究所注入了很多新鲜的血液。成长至今天,他们中间不少人成为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得者、“中国优秀博士后奖”获得者、全国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等,还有不少人成为国家科研计划的策划者和课题主持人,包括:国家863计划专家、国家重大科技专项专家、国家973计划首席科学家、国家863计划重大/重点项目负责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课题负责人等。

以爱心团结人:让每个人感受家的温暖

和编写程序的枯燥不同,尽管软件是抽象的符号组成,团队却是一个温暖的集体,是一个和谐的团队。这和学术带头人杨芙清院士倡导的“以爱心团结人”的团队理念是分不开的。

在研究所,互相团结,互相扶持,以老带新的精神是有历史传统的。在杨芙清院士从教五十周年时,她的学生王立福曾经回忆说,自己刚到北京读书时候,因为学习压力和生活习惯等各种原因,生病卧床,杨芙清老师得知情况后在第一时间去宿舍看望他,问寒问暖,并一再鼓励他要做一名善于解决困难的人。而更多的人都记得杨老师请他们去自己蔚秀园的家中,和他们促膝长谈。在修改学生论文时候,和杨老师一样,研究所的很多老师都会用铅笔亲自修改,内容除了学术以外,常常还包括自己工作的心得和体会,“讲知识更讲道理”。

资料图片:杨芙清院士和学生们在一起

“累却幸福着”,这是很多研究所的青年教师和学生的切身体会。一直以来,研究所的领导都在尽力为团队成员们创造一个和谐的、宽松的、友好的工作环境。“我们努力做到让每个人进入团队后,都不需要考虑其他的问题,包括科研经费、职称、甚至生活中的一些困难,我们都为大家考虑到了。”杨芙清院士和蔼地说。

“在学术上倾囊相授,在生活中细致入微。”杨芙清院士克服重重困难,安排教师一个一个都轮流去国外学习。每次开会,杨芙清院士都会自己亲自动手,摆放好会议资料。办公室改建时候,她和同事们一起定装修方案,用她的话说就是“细节的事都要做好”。

梅宏教授曾经作为访问学者在美国贝尔实验室待过一年。给他感触最深的,是那里先进的管理体系和目标管理的文化,“那里没有严格的打卡制度,却有一种无形的约束,就是一个统一的目标,那是一种非常亲切、友好的合作环境。”回国之后,他对此进行了大胆的借鉴。“尽管国内的大背景和美国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我觉得那种‘目标管理’的理念是同样适用的。如果事无巨细地去加以管理,是会对人形成限制的。”在这种宽松的管理氛围下,他鼓励青年教师和学生在服从大局的前提下,更灵活地做出自己的选择,使个人的潜质得到最大的发挥。

以机制稳定人:在项目建设中培养人才

人才是一个团队持续发展的动力。对于人才的培养,杨芙清院士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在团队中,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定位,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向。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就是自己能力所及但是跳一跳就能够得着的。

“每个人的长处不同,就像机器上的每个螺丝钉,做好每一颗螺丝钉,这样就能将团队的功能发挥到最大。”以机制稳定人,研究所有着一套规范、成熟的运作模式和人才培养模式。

有一些很好的传统以代代相传的形式保留和传承下来。比如写学术论文不能为论文而论文,一定要着眼于国家发展的需要和解决实际问题的需要,要结合具体的科研项目。比如每有新人进来多要“拜师学艺”,由老带新的传统等等。

有一些很好的传统以制度的形式保留和传承下来。比如学生进入团队后,并不像某些学科一样,直接跟着导师,形成导师带学生的组合,而是根据承担科研项目的需求和学生个人志愿,分成不同的工作小组,在项目中重新构建小团队,在项目中培养人,学生不是由一个导师,而是由导师组负责指导。比如团队在每年学期初和学期末都会有师生交流会,各个项目小组每周都要开组会,每个人都要在会上报告自己的学术进展,最新的想法、计划以及实施的进度等等。

“在项目研发中培养人才”是团队既有的、特殊的人才培养模式。通过参与项目研发,一方面可以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另一方面也能有效地引导学生去做“有用的研究”。

谈到论文问题,邵维忠教授说:“最根本的问题是要有脚踏实地的研究。认准方向,长期进行深入的研究,投身到科研实践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然后再去写论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相反,如果不肯花力气去进行深入研究,只是想赶快发表几篇文章凑数,这样的文章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即使侥幸发表,也没有什么价值。”

经过多年的建设,研究所的人才培养模式逐渐成熟,机制日益完善。从2000年至今,团队中不断涌现出优秀的青年学者,也培养了不少优秀学生,如:1篇博士论文获2006年度“全国优秀博士论文” ,2篇博士论文分别获得第一届(2006年度)、第二届(2007年度)中国计算机学会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3人次获IBM博士生奖学金(IBM PhD Fellowship),2人获微软博士生奖学金(Microsoft PhD Fellowship)。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在杨芙清院士的带领下,新时期的北大软件团队站在了更高的发展平台上。“以事业凝聚人,以创新吸引人,以爱心团结人,以机制稳定人”,在这样的团队理念的指导下,下一个十年,北大软件团队必将能够涌现出更多的国家前沿人才,在更大的平台上发挥作用,铸就更多的辉煌。

编辑:聪平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