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历史分论坛综述之一:多重视野下的革命意象
日期: 2011-11-05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陈琳琳

人类的历史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变革和转型中实现进步和发展。革命就像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催化剂,在人类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近代史上,法国大革命、中国辛亥革命、英国光荣革命、俄国十月革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革命有着怎样的历史启示与现实意义?在当前的社会大转型中,历史又在怎样指引我们寻找最佳的变革途径?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11月4日下午,北京论坛历史分论坛“变与常:关于社会转型方式的历史思考”第一场讨论于钓鱼台国宾馆10号楼四季厅举行。围绕“革命意象的历史沿革”主题,中外著名学者们回顾近代世界的重大历史变革,总结历史经验,从革命理论透视世界历史进程,共同探讨革命意象中“变”与“常”的历史启迪。

一座城市的革命记忆

香港中文大学梁元生教授从香港这座城市切入,以香港舞台话剧《斜路黄花》为例子,回顾了辛亥革命的历程,他特别呈现了香港这座城市特殊的辛亥革命情结。

梁元生指出,香港独特的历史与复杂的文化背景成为辛亥革命的催生地,孙中山就曾把香港视为革命中心及中国现代化中心。他认为,辛亥革命某种意义上塑造了香港人务实的性格,人们纷纷纪念辛亥革命,不仅是一种历史感,更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这种革命记忆作为一种方式昭示着,香港对中国的国家建设有自己独特的贡献。

梁元生强调了辛亥革命的意义,他重点解释了“斜路”的意蕴,在革命成功之前,人们并不把革命当成“正路”,因为革命隐含着太多的危险,然而,革命恰恰是一条引领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康庄大道,它为中国现代化面貌的呈现起着重大的积极作用。

中、法革命的历史意象

牛津大学前校长、大英图书馆前馆长、法国革命史著名专家克林•卢卡斯(Colin Lucas)回顾了法国大革命复杂的历程,将波澜壮阔的法国大革命图景还原,探讨了法国大革命期间的“变”与“常”。卢卡斯指出,在革命的传承上,从大革命到拿破仑时期,权力的冲突都主要集中在教主、贵族内部,基本的宪治与法律体系也保持着一种连续性。而在变化的一方,他重点强调了法国大革命期间诞生了一种“个人主义”,如他所说,“法国最贫穷的人也有自己的诉求”,因而从前的社会阶级被大大削弱。同时,他还讨论了革命现代化的限制以及现代与传统的冲突。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毅则从中国近代的革命意象出发,重点比较了国共两党的革命特点。他还提出,中国革命的真正源头应该是法国大革命,尤其是中国国情的复杂性使得中共革命真正继承了法国大革命的遗产。

不同视角下的美国革命

论坛上,美国革命意象成为一个焦点,不同学者从不同视角解读了美国革命的历史内涵与全球影响。

厦门大学教授盛嘉通过中国近代史上不同时期的三种历史人物和他们所制造的三种不同类型的历史文本分析了美国革命对中国近代社会变化的影响。他认为,清朝封疆大臣徐继畬(1795-1873)的《瀛寰志略》“以一种全新的心态,开创了一个认识和了解西方世界新的传统和典范”,而透过20世纪之初梁启超的《新大陆游记》,人们可以认识到中国近代革命话语的复杂谱系和建构过程。20世纪40年代处在中国偏远地区延安的一批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和当时在共产党报刊杂志上发表的关于美国革命的系列社论和文章则反映出中国共产党在从政治的边缘向权力中心转移的关键历史时期所具有的一种坦然开放和兼容自信的心态。

北京大学历史系李剑鸣教授则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解读“新美国革命史学”,阐述了革命史写作与意识形态之间有着复杂的关联。他指出,这场革命从“建国之父”领导的政治革命,被改写成了一场由普通民众和边缘群体扮演主角的全面变革。在这一转变中,平民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和女性主义等思潮与革命史写作之间发生了微妙的互动。“意识形态是一把双刃剑”,李剑鸣说道,“它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范式,可以站在一种不同的历史角度来重写历史”。但他又把意识形态比作“潘多拉魔盒”,指出“新美国革命史学”同时“制造了一种他们或许没有料到、也无法控制的高度意识形态化的局面。”因而,美国革命的历史叙事也无法避免地伴随着或明或暗的政治和伦理争端。

里士满大学伍迪.霍尔顿(Woody Holton)教授从阶级矛盾出发,重点论述了美国革命中的阶级冲突。“大多数人认为美国革命战争是美国人民对抗英国君主的民族冲突,但美国革命也是一个内部的阶级冲突。”伍迪.霍尔顿说道。他从《独立宣言》1787年宪法、1791年《权利法案》三个文本切入,阐述了美国非精英阶层对自身权利的诉求与抗争以及在这种阶级冲突中的民主进程。

宾夕法尼亚大学迈克尔·扎克曼(Michael Zuckerman)教授则回到了论坛的主题“变与常”给出了他对美国革命的独特观点。人们通常认为,革命是迅猛的,改革则是相对缓慢的。革命可以使世界立刻焕然一新,而改革则是逐渐深入的。但迈克尔·扎克曼教授认为,革命本身改变的不多,而在革命发生的预备阶段中的改革改变了更多。同时,社会转型并不是都可以控制的。历史上重大的社会转型常常是超出我们的控制力范围的。他以对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 )在18世纪在不同的殖民地的游记的研究阐述了革命、改革与社会转型中的美国悖论。

11月5、6日,北京论坛(2011)历史分论坛将继续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举行,就中国模式的历史反思和世界历史的启示等议题展开讨论

编辑:拉丁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