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专访经济学家茅于轼:关于教育的思考
日期: 2011-11-06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陈颖新

2011年11月5日下午,82岁的茅于轼参加了2011北京论坛的世界银行专场,下午2:00开始的专场,茅于轼老先生提前40分钟就到了会场,记者有幸在贵宾室采访到了茅于轼先生。

大学教育与学生专业、工作道路的选择

静静的贵宾室里,只有茅于轼一人,他正专注地读着手里的书,连记者走近都没有发觉,老先生和蔼可亲,回答问题时候思维敏捷。

茅于轼从家庭教育对他的影响谈起,他说家庭在自己的学术选择道路上有很大影响,自己的父亲茅以新是铁路机械方面的工程师,而伯父茅以升是著名的桥梁专家,因此自己选择机械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了家庭的影响。这也给广大学生在选择专业的时候提了一个醒,茅于轼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年轻时的我们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专业选择上存在很大的盲目性。茅于轼说,自己在50岁的时候才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将主攻方向转为经济学,因此大家也不要担心,不必急于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因为了解自己的真正需要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既然学生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存在很大的盲目性,因此茅于轼认为学生在大学学习期间,最重要的是学会“学习方法”,而不是学会众多具体的知识,他紧接着强调,要熟练掌握三种知识—“英国算”,即英语、国语和算术,这三种知识对于一个人未来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而对即将毕业,走向工作的大学生,茅于轼说,大学生自己并不知道将来想要做什么,也不知道社会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因此一个较好的选择工作的方法,就是发挥自己的优势,用长处创造可能,同时也要弥补自己的劣势。他以自己进入经济学专业时发挥理科方面的优势为例,讲起自己当年进入经济学发挥了自己理科方面的优势,但又因为自己完全没有文科的背景,所以自学了所有的文科知识,当然在这一过程中,重要的是要保持“好奇心”,保持对知识的渴求,才会坚持下来。

在谈到学生的留学热时,茅于轼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认为学生走出国门可以开拓眼界,丰富阅历,并以自己的经历为例,谈到自己以及自己的许多父辈都曾留过学,在这个过程中都学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识。而当记者问他如何看待中国有很多优秀的学生流向海外,不再回国的问题时,茅于轼说,80年代这种情况确实比较多,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国家实力的进步,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发生变化,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回到中国,包括大批的教师也都被中国的经济体吸引,他们回国后挣到的工资也要高于在国外时的工资。

而谈到西方文化在中国青年中巨大的影响时,茅于轼认为这种问题确实存在,并提到台湾在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方面做的比较好,大陆可以在这方面向台湾进行学习。

教育中的公平与效率

茅于轼首先谈了教育产业化的问题。他认为教育有其特殊性,教育的质量不能被直接观察到,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且学校质量的好坏有自我加强的趋势,即由于学生的选择,好的学校越来越好,差的学校越来越差,因此教育不像一般的商品可以通过市场得到最有效的发展,即教育不能全盘产业化。

他也谈到政府要资助教育的原因,教育不仅能够为受教育者自身带来好处,还会产生正的外部性,即教育一方面可以有利于每个人的素养提高,从而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能够帮助纠正贫富差距,防止收入的代际遗传,因此政府应在税收等方面给予教育优惠,并实施义务教育。

义务教育并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够享受到同样高质量的教育,因为高质量的教育的供应有限,既然如此,那如何分配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呢,如果按照价格分配,穷人就会被挡在外;如果按考分分配,会不利于高质量教育的发展,而对于中国来说,目前没有一个能同时解决好这两个问题的方法。

他谈到了国家对教育财政的拨款存在较大的地区差别,尤其是东西部的教育资源分配差别大,而且地方高考分数线的不一致,进一步加大了这种分配不公的问题,因此中国的人口密度和高校密度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

此外,茅于轼还谈到我国教育的目标应是追求效率和公平,不仅是教育的地方分配不公,中国在绿化、交通、公共服务等领域都存在分配不公的现象。在人才培养上,不仅要“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还要看到“人”,看到丰富人生的目的,这也就是在强调素质教育,强调培养学生的真善美,培养好奇心和创造力。

茅于轼还评价了弗里德曼关于教育券的做法,他认为教育券的方法使民办教育得到很大发展,在印度一些地方的试点也有良好的反馈,但是同时引出新的问题,即好学校由于大家都愿意去,因而负担很重。茅于轼认为其中的问题出在没有用价格机制对资源进行配置,而择校费提供了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法,但目前由于择校费的不透明使得价格机制无法很好运作。

后记

茅于轼老先生的精彩发言,引起了场下的阵阵共鸣,茶歇的时候,老先生一直站着回答与会者的热情提问。

耄耋之年的他,也一直为中国的未来尽心的努力着。当记者向他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表示钦佩的时候,他告诉记者目前仍在继续写作,并仍在为天则经济研究所工作。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