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专访美国剧作家丹尼尔•葛斯克斯:美国电影叙述的式微——电影、金钱与娱乐文化
日期: 2011-11-06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梅柳

11月5日,美国剧作家丹尼尔•葛斯克斯(Daniel Gurskis)来到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第四会议厅,参与北京论坛“艺术传统与文化创新”分论坛讨论活动。“美国电影叙事的式微:电影、金钱与娱乐文化”,这一话题刚一抛出,立即引起了广大电影爱好者的关注:什么是电影里的“叙事性”?这种叙事性有何重要性?美国电影中的叙事性又为何会消逝?美国电影叙事性的削弱对电影界有何影响?对于这些问题,丹尼尔有着自己的看法。

 
新闻网记者采访葛斯克斯

记者:您好,这是您第一次来到中国吗?

丹尼尔: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来北京大学是在2002年,今天的北大汽车、自行车更多了。教学楼等建筑和学校内的道路也更加现代化,改变不少。

记者:我们都知道电影《盗梦空间》十分受欢迎,您认同这部电影成功的重要因素是其富含叙事情节吗?

丹尼尔:我个人并不认为这部电影富含叙事性,它更大程度上像是有意制造迷惑性让人费解,它是有意要变得极具挑战性和令人难以想象。我个人更倾向于对更具传统性的东西使用“富有叙事性”来形容。当我们讨论“叙事性”的时候,我们指的是构成故事的情节和行为。一些人真心热爱他们的电影,他们喜欢这种对话方式,因为这是一个“谜”,一个对他们来说能让人上瘾的“谜”。但其他人对这些电影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们不喜欢“谜”。你必须得喜欢那些“谜”才能喜欢上那些电影。

记者:在今天的美国文化下,判读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时更重要的因素是什么:《米老鼠》还是《公民凯恩》?因为我们知道这两部电影在叙述性上有着很大差别。

丹尼尔:对任何人来说,评价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都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我个人认为,显然,《米老鼠》是商业电影的典型代表,这也是我今天即将提到的:商业电影及其成因。我想,在美国,了解《米老鼠》的人数比了解《公民凯恩》的人数更多。《米老鼠》已经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它还意味着游乐园或者其他不同方面,如玩具等,因文化不同而各有差异。

记者:你对影艺术技法和受众心理之间的交互有何看法?

丹尼尔:电影制作者并不从这样的角度思考问题。电影制作者不一定会那么清晰理智地考虑受众心理。甚至那些非常有天赋的电影制作者也会更关心本国文化,关心他们想说的故事,关心他们如何确保将想设计的故事变成现实影像。他们并不是那么挑剔,也没有在那种很深入的程度上分析问题。他们更多地是听从内心的引导而工作。当然,他们也考虑一些元素结构等,但总体而言,他们创造作品时并没有想着如何迎合受众心理。

记者:在当今社会,您认为该如何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电影市场?

丹尼尔:良性循环当然会出现。电影成本越来越高,所以电影的生产数量降低了,电影数量减少,它们也就更昂贵了,因为他们必须确保电影的经济效益。现在制作的有趣的电影远比以前数量少了,这是一个问题,因为它不仅限于电影生产地,我们都知道,美国电影遍布全世界。虽然不一定对中国电影市场有多大影响,因为中国电影业生产很多电影,但在小国家,如非洲的许多小国,影响就很大。他们现在生产的电影数相比三四十年前少了很多,也没有人愿意看,因为大家都想去看《盗梦空间》。

 

摄影:黎潇逸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