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世界银行专场综述:民办教育与公共财政
日期: 2011-11-06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郑捷

11月5日下午,北京论坛世界银行专场“民办教育与公共财政”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举行。来自世界银行专家、国内外教育界、经济界的学者、专家,以及地方教育、财政领域的政策制定者和实践者汇聚一堂,既立足于中国现状又放眼世界各国,共同就民办教育与公共财政的相互作用以及民办教育的发展前景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来自世界银行的亨利·派特利诺思(Harry Patrinos)教授首先以荷兰、美国等国家的民办教育实施情况为切入点,阐释了民办教育应有的角色。Patrinos Harry指出民办教育在这些国家发展的较为成熟的机制是:政府对民办学校提供特定的支持,同时也提出特定的标准,给民办学校施加一定的社会压力,使其在拥有自主性的同时又要在竞争的社会环境中谋求生存,只有越办越好的学校才能得到更多的支持。同时,还需有一个强有力的独立的监督体系来监督着这一机制的稳定运行,从而促进了民办教育在这些国家的发展,并承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此外,在稍后的讨论中,Patrinos Harry还提出了政府对民办教育的支持政策带来了竞争、问责制、自主性、信息流通等四方面的结果,而这些政策的执行也经历着“试点——评估——再实施”的循环过程,从而发挥着特别的作用。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就“用经济手段解决教育公平中产生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茅先生首先指出,教育不能被产业化,教育信息存在不对称性以及提供教育的学校的好坏有自我加强的特点是其主要原因。教育能够纠正收入的分配不公。另外,茅先生还强调中国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的目标并不全面,人在受教育的过程中不能仅仅索取谋生的知识,还要学会丰富人生,欣赏人生。茅先生还立足中国当代现实,提出费里德曼关于教育券的学说会带来新的问题,因此要特别强调教育的公平和透明。八十二岁高龄的茅于轼先生在本次会议上备受瞩目,主持人阎凤桥评价其为“一位有良知的、为中国的教育说话经济学家”。

来自哥伦比亚的世界银行的代表魏爱德(Eduardo Velez Bustillo)立足于美国和哥伦比亚的案例,谈了自己对民办教育的看法。魏爱德给在座学者展示了美国和哥伦比亚民办教育的现状:美国的民办学校承袭了美国的政治的分权系统,学校有自己的委员会、董事会等,有些学校还与社区签订一定年限的合同,设定特定的教学效果为目标,且目标是否实现决定着合同是否继续签订。学校既受政府的监督和标准的考验,又受家长、学生以及社会口碑的监视,而在哥伦比亚,教师的绩效还和雇佣工资结合在一起。魏爱德认为,“学券”学校这种方法有一定的模糊性,但大部分实证研究都表明,通过建立学券体制,教育能通过统筹现有资源获得更好的成果。

浙江省财政厅副厅长朱忠明借浙江省关于民办教育与公共财政的实践与经验,向与会代表展示了中国在民办教育方面的现实经历。浙江民办教育的发展遵循“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加强管理”十六字方针,呈现了“先、活、实、特”四个特点。政府在扶持民办教育的措施上采取在办学理念上一视同仁,坚持公办民办学校共同发展;在公共财政政策上一视同仁:在省财政层面促公平,实现财政方面促发展。随着政策的成熟与推进,浙江省已经加快了基础教育普及与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缓解了公共财政的办学压力,为社会提供多样化的教育选择,激活了整个教育的“一池春水”。朱厅长指出,公共财政对民办教育的支持是教育改革发展的必由之路,但民办教育性质的界定、关于投资者出资合理回报的保障以及民办教育产权的归属等问题仍需通过日后政策的不断完善来解决。

江苏省教育厅副厅长倪道潜也谈了江苏省利用公共政策发展民办教育的实践与思考。当前,江苏正处于加快建设教育强省、率先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关键时期,民办教育已成为推进教育强生建构的一支重要力量。江苏省通过实行民办学校财政拨款政策,设立民办教育发展专项资金和推行民办学校教师和学生财政政策补助政策,拓宽了教育投资渠道,有效扩大了教育资源的总量和效益,迅速增加了教育供给,较大程度上满足了社会和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教育需求。引领先进教育理念和改革风气,有力推动教育体制改革不断走向深入,并以优质与创新发展为主线,培育形成了一批教育质量较高、社会信誉较好,办学特色较明显的民办学校。同时,倪道潜还从落实民办学校法人财产权、完善民办教育公共财政资助机制,充分利用税收信贷等优惠政策、优化民办教育融资的制度环境加强民办学习爱财务监管,确保财政资金资助效果和国有资产保值等方面交流了加大公共财政对民办教育资助力度的对策思考。

之后,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阎凤桥发表了题为《中国教育私有化的悖论:河北高中案例》的演说。阎凤桥先从国际背景入手,首先指出国民教育体系既有扩大了教育的规模,提高了教育的普及化程度,增强了教育的社会功能等积极意义,又有由于统一的行为模式,自主性和创造性收到了抑制、教育本身的功能被弱化等消极作用,但实证研究结论并不完全支持教育私有化改革,因为市场体制无法完全取代科层制。其次,阎先生指出了中国教育私有化的悖论,认为“第三条道路”在中国难行,这表现为“停办名校办民校,独立学院,转制学校重新回归公立教育系统趋势”的提议没有被《教育改革与发展中长期规划纲要》接纳等。立足河北省高中的两个实例,阎先生展示了研究中发现的问题,例如高学费、高欠债等,当政府解决这些问题时,受制于“科层铁律”,采取了调整政策方向和行政规范的作法,使得办学体制又回到改革前的原点,唯一保留下来的是学费制度;另外,微观层面的办学体制改革与宏观层面的国家财政预算制度以及人事制度改革相背离,功力合法性以及相应的利益诉求;而强政府背景下的教育民营化困境,也折射了“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的怪圈。最后,阎先生提出了一个需要进一步探讨的问题:解决中国教育问题,是否是西方意义上的教育私有化途径选择问题。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映权采用北京随机控制实验的初步证据作为基础,交流了“有条件现金转移是否影响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学生的学业表现”的研究看法。宋映权的初步研究表明,有条件的资金转移项目似乎并没有显著提高学生的学术水平,但是更多的调查显示,VC和MS项目都显著减少了接受该两个项目录取的移民学生的退学可能性,尤其是对于女学生。而如果我们想得出FAB项目能够降低被录者的退学率的结论,必须非常谨慎,而且我们还需要探究出其物理原因,这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在会议的讨论环节,与会嘉宾和各界人士就民办教育在社会分化中的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世界银行专家代表Hom Robin和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王蓉对会议内容进行了总结。王蓉分享了筹办本次专场讨论会的初衷,他认为我们应立足于实证研究,放眼世界各国的经验,来促进民办教育与公共财政支持的相互发展。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