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专访北京大学教授陈旭光:“华语电影大片”的文化表述
日期: 2011-11-07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张泽坤 张东兰

11月5日上午,北京论坛艺术分论坛于英杰交流中心如期举行。在“艺术传统与文化创新”的主题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陈旭光教授作了题为《文化传统的“影像化”或“现代化”——论“华语电影大片”的文化表述》的精彩报告。

陈教授首先针对全球化大背景下中国电影工业迅速发展的现状提出了广义与狭义“华语电影”和“华语大片”的概念,进而对华语电影大片特别是华语古装大片中的文化承传与变形进行了条理清晰而晓畅生动的论述。

茶歇期间,记者对华语电影“大片”的角色定位问题对陈教授进行了采访。

 
新闻网记者采访陈旭光教授

中华文化的承传与创造

记者: 陈教授,您好。华语电影在全球化背景下要取得足够得的生存空间就必须找到自己独特的文化表述方式,而这种表述常常是夹于现代与传统,国际与国内的夹缝之中,那么,华语电影该如何考虑自己的角色定位呢?

陈旭光:华语电影肯定要传达中华文化。因为走向国际的电影越来越像国家的名片,是国家软实力的表现,很多外国观众是通过看电影来了解中国形象的,所以华语电影承传与重新创造(文化)的任务是非常重要的。

古装与现代

记者:你在演讲特别强调华语大片中的古装片,古装片确实具有鲜明的中国元素。是古装毕竟与现实疏远,在进行华语文化表述的时候 ,他会不会因为过于刻意地追求这种文化符号而使电影本身矫枉过正呢?

陈旭光:但是我觉得外国人还是更喜欢中国的古装片的,根据北美市场调查来示,在外国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还是像《卧虎藏龙》、《英雄》这样的一类古装片。外国人喜欢把中国神秘化,喜欢把中国推到很远的背景上去看,不一定特别关注中国的现实,或者说,关注中国现实的有的是变成第六代电影或是地下电影等这样一些比较另类的电影,但这些政治意味太重。

记者:对华语的现代、近现代乃至当下题材的大片,这些好像缺少一些中国典型文化符号的影视作品,您觉得如何让它们更好兼顾民族性与国际性?您在论文中提到了《十月围城》,这部电影有哪些借鉴意义

陈旭光:我觉得《十月围城》是比较成功的,它里面有大陆的文化传统,还有港台的把电影拍得非常好看的(特点),另外它里面还讲了包哥的下层民间社团组织,有一些很新的视角,把近现代的民主革命精神世俗化了,保护孙中山的人都是下层的贩夫走卒,他们来做很高尚的事业。古装是一个资源很丰富的领域,但也不能总是古装,应该从古装向近现代转变,近现代的一些题材不穿古装也有民族文化精神,往这方面努力开拓前景还是很光明的。

大众与小众

记者:说到地下电影,过去还是地下电影导演的贾樟柯在还没有受到像现在这样广泛的关注的时候,他的作品却在国际上受到了很大程度的认可,对此您怎么看呢?

陈旭光:贾樟柯电影是属于小众的艺术电影,而且是记录风格的,那么他是在反映中国社会的侧面,小城镇里的小市民他们的生活心态。这使国外感兴趣,但是他的电影在国外也没有票房,因为它不是商业电影。但是他的电影在一些西方的艺术电影节上受到了青睐。所以电影(追求)也分两个方面,一个是在国外也追求大众票房,受到普通观众的喜欢,还是追求在艺术电影节上受到赞赏,这是两个不同的追求。而中国电影大片呢还是主要追求商业价值,它是商业电影,不是小电影也不是艺术电影。

记者:有人说现代商业大片赢得票房的关键就在于不要让某种意识形态压服其他意识形态,而是要找到调和之道,使各种利益集团从中都能找到令自己满意的因素。把一些尖锐的意识形态中庸化是否是走向国际化的必然?而中庸是否又会导致平庸?

陈旭光:电影是一种大众文化的传承,它的“平庸”也情有可原。你在一种个人化的艺术创作中可以表达那种先锋,颠覆之类的精神,而电影更多是用来进行大众教育,大众娱乐的。比如台湾著名学者柏杨,他写《丑陋的中国人》。但是电影里面你都表现中国人的丑陋那可能就不太好,给孩子看了也不好,到国外去,国外说原来中国是这个样子,这样也不好,家丑不可外扬就是这个意思。(笑)主要是艺术形态的要求不太一样,毕竟是一种大众的通俗文化产品,不是一种精英的文化。当然电影平庸化,同质化的问题也是确实需要注意的。

记者:现在华语影视圈中大量存在跟风、盲目翻拍、同类片、或是某些依靠偶像作为噱头博取票房,他们在某一段时间的风靡过后也引发了大家对于电影表达灵感枯竭的担忧。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陈旭光:这是一个电影原创力的问题。任何艺术都需要创新,

记者:那电影人自身的一定程度上的浮躁和功利心态对此该付起多大责任呢?

陈旭光:当然要负责。但是电影不是纯粹的艺术,它受到了票房的制约。对商业利益的追求难免会对艺术造成影响。我们主要是要通过实践,把握一个合适的张力。

记者:这是不是一个电影观众群体定位的问题呢?

陈旭光:对,像西欧的艺术电影,针对特定的知识分子群,有这种反抗精神,有时会做得很晦涩很难懂。

民族与国际

记者:那中国大片是不是在朝着好莱坞进行“梦工厂”式的规模化甚至是流水线式的生产方向呢?

陈旭光:那肯定是这样过的。我们现在都在说向好莱坞学习,只要自己的政治的主流的东西把握住之外,其他的比如说运作都在向好莱坞学习,生产类型电影。

记者:类型电影在带来商业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说使电影元素趋向同质化。那么,华语电影选择类型化道路的时候,该如何面临这个挑战呢?它要如何避免观众的审美疲劳呢?

陈旭光:我觉得华语电影必须在继承和创新的矛盾中发展,继承就是我刚才说的中国传统精神,美学艺术,毕竟在电影中它们是要被表现的;创新体现在很多时候电影会存在许多的文化拼贴现象,有很多不容忽略的西方的文化元素在里边。华语电影不是原生态的,不是原汁原味的,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应该宽容吧,因为这也是文化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正常现象。现在你的思维习惯,你说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既有东方的也有西方的,是吧?但是你的主体还是中国的。

记者:说到电影文化,电影理论是其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华语电影在这方面也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也有人说,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精神分析法,这些在电影理论中常被提到的概念几乎都是舶来品。您对这种说法有什么看法呢?这会不会使华语电影在发展到某个高度的时候遇到一个理论层面的瓶颈呢?

陈旭光:华语电影概念是一些海外华人学者提出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口号还是有它的局限的,就是说任何理论术语都是对现实的一种概括,或者说是对现实即将发展的某些事情预见性的概括。所以,不管是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也好,如果说这些术语只是空对空的,那么这些术语肯定是不会有生命力的。那么“华语电影”这个术语还是有它的生命力的。因为新世纪以来出现了两岸三地电影互动,电影人越来越走在一块的合作化电影,然后资金(来源)也越来越多元。之后出现了全球华人主要是两岸三地的华人共同来制作电影共享电影,在电影中传承中华文化的局面。所以我觉得“华语电影”的概念跟之前的“中国电影”“台湾电影是不一样的。它有更多的合作因素。

陈旭光,博士,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影视系系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开设主要课程有《影视鉴赏》、《电影史专题》、《美学艺术学名著精读》、《当代文化与艺术研究专题》、《艺术概论》、《影视艺术概论》、《影视学专题》。主要研究方向为艺术理论、当代文化艺术思潮、影视文化、中外电影史等。

 

摄影:张泽坤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