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WTO圆桌会议综述之二:WTO与后危机时代
日期: 2011-11-07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周一川 林起贤

2011年11月5日,以“世界贸易组织与中国入世十年之发展”为主题的WTO圆桌会议第二场在北京大学凯原楼举行,今年正值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及多哈回合谈判开启10周年的重要时刻,这场论坛也引起了较大的关注。

圆桌会议第二场汇集了海内外政界、商界、学界精英,他们围绕“WTO与后时代危机”这一主题,力求通过不同角度的讨论深化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本场论坛,与会者的发言或宏观或微观,从不同层面,读全球经济复苏这一背景下世界贸易组织自身呈现出的特点,同时反观中国入世以来的发展历程。

宏观考察:知识产权保护、企业社会责任与贸易摩擦

商务部进出口公平贸易局调查专员宋和平博士以“后危机时代中的贸易摩擦”为题,从贸易保护主义与贸易救济两个方面讨论贸易问题。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贸易保护主义有抬头的倾向,贸易保护主义将会影响经济全球化与现在的经济复苏。宋和平认为以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举措本身是一种在国际经贸关系中规范贸易秩序、避免贸易争端的一种有效规则。但贸易救济如果被滥用,就会有可能成为贸易发展障碍。现在中国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者,遭受无数次反倾销调查。宋和平强调,在“后危机时代”这一背景下,贸易摩擦也接连不断呈现了新的发展趋势:将贸易摩擦与国内政治挂钩;利用贸易摩擦影响和改变贸易伙伴的经济体制和政策;贸易摩擦由传统领域向知识产权保护等非传统领域转变等。他认为减少贸易摩擦的隐患及负面影响,应该采取相应措施:第一,完善参与贸易规则和立法;第二,建立贸易合作机制,加强与有关国家和机构的交流;第三、加强贸易伙伴的贸易救济法的跟踪研究。

知识产权是世贸规则的三大组成之一,近年来知识产权保护成为国际间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和文化交往中一个受到普遍关注的问题并深刻地影响了国际关系。与会学者在对后危机时代国际经贸关系的讨论中,不约而同地对知识产权问题给予了关注。

第一位主讲者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长王贵国教授以“WTO对于其成员国法律制度的影响”为题,从国家法律与国际组织规则的角度探讨宏观层面的 WTO与国家关系问题。王教授开宗明义地提出其观点:“世贸组织的协定是国家法的国际化,但又会反过来对成员国法律制度产生影响。”王教授从WTO对各国法律制度的影响着手阐明这个观点。他指出,这种影响主要源于WTO本身所具有的特点:第一、WTO协定不允许成员国对“一揽子承诺”(a single undertaking )有所保留,因而与其他国际协定相比对于成员国有着很强的约束性。第二、世贸的影响还体现在将世贸组织制度与其他制度联系在一起,构成了一个网状的国际贸易体系。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知识产权专员陈福利博士主要围绕中国入世以来中美关系的知识产权争端,讨论WTO框架下的国家关系。陈福利时间为序梳理了中美在知识产权谈判上的进展:他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波三折,到中国入世后的监督,由2007至2009围绕双方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辩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到2010年后双方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的交锋更加立体。当今中国自身的快速成长及在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影响,这样的背景下,在中美经贸关系中,除了秉承传统的双边经贸关系中“相互补充的利益格局”理念之外,在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经济结构的调整的情况下,中国要在更高层次中与对方展开竞争,在更广泛的领域中展开交往,这带来对外关系的新的思考。虽然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仍然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对中国要强烈的要求。但陈福利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也是切切实实地来自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而不是来自外在压力。”陈福利还提及了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最新发展:TTP的出现。TTP“新”体现在保护对象涵盖的范围、保护手段与规则上的新。TTP纳入了一些国家的立法及实践中的最佳做法并进行整合。

法国PPR and Gucci公司总法律顾问Michel Friocourt则另辟蹊径,从文化传承与发展的角度考察全球化背景下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Michel Friocourt主要着眼于全球化背景下奢侈品行业打开中国市场过程中的悖论来阐述这个议题。经济危机使世界重新思考西方文明未来的方向,Michel认为人类文明的方向应该在于全球化的文化,这是一种独特的,具有创新性的文化。但是东方的创新性与西方的创新性却不同。具体到奢侈品的追求上,亚洲人其追求与欧洲人存在区别。奢侈品的本质在于凝结着一种独特的文化:对精致优雅生活的追求。而如何通过创新让其他文明中的消费群体接受这种奢侈品但又不根本改变奢侈品的本质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他还谈及了奢侈品的大众化的问题。中国奢侈品行业中的假冒伪劣现象违反了WTO协议中对奢侈品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定,一度引发了西方世界的关注。但是Michel认为由于一体化的销售模式的推行以及社会伦理道德的制约,奢侈品大众化并不是一件容易实现的事。其中,Michel Fricourt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在中国,知识产权方面的立法上和世界其他国家没有什么不同。在欧盟,国家之间的法律差异也很大,欧洲作为一个整体的法律稳定性不比中国好。”Michel Fricourt甚至还从中国文化自身的特点出发,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中国的文化承认创新性是很好地保护知识产权的前提。”

除了知识产权争端,人权国家在国际贸易体系中引入“企业社会责任”(CSR)问题,使劳工权利问题在内的的社会问题也是世界贸易组织在21世纪进行多边谈判的焦点问题之一。日本九洲大学AGO Shi-ichi教授回顾了90年代以来的社会条款之争,一些国家主张在贸易与投资协议里写入关于保护劳动权的条款,缔约方如果违反该条款,其他缔约方可以予以贸易制裁,以保证有关社会基本权利的实现,引发了持续的争论。AGO Shi-ichi强调:“国际上对人权的保护固然应该加强。但是只能通过适当手段加以实施,而非错误地使用经济制裁措施。” AGO Shi-ichi认为对“CSR”的强调可以做为对实定法的一种补充,但是在贸易协定中加入“社会条款”,这种做法可能会导致变相的贸易保护主义。

微观反思:后危机时代与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企业

吕国平博士、AGO Shin-ichi教授、Andreas Ziegler教授与西小虹则对后危机时代中微观的企业组织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生存之道进行了讨论。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总法律顾问吕国平博士以“WTO规则与后危机时代的国际技术转让”为题,探讨企业的问题,强调在WTO的大背景下,企业应该进行技术的引进与自身的技术创新。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西小虹对后危机时代中的企业进行阐述:企业为什么走出去,向哪里去,如何走出去。他认为,中国入世的要求、当前的全球经济危机、劳资纠纷等因素要求企业必须走出去。而走出去的企业主要以并购、贸易形式,走向了中东、非洲、欧美地区。西小虹对走出去企业的行为进行分析,并多次引用成语,描述成熟企业的生存之道。使会场的氛围轻松不少。他强调企业应“投石问路”、“入乡随俗”、“防患于未然”、“知己知彼”,这种生动的表达形式使与会者更加轻松地理解企业的运作之道。其中西小虹尤其强调经营企业必须要尊重伙伴并且进行合理和公平的交易。

在全球化时代,WTO框架下,无论是在国家层面还是国家的企业,要在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离不开熟悉国际经贸规则的谈判专家和律师的培养。洛桑大学法学教授Ziegler Andreas探讨了国际经济法的教学问题,强调学术在对国际经济法专业的学生能力培养中的作用。

WTO圆桌会议第二场,汇集了政界、商界、学界的精英聚焦于后危机时代背景下,中国入世十年来在世界经贸关系的热点问题,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加以探讨中碰撞出思想的火花,为本届北京论坛奉上了一道学术盛宴。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