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专访台湾清华大学李弘祺教授:传统教育的现实意义
日期: 2011-11-08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宾栋

11月5日下午,在北京论坛(2011)教育分论坛的第三场在“传统教育的生命”上,耶鲁大学历史学系博士、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讲座教授李弘祺作了题为“中国传统教育与反思”的报告。

报告中,李弘祺教授主要分析了养士教育与科举的影响以及学生“为己之学”独特人格的养成,试图从中国古代不同朝代的教育细节出发,归纳中国传统教育的特色,并寻找传统教育在当今时代的现实意义。会议休息时间,记者就从古至今读书人学习的意义和现今考试制度的不足之处,对李弘祺教授进行了采访。

记者:在刚才的发言中您说到中国古代读书人科举理想与成本纠缠不清。您能说说纠缠不清的具体表现吗?中国古代读书人又为什么坚持一次又一次地去考呢?

李弘祺:读书人都是有科举理想的,然而如果考不上呢?他们毕竟已经花了那么多的钱和精力。有的人30岁才去考,或者考了两三次,但还是没能考上,像范进中举就是其中比较极端的例子。别的职业想要有科举及第那么高的回馈是几乎不可能的,因此读书人只能赌博式地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科举之上,大多数时候是无奈之举。

记者:您的发言中多次提到“为己之学”,今天我们也谈“为己之学”,但更多时候学习只是为了找一条出路,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李弘祺:(“以及为学”)延续到今天确实是有点倒退了。古代读书人的“为己之学”把个人层面上的意义摧毁了,它不仅仅指的是完善道德,也有“治世”,即实现治国理想的意思。到后来“己”的意思已经转变成:我能够通过学习成为社会的领袖,成为一名君子,我是怀着这种责任来学习的。相比起来,古代的“为己之学”更强调社会意义;现在的“为己之学”不免有些功利化。

记者:当今我们的高考被人称作“新时代的科举”,您觉得这种说法准确吗?

李弘祺:(这种说法)有一定准确性。中国人一直强调公正公平以至于有点过分,因而当用科举或者高考方式选拔人才、成千上万的人一起考试的时候,公正问题才会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无论是以前的学生还是现在的学生,出路都是比较单一的,如果每个人面对的路有几百条之多,每条路只有几千个人竞争,那么它(高考)的作用当然就不会像现在那样突出。只有社会多元化代替单一的社会流动路线,这种情况才能有所改变。这是一个不幸的事实。

记者:今天我们一直都在谈教育,那么在您从前接受教育的经历中有没有什么事情让您的人生发生了很大变化呢?

李弘祺:联考的那一年,我得到一个保送到一所大学读电机系的机会。电机系挺好的,我有一个同班同学就是保送电机系,他后来是台积电副执行长。当时我们班很多同学就去(接受保送)了,可是我斟酌了很久,放弃了那个机会,老老实实的参加联考,结果考了一个相当于你们的“高考状元”的成绩,进了台大的历史系。当时一个选择让我走上今天这个道路,这件事让我感触很深。

 

编辑:知远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