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专访哈佛大学教授苏嘉塔•柏瑟(Sugata Bose):解读革命与文明
日期: 2011-11-08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王璐 陈琳琳

2011年11月5日上午,北京论坛(2011)历史分论坛上,哈佛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苏嘉塔•柏瑟(Sugata Bose)发表了题为“现代历史发展中的亚洲思维”的精彩演讲。苏嘉塔•柏瑟(Sugata Bose)以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上个世纪在东亚和南亚国家的游历为线索,回顾了上个世纪中国、印度、新加坡、日本等东亚和南亚国家的文化交流,并在此基础上分析了此种交流在这些国家历史转型过程中的作用。在茶歇期间,苏嘉塔•柏瑟(Sugata Bose)教授接受了新闻网记者的采访。

记者目前,很多发展中国家正在推行现代化,但是不少学者认为这种现代化实质上是对西方国家发展模式的模仿,而这种现代化最终也会导致一些发展中国家文化和信仰的缺失。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苏嘉塔•柏瑟:我不认为目前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模式是对西方发展模式的模仿。回顾亚洲自己的历史,他们一直都在探索什么样的制度适合他们的社会。很多时候,亚洲一些国家一直在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但是却遭到很多反殖民主义政治思想家的反对。西方国家暴力使用的减少能够推动发展中国家减少使用暴力,这是一个在很长时间内都值得讨论的话题。

记者塞缪尔•亨廷顿(Huntington Samuel)在他的书中写道:“未来世界的冲突将是文明的冲突。”您怎么看待他这个观点?

苏嘉塔•柏瑟:亨廷顿教授是我的同事。对于他的观点,我认为有两方面值得探讨。一方面,我觉得不应以一种特征作为标准来给文明下定义。就用印度文明做例子吧,亨廷顿认为印度文明是建立在印度教的宗教信仰上的。但是,在印度文明中,还有很多其他元素是无法单纯地将其概括为印度文明的,不同的宗教信仰才成就了今天的印度文明。所以,对于文明的定义和划分应该是多元而复杂的。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文化与文明之间的对话,文化的交流和对话可以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和谐发展。在此次北京论坛上,我们可以谈论不同国家的历史,我也希望和各位学者有更多的交流和探讨。

记者您认为泰戈尔对中国近代革命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苏嘉塔•柏瑟:泰戈尔的一生一直游历于亚洲各个国家,他有很多亚洲国家的国籍。在中国,他与当时很多政府官员建立了良好的友谊。比如说,梁启超先生。泰戈尔1924年来到中国后,他给中国带来了“亚洲大同”的思想,但是现在很多人对那个时代的历史是有误读的。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年轻一代特别是北京大学学生应该去读读泰戈尔的书籍、诗歌等,这样可以更深刻地了解那个时代的中国。在泰戈尔的书中,文化的交流也是没有国界的。

记者中国很多学者认为,上个世纪的中国,人们为了解决民族危机,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改良方式,但最终收效甚微,所以才爆发了革命,您怎么认为这个观点呢?

苏嘉塔•柏瑟:是的,革命往往都是以一种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革命又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可以说是人们改变社会制度的最后一种选择。人们都希望能够用一种和平的方式改变不合理的制度,但可能性很小。上个世纪早期,中国沦为西方的殖民地,实行“脱亚入欧”战略而不断强大的日本也开始侵略中国,这给中国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战争对女性实施的暴力,还有国家领土被占领,主权丧失等。从1911年的辛亥革命开始,中国一直努力探索建立一种全新的制度,终于到1949年成立了一个全新的国家。所以,革命也会带来很多成果,比如,现在年轻的女性也能够得到和男性一样公平接受教育的机会。

记者您怎么看待今天论坛主题“变与常——关于社会转型方式的历史思考”?这个主题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

苏嘉塔•柏瑟:我认为这个主题是非常重要的,当今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赋予该主题深刻的现实意义。中国也在不断发展变化,每次去上海都能让我感觉到这座城市剧烈的变化。所以我们都在思考,这样的变化将会把我们带到何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去思考和研究这个话题的原因。当我们在思考如何不断向前发展的时候,也要去反思历史的经验还有哪些值得借鉴价值。

记者这是您第一参加北京论坛吗?感觉如何?

苏嘉塔•柏瑟: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北京论坛,也是我第四次来北京,之前来过三次,分别去了上海,西安和北京。我非常开心能够来中国,因为这里能够让我感受到很多中国传统的文化,特别是西安,让我联想到了与印度曾经有密切联系的玄奘。所以我也特别希望弱化的中印之间的链条能够再一次建立。

记者是什么的因素促使您从事革命历史的学术研究?

苏嘉塔•柏瑟:我在剑桥拿了博士学位,之前的11年我都在哈佛教书。我觉得我们需要更详细的关于历史的学术研究。这些年,我自己开始做某些研究,写了一些关于印度特有的国家文化的著作,但是对印度特有的文化概念的研究并不是单一的,所以我个人最感兴趣的是历史的比较和联系,所以我一直在考察不同国家之间的各种联系。比如,中国和印度的古代家族等,这些都可以从政治、革命和反殖民主义等角度去研究。所以,我觉得这种比较和联系的研究是有必要的。

编辑:拉丁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