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1)】历史分论坛综述之三:世纪回顾——革命、改革与转型
日期: 2011-11-11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张泽坤 沈於婕

“变”与“常”是两种互相对立又相互转化的社会演进状态,历史的车轮在它们的轮替之间缓缓碾过。回顾历史中的“变”与“常”,寻找21世纪社会转型的最佳模式,也是历史学研究之于当代社会的重要意义之一。

改革与革命的争议历来是史学界关注的焦点,11月5日下午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一楼大贵宾室,来自美国和中国等国家的学者以“革命、改革和社会转型:中国模式的历史反思”为议题,展开了北京论坛历史分论坛的第三场讨论会。

过去与未来的对话:以中国传统视角审视改革

历史沟通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从历史传统出发,逐步深入探寻改革历程,能以更宽广的视野分析改革与革命对于社会转型的作用。

来自韩国延世大学的Baik Young-seo 教授在英文自我介绍后,笑着说道:“听听我韩国味的中文。”Baik Young-seo 教授用中文开始了他题为《韩日合并、辛亥革命及连动的东亚——过去与未来的对话》的演讲。演讲中Baik Young-seo提出“历史是过去与未来的对话”,引入“整体性,持续性,直接性,共存性”四个标准来界定有利于东亚和平的“21世纪的国家利益”,指出“改造、扬弃国民国家的内在矛盾,在此基础上探索新形态国家的实践,必须拥有与小国主义接近的文明论层面的眼光,同时需要与为实现这一目标提供推动力的短期国家改革工作进行紧密的结合。”

而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Jae-yoon Song教授发表了题为《治理、分权与儒家“多数统治”理想》的演讲。Jae-yoon Song教授对儒学有深入研究,他联系当今在中国大陆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儒学热,分析了儒学经典政治理论中非中央集权化的封建制度对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借鉴意义。

改革与革命:晚清到辛亥

法兰西科学院院士Marianne Bastid-Bruguiere题为《晚清外国人眼中的中国社会之稳定性及其在21 世纪的命运:对革命、改革和社会变迁的世纪性回顾》的演讲,对晚清阻碍中国社会变革的原因进行了深入剖析,指出腐朽的文人阶层,无能而腐败的政府以及民众民族性、公德心的缺失是造成中国改革步履艰难的重要原因。她分析了晚清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一系列变化,指出一系列“预料之外战争”的失败以及西方社会主义思想的传入极大推动了中国社会的变革,中国社会已有很大改善但仍有很多方面亟待完善。

作为20世纪60年代中国女性研究开创者的美国圣若望大学的李又宁教授以“辛亥革命与妇女转型”为题,为我们打开了研究辛亥革命的全新视角。她以亲切幽默的语言简单回顾了她的研究历程,“从生活中学习历史,从历史中学习生活”的观念给了在场嘉宾和听众以深刻启迪。李又宁纵横古今,归纳出了“中国女性发展史就是一部空间发展史”的结论。当她以“辛亥革命如果不是女性协助是不会成功的,东西两性文明史可以和谐的。”的观点结束了发言时,现场报以热烈掌声。

来自加州大学周锡瑞教授则以辩证视角谈了革命与改革的问题。他指出清末新政在工业、军事、教育领域改革的开展等都为辛亥革命奠定了基础,革命在获得国家主权、争取民族独立中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但周教授指出革命不发生的情况也是存在的,他认为不能简单地说革命是一个意外或是一个必然结果。

世界的回音:来自土耳其与英国的经验

探寻社会转型的道路虽各不相同,但现代化民主富强的方向指引却是一致的。学者们也探讨了其他国家的革命道路,从中总结历史革命的经验。

上半场最后作演讲的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的昝涛教授用英语作了题为《土耳其“被管理”的现代性——从青年土耳其到凯末尔党人》的演讲。

北京大学的钱乘旦教授则指出社会转型中革命不是唯一的道路。钱乘旦教授强调社会转型中充满的各种利益冲突都会表现到政治的冲突中,他以英国作为范例讨论解决冲突的方式。钱教授认为英国的1640年革命不是必须要发生的,王朝本身对暴力革命要负一定责任。虽然革命表面是成功的,但暴力革命的结果是权力落入军队手中,而光荣革命改进了解决冲突的手段,成功地把国王的权力一点点让给了议会。而直到1832年的议会改革使制度彻底定型。最后钱教授指出了英国革命的启示,和平变革的方式要在双方的互动条件下才可行,即希望变革的一方需要长期的坚持不懈的努力,反对变革的一方要有远见,适时而动,明智退让。

从历史看未来:“创造保守”与“保守创造”

北京大学历史系的王天有教授立足中国历史,就改革与革命的关系问题展开了一系列精彩的论述,从《周易》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讲到“革到每个人的灵魂”的文化大革命。王教授指出革命不仅是为了推翻一个政权,还为改革开辟道路。

革命不是常态,改革才是常态,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和改革都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是相辅相成的。对比秦始皇“焚诗书”的革新与王莽“口诵六艺”的师古导致了短命王朝的结局,王教授还提出了 “创造保守”与“保守创造”的主张,他解释道:“保守的东西必须经过检验,而创造要建立在丰厚的文化积淀之上。”

 编辑:拉丁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