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2】经济分论坛:经济危机与资本主义
日期: 2012-11-03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卢南峰 黄亦妙

2008年,一场发端于美国进而扩大到全球的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深远的影响。在危机后的四年中,各国学者对经济危机的研究不断深化,对资本主义的思考也日趋成熟。11月2日下午,以“反思资本主义:后危机时代世界面临的挑战”为主题的北京论坛经济分论坛在钓鱼台国宾馆十号楼四季厅举行,来自中国、印度、美国、英国、韩国、日本等国的近三十位学者就“资本主义与经济危机”和“资本主义的多样化”等议题展开了学术探讨。

资本主义制度:走向灭亡?

“资本主义立即或即将寿终正寝的论断,在其产生之初就出现了,而每逢资本主义遭遇经济危机时,这种观点就会更加突出……但这些观点的革命性质和批判精神远远高于实际意义。”北京大学晏智杰教授在反思危机的教训时并不认同当前中国学界和思想界一些关于“危机再一次证明资本主义制度的灭亡”的观点。同时,他又批判了资本主义投机资本的贪婪和金融当局的监管缺失。他认为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有效需求不足、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脱节,从而导致了功能性危机。

来自阿根廷的Emilio Ocampo教授也认为此次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不太可能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而实际上资本主义仍然比现存的其他制度要好。他重点探究了资本主义与民主的微妙关系,引用阿根廷过去十几年腐败的政治和衰退的经济,说明不健康的政治和经济制度是会形成恶性循环的。资本主义的存续必须有良好的政治基础。

日本爱知大学的李春利教授将资本主义经济体分为五个集群,即新自由主义模式、社会民主模式、欧洲大陆式、地中海模式和东亚式,通过比较各自的利弊,为后危机时代反思新的经济治理模式提供了一种可比性的宏观视角。他认为中国在未来设计制度时可能选择的道路,就是比日韩模式更开放、比英美模式更中庸、比欧洲模式更稳健的混合型(hybrid)中间道路。

学者们在回顾历史与放眼时代背景的前提下,纷纷对“资本主义制度即将走向灭亡”的观点提出质疑。当然,同时,反思资本主义的弊端,为后危机时代世界面临的挑战寻找应对措施,依然是迫在眉睫的。

纸黄金: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出路?

美国的金融危机演变为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与其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密不可分。而为了减小世界经济的不稳定性,对旧的国际经济制度进行改革势在必行。而货币体系改革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金融危机的原因,来自日本爱知大学的Goro Takahashi教授将其归因为基础货币的过度发行。通过观察利率、TED利差和提前消费的GDP规模在危机前后的发展趋势,他指出金融危机源于货币供应过多导致提前消费,并最终损害了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而林毅夫教授则更为直接地指出,经济危机的原因在于全球经济失衡,而全球经济失衡的诱因在于美元是单一的国际储备货币,因此国际货币体系必须进行改革。林教授提出,应当推出一种由国际货币主权机构发行、与黄金挂钩的“纸黄金”,从而避免某国国内货币被当成国际储备货币而引发的利益冲突。

来自首尔大学的Soyoung Kim教授认为,全球资本流动并没有给经济带来很好的优势和益处,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不能回到单纯的资本控制。他认为应该建立一个流动性的储备体系,但问题在于当前各国无法形成共识。

“纸黄金”在提问环节成为了热点,林毅夫教授就纸黄金与金本位的区别、纸黄金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关系等问题,进一步阐释了“纸黄金”的概念。

经济危机:世界经济中心转移的前奏?

来自印度海德拉巴大学的Vamsi Vakulabharanam教授认为,金融资本的主导和全球实力的转换之间有深层次的联系。他回顾了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历程,由威尼斯开始,一直到当前形势下美国经济霸权地位的动摇,试图在新旧经济霸权的交接历史中找到经济中心转移的深层次逻辑。中国的兴起,亚洲金融中心的兴起,是否会代替美国的金融霸权,还未可知。“我们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具有不确定性的时代,也许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体系会继续,也许是以中国为中心的新体系形成,也许是其他中心……”Vamsi Vakulabharanam教授的结语并没有下定论。

罗马大学的Paplo Guerrieri教授提出,全球经济已经失衡,全球的游戏规则在改变,世界经济的增长来自发展中国家,以美欧为主导的世界体系将转化为多极格局。同时,他认为要应对金融危机的苦果,必须将凯恩斯与熊彼得的学说结合,凯恩斯关注需求侧,熊彼得关注供应侧,必须将两者结合,通过中长期投资来解决这个问题,从而实现有效需求与供应的平衡。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前景也成为了论坛的重要议题。

晏智杰教授认为,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中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中国近十年来,或者说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的经济增长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不协调、不均衡、不可持续发展等问题。而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在于经济体制改革不到位,政治体制改革停滞不前。

Vamsi Vakulabharanam教授提出,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是从劳动力密集型开始的,和欧美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中国必须挣脱欧美的模式,走出自己的道路,扩大自己的需求,同时要解决生态矛盾、领土纠纷等问题。

林毅夫教授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问题,如储蓄率过高、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人口老化严重等。而储蓄率过高则突出表现在企业储蓄率,中国的政策大多有利于大型国有企业,导致其储蓄多、消费少。

资本主义制度仍有其存续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同时它必须进行不断的改革以适应经济的发展。无可否认,世界经济重心已发生变化,中国经济正逐渐成为世界经济的引擎。但在后危机时代,中国自身也面临诸多问题,市场化改革远未完成。在这一形势下,中国只有认清市场经济的本质,将公有和私有、市场和调控结合起来,排除特权和垄断,才能实现经济的健康长远发展。

 

编辑:焱悠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