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2】专访清华大学曾繁旭:从微博看网络意见领袖社区的构成、联动及其政策影响
日期: 2012-11-04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陈嵩焘

11月3日上午,2012北京论坛哈佛—燕京学社专场围绕着“信仰、社会与新媒体”的主题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贵宾室举行。身着黑色西装、外表俊朗的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曾繁旭教授准时出现在会场。会上,他同到场嘉宾亲切交流、互换意见,针对网络意见领袖社区的主题发表报告,并对有关新媒体运用及其影响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论坛上,曾繁旭以微博为例,发表了题为“网络意见领袖社区的构成、联动及其政策影响”的演讲。他指出,网络媒体已经成为民意表达和公共参与的重要途径,在公共议题建构和舆论监督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互联网的技术特性是否真正确保了其作为替代性民意表达的理想渠道?曾教授在报告中对“技术决定论”进行了反思,他根据实际研究发现,互联网并非如预设的那般,在任何议题中都能成为底层表达的渠道,而实证数据显示,议题关注度和意见领袖息息相关。在茶歇的间隙,记者对曾繁旭教授进行了一番采访。

 
新闻网记者采访曾繁旭教授

网络意见领袖改变公共议题的关注度

网络意见领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曾繁旭从社会网络的理论视角出发,对这一意见群体的网络社区在公共议题中结成的社会网络、网络内部的活动机制及其后果进行考察。他指出,“在表达机制不畅的现实语境下,知识阶层的表达欲望得不到伸张,知识分子亟需一个发声的平台”,而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只能在体制边缘和体制外部寻求空间”的知识分子提供了平台,他们“力图摆脱政治意识形态的话语,超越学科的知识建制,通过民间的运作方式,在受控的公共传媒的夹缝和边缘之中,建构一个跨学科、公共的思想界。通过民间的自由论坛或公共传媒,讨论社会生活和公共事务。” 在网络意见领袖群体驱动之下,网络意见领袖群体内部各主体之间、网络意见领袖群体和普通网友之间,逐渐生成了一个虚拟的社会网络。通过这一虚拟空间,意见领袖“将松散的民意汇集起来,运用他们本身所积累的社会身份权力,为底层民意代言,进而促成国家与社会的互动和策略性调解。”

曾繁旭运用社会网络的分析方法,得出了“意见领袖的介入大大提高网络议题的关注度”的结论。网络议题在受到意见领袖的关注、引导之后,被大范围地转发、讨论,渐渐成为了媒体焦点和公众议题,并最终上升为政策议题,对国家政策的制定和修改施加影响。可是,意见领袖所关注和传达的“民意”是经过意见领袖们主观筛选的“民意”,意见领袖社区的形成会不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民意垄断,使得那些被他们的振臂高呼忽略的底层疾苦之音变成喃喃自语?

对此,曾繁旭坦言,意见领袖对民意的关注和搜集必然带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观点立场,在一定范围内,他们不可能完全真实地掌握全部民意并加以表达,但是,他们对一部分民意的表达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同时,他还指出,在基层民意调查过程中,“我们的问卷设计还存在不足、考察人群范围还不够广泛、民意机构制度尚不完善”,这些都给基层民意的真实传达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但是,曾教授对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依然保持乐观,“同旧媒体相比,新媒体对民意的发掘、聚集、传达和交流提供了更大更广更自由的空间,它在推动社会进步和完善政府决策方面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网络意见领袖社区内分圈层的联动

显然,网络意见领袖社区的形成和新媒体的广泛运用会给民意表达建立更完善的空间,那么,网络意见领袖社区在表达民意时是如何形成内部联动的?又表现出了怎样的特征?

对此,曾繁旭表示,他们已经利用社会网络分析软件UCINET,分析并绘制出了意见领袖信息流动网络图,并得出转发量较大的微博具备的特征:第一是发布者处于信息源的上端,成为注意力信息的权威发布者;第二是博主具有权力社会身份。“打开新浪的‘微博’,可以发现许多知名人士开博,这些名人受关注的程度远远高于普通人”;第三是“博主”具备较好的网络表达技巧和策略。

谈及网络意见领袖社区的构成,曾繁旭通过“宜黄拆迁”议题的数据统计,得出结论:在这一网络意见领袖群体社区中,媒体记者、媒体编辑和时评员或专栏作家所占比重(56%)排在前三位,比例过半,若将电视节目主持人囊括进来,媒体人的比重高达63%。面对这个结论,他认为,这表明网络意见领袖与传统媒体时代的意见领袖有着大面积的重叠之处,传统媒体的时代的意见领袖在新媒体的舆论引导中依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媒体人对新媒体的介入也为网络议题的讨论加入了更加理性客观的因素,对避免网络暴力的产生起到积极的作用。他同时补充到,“虽然媒体人在网络意见领袖社区的构成中占据主要地位,但互联网时代也确实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社区的构成日益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

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今昔角力

传统媒体人如此大规模地进入新媒体领域寻找空间,一方面放映了新媒体的迅速发展,从另一个侧面是不是也反映出媒体人对传统媒体的失望、怀疑甚至是遗弃?

曾繁旭承认,传统媒体在信息搜集和意见表达等方面存在多方面的限制,新媒体在信息的实时传播和意见的自由表达方面的确存在巨大的优越性,媒体人也正在经历“新闻理想主义淡化”的困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传统媒体的衰落,很多影响力巨大的传统媒体在积极地寻找改革途径,不断地放宽意见讨论空间,更真实客观地反映民意,而这些传统媒体在积极扩展新领域的同时,其传统纸制产品销量并没有减少,传统方式依然受到大众的欢迎。大多数民众还是对传统媒体抱有极高的关注度和极大的希望。媒体人也在积极地推动传统媒体的革新,他们在积极利用新媒体平台传达信息、发表意见的同时,并没有远离甚至抛弃传统媒体。虽然,新闻理想主义的逐渐淡化是一个无奈的事实,曾教授还是希望抱有新闻理想的年轻人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想,负责任地发掘事实、客观公正地传递信息、勇敢理性地表达观点以推动媒体的革新,“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曾繁旭简介: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从事研究。研究领域包括:新闻改革与新闻生产、公益机构的传播策略与沟通、媒体与公共政策、传媒与环境保护、媒体与社会运动、底层社会的传媒赋权。自2004年6月起,任《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后转任编辑、资深编辑。2010年1月参与哈佛燕京学社和中国社科院联合组织的“中国底层社会与民众文化研究”项目。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