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2】专访世界伦理基金会创始人孔汉思:从世界伦理中构建和谐
日期: 2012-11-05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张弘毅

在国际格局风云多变、多种文化激烈碰撞的时代里,努力从差异性中寻找共同性,并以之作为构建文明和谐的起点,是不少学者和思想家所一直追求的目标。宗教作为文明中独特的一支,在构建文明和谐的图景中占据着特殊的一角。“不同宗教间取得和平,国家之间才能取得和平”,一位基督教神学家这样说道。而他便是德国图宾根大学荣休教授、世界伦理基金会创始人和主席孔汉思。孔汉思是世界上最具争议的基督教神学家,作为一名罗马天主教神父,他对梵蒂冈的批判曾引起了巨大反响,但他的学术地位却受到世界宗教界的公认和尊崇。

“在中国社会中寻找文明和谐需要一种全球视野”

11月2日上午,在第九届北京论坛的开幕式上,孔汉思教授围绕“和谐”的主题,重新审视了世界伦理的意涵,并探讨了“和谐”一词在中国当前社会语境中的特殊意义。孔汉思教授回顾了中国古代思想中有关和谐价值的叙述,认为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便是对和谐思想的经典阐述。但这样的古老智慧却也引发我们去思考:什么样的和谐对中国社会最具意义?这样的发问与中国当今社会的现状不无关系。不少人的乐观情绪在逐渐消失,很多人都处于焦虑之中,由独生子女政策、农民工问题、就业艰难、教育公平等带来的不安感,让人们在精神上对生存充满了怀疑。面对如此的社会现实,孔汉思教授试图探求一条让人内心重获平和的路。“在不同观点之间建立起一种和谐的共识仍旧是一项艰难却十分重要的任务。”

即便能从中国以往的思想中有所借鉴,但儒家经验单一地并不能代表文明的全部内容,而这便意味着在构建和谐时,中国必须同时具有全球视野。然而迄今为止,在全球化进程中,能够有效克服这些社会危机的良方还尚未清晰地呈现出来。但显而易见,寻找一种拥有共同核心基础的伦理价值,至少是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之一。而孔汉思教授提出的“世界伦理”即是这样的一种尝试。

“世界伦理或许能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慰藉”

世界伦理并非是一个全球伦理制度或者全球意识形态,它也更非一种宗教观念,而是指特定的几个所有人都应当认同的伦理标准。生态保护的观念、保护两性之间的关系、保护财产的原则、坚持真知的原则,这四个方面是理解世界伦理的重要基础。具体说来,“生态保护的观念是说人类不应当像动物之间那样相互残杀,我们应当爱惜生命。保护两性之间的关系是指应杜绝性别间的虐待和暴力,两性应相互尊重”,孔汉思教授解释道。与现代社会发展联系更为紧密的第三个原则涉及到对财产的保护,“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们逐渐拥有了个人的财产、资本,他们对个人财产的所有权应当得到保护,为此我们需要制止偷盗行为的发生。”在这三个原则之外,追求并保护“真”的价值,拒绝撒谎,坚持坦诚的态度,是世界伦理能够被遵守的又一前提。

世界伦理的核心价值基础在不少国家和民族的古老经典中均有所提及,这使得在多元性的地域中发展出相似的价值观成为可能。“例如在佛教经典中、伊斯兰教经典中,这些原典性的认同基础都已经出现了。”就中国古代的经典而言,“孔子在两千多年前即讨论到了和谐价值的两个原则:每个人都应得到人道的对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汉思教授说道。这些伦理态度蕴藏于人类本性之中,它并不需要被强加在人们身上,而是等待被重新唤醒。伴随社会现代化而来的是各式各样的意识形态,如个人主义、科学主义、消费主义等等,越来越显得缺乏说服力,而人们对精神充实的渴望却越来越强烈。这当然与已有的不少意识形态缺乏一个稳固的思想根基有关。“世界伦理则是尊重宗教和哲学的思想方式的,它扎根于古老民族的古老智慧和原则”,孔汉思教授如此说道,他相信世界伦理或许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为人们带来一些精神慰藉,并且再次强调了中国的古老智慧应在对世界伦理的关注中被唤醒,并融入到现代社会“和谐”价值的构建中。

“世界文明和谐是更具流动性的动态文明共识”

孔汉思教授的学术研究大多围绕世界宗教文化展开,自1960年起,他先后担任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并担任德国图宾根大学普世神学教授和普世神学研究所所长直至1996年退休。1962至1965年间,孔汉思受教皇若望二十三世任命,担任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神学顾问,但在1979年他因反对教皇无误论,被梵蒂冈收回天主教会内部的教学权限,而仅其讲席教授头衔和研究所得以保留。

孔汉思教授对宗教事务及宗教研究一直保持着独立的思考与态度。早在2000年,当梵蒂冈决定于当年的10月1日对120个圣人进行册封,而其中有80多人是在1900年义和团运动中丧命的教士和教徒时,孔汉思就坦陈,作为一个独立的学者,他“一直觉得非常疑惑,为什么罗马教廷把这种宗教事务变得越来越政治化”。在天主教的历史上,宗教政治化的例子并不少见,如非常开放的约翰二十三世和非常保守反动的庇护九世在同一个仪式上被封圣。事实上,义和团最开始并没有反传教士,直到义和团运动的第三阶段才开始反对传教士。而在19世纪的后半叶,传教士越来越多被牵涉进西方列强的活动中。孔汉思因而在当时接受采访中表示,“罗马教廷方面应该考虑两个问题,一个是传教士的问题;一个是所谓基督教国家列强干涉的问题。实际上,在义和团运动中,被中国人反对的并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而是完全政治化的西方列强。所以我认为,梵蒂冈方面不应把这些传教士神化。”

在当年孔汉思对教皇无误论的批判里,他对教会审判伽利略等历史性错误和现代改革进程的缓慢提出批评,他认为教皇无误论是一种“简单的假设”、“缺乏圣经的传统的证据”,是唯理主义和新经院哲学风行、人们缺乏信仰的结果。回顾那时的批判和质疑,孔汉思教授至今仍保持着同样坚定的独立思索和判断。当被问及在当今各种思潮泛滥的社会里,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需要我们保持警惕并予以挑战时,孔汉思明确地说,“所有的意识形态都值得被挑战”。

构建文明和谐显然并非一人之力、一时之功便可完成的,尤其是在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里,即便有古老原典的智慧作凭借,我们仍需随时调整、不断更新,以应对纷繁复杂的局势状况。孔汉思教授提出的“世界伦理”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实现文明和谐的路径。而今日世界的文明和谐即便终有一日得以达成,它或许也将是一种更具流动性的动态文明共识,以便能够持续地包容与吸纳更多的异质文明。

孔汉思简介:现任世界伦理基金会主席。自1960年起,担任德国图宾根大学普世神学教授和普世神学研究所所长,直至1996年退休。他还受邀在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他是1993年世界宗教会议《世界伦理宣言》和1997年国际行动理事会《人类责任世界宣言》倡议书的起草者。2001年,他受联合国秘书长之邀,成为“联合国杰出人士小组”成员,并参与撰写了《跨越界限:文明间对话》联合国宣言。2007年至2010年间,他担任由科菲•安南创立的全球人道主义论坛(日内瓦)委员会委员。

 

编辑:素馨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