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2】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叶隽:学问“本”与“真”,视角“异”而“一”
日期: 2012-11-06  信息来源: 北大校报:王笛

在2012北京论坛“共同的世界,不同的视角”分论坛会场上,一个身着灰绿色外衣,戴着大框眼镜的学者刚刚做完报告,他有条不紊地合上电脑,认真地摆好椅子,走下台来,微笑着向记者点点头,表示可以开始采访了,他便是学者叶隽先生。

学术是最高追求

叶隽今年39岁,在与会学者中可算得上是年青一辈,当记者提起他的不凡成就,叶先生却谦虚地摇摇头,表示“没什么出彩的”,一口江苏特有的吴侬软语的韵味,与他身上的温润意气浑然一体,细长却不失力度,娓娓道来。

叶先生的研究领域横跨大学教育、西方文学、中欧文化交流史、学术史、思想史,而在他的著述《德国学理论初探》中,更是倾向把德国学定义为一种学科群建构,把19至20世纪的德国作为主要研究对象,研究方向则由跨学科意识来把握。在谈到学科分裂的问题时,叶隽不无遗憾地说:“现在大家都能意识到每个人在自己做自己小的领域,学科分裂是无可奈何的知识割裂。”但作为一名有理想的学者,他仍然坚信,虽然每个人的研究方向不同,但求真对每个学者来讲都是一样的。他说,各个学科的人都像爬山一样,在山底下大家都离得很远,越往上爬半径越小,到了顶点就差不多了,做研究也很简单,就是你怎么样去追求最根本的真的东西,这个是很重要的。“本”、“真”两字,在叶隽的心中可称得上每位学者治学的最高追求,而在他的研究生涯中,也无时无刻不将这两个字铭记于心,求真、务本,才看得透学问是什么,才弄得清自己要追求什么。

“学术是无用之用”

“镜中之我”是叶隽先生在本次北京论坛上阐释的一个基本研究方法,人可以通过观察别人或是自己的意识形态来完成自我评价,然而,对于这类形象学研究的基本方法与他者形象构建的关系上,叶隽则认为任何一个理论都不是无往不利的,也不一定是一定有实际效用的,理论永远是个根据,是因为人们根据不断发展的实际需要来不断的利用理论资源。所以像“镜中之我”、“他山美人”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其实在东方西方的传统文化里面都有,究其原因,其实是有一些普适性的东西。理论未必一定能直接拿来对实际的研究对象发挥作用,然而人们研究它,关键是想知道如何拿来,如何为我所用,才能更好的解决面对的研究对象。

当记者问到德国学的发展前景时,叶隽先生表示:德国学还远远不成熟,我们希望能在跳出现有的制度性框架之外,来探求背后的那个德国的真究竟是什么,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关于应用问题,我觉得有的时候不一定要把学术的探究和实际问题的解决老是放在一起,我觉得学术是“无用之用”,不是说我们发明一个学理就是为了解决某一个问题,但不排除他客观的效应就是这样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对学者来讲,对学术本身的追求,这才是最重要的。

大学之道:人文和理性

叶隽曾在北大学习过,目前也在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工作,谈起大学之道,便立刻触动了叶先生的燕园情怀,他说:“大学本来就是培育学者的地方,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更不能‘亦学亦政’,这一点上,北大的风气就很好。而蔡元培先生提出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也可以作为当代大学理念的支柱。”

其实,大学教育是叶隽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而在这次论坛中叶先生同样提及了中国与德国的大学。他在论述德国古典时期的大学理念时再三致意“大学精神”,也就是深厚的人文传统与高扬的理性精神。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潮流,在人们还没有来得及认真地思索其理性和运行逻辑的时候,已经不期而至了。大学的浮躁功利与非理性的发展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所谓的象牙塔逐渐迷失特色,迷失精神。重拾大学的理念和精神这一“老掉牙”的话题来进行探讨就显得尤为必要了。

“保持一块相对的净土,保持一群能够‘袖手谈心性’、钻研学问的读书人,保持一些形而上的东西,保持他们对于抽象问题、学理问题的研究和思考,或许会有利国家社会于长远。”诚然,在中国人对德国这个他者形象的建构过程中,自我观念同样会得到体现,这样一来,叶隽所言,构建属于自己的大学之道就显得迫切而重要。

凸显视角,协调求同

作为一个有国际视野的学者,在叶隽的研究中,毫无疑问来自国外异域文化的声音不可忽视,而2012北京论坛的主题也恰恰落在了不同视角的交错与对话上面。对于多元文化融合过程中的视角问题,叶隽相信,人类还是一定要往前走,人们必须是要去追求一个最大的思想公分母。说到这里,叶先生对记者比划出一个地球的形状,幽默地说:“总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出现一个强人来统治世界吧。”

“所以,你必须去追求大家观点的协调统一,你得承认,无论康德、伏尔泰他们如何讲,各个国家都以政府为主导,这是一个充满竞争的世界,在承认这个现实的前提下,我们要来讲我们如何求我们的发展。各个国家的文化传统不一样,自然要维护自己的视角。在这个过程中,凸显不同的视角肯定是必要的。关键是,强调了不同之后,如何去存异求同。在这之后,我认为这个世界无论如何都会走向那个“一”,这个是必然的,但这个过程会非常非常漫长。”

在叶隽的眼中,世界上不同的视角终将达成那个统一,而在此之前,需要的是无数学者全身心地投入与努力,而叶先生正是将自己当作了他们中的一员,怀揣理想,一以贯之。

延伸阅读:

叶隽,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文学博士;中北欧研究室副主任。兼任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历史与文化研究院客座教授、南京大学中德文化比较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人文社科中心理事、中国德语文学研究会秘书长等。曾在德国、英国、法国等的学术机构做研究。专著有《另一种西学》、《现代学术视野中的留德学人》等。

编辑:知远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