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2】微博改变世界 责任承担未来——访北京大学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谢新洲
日期: 2012-11-06  信息来源: 校报记者 葛鑫

从玉树地震到7.23动车事故等突发灾难中,微博直播事件发生现场,提供了第一手的宝贵资讯;从2010年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开通微博听取民声到全国政府机构在官方微博上掀起“微博问政”的热潮;从微博寻亲,微博打拐到如今微博上夺人眼球的纷繁热点,微博不仅以它独特的魅力风靡全球,感染了每个人的生活,更是在社会上造成了深刻影响和变革。在“今天‘织围脖’了吗”成为我们口头禅的同时,我们是否更应该反躬自问“今天我能对我的微博负责吗?”11月3日,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星光厅,2012北京论坛“社会化媒体时代的创新与变革”分论坛上,新闻传播学院谢新洲教授作了“微博与网络舆论”主题发言并接受笔者采访。

微博——前所未有的公共交流平台

谢新洲在接受采访时拿出了他的手机,在回复一条即时讯息后,笑着地对记者说:“我们随时都可以用手机刷新微博,获得最新的咨询。这就是它的快捷,方便和移动性的体现。微博在事件的社会化上,效果很好,有它真实性的一面,这是人们愿意去收听它的原因。而从信息发布上说,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现场驻地记者,传播信息,发表观点。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终端的迅速发展使微博的传播更迅速,效果更显著。”

当记者问到微博影响社会的重要方面时,谢新洲回答,作为网民的重要言论平台与舆论来源,微博已成为事件传播的主力。谢新洲以7·23动车事件举例,讲述微博舆论是怎样与传统媒体一同推进事件报道。事故发生4分钟,车内乘客袁小芫发出第一条信息;事故发生13分钟,网友“羊圈圈羊”发出第一条求助微博。随后,传统媒体确认现场事故,进行了跟进报道。在事故第二天,意见领袖出现,网络舆论开始酝酿,新一轮信息同时在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开始循环。微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网友获取事件最新进展的信息平台。

谢新洲认为,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与手机等移动终端的结合,使得微博可以摆脱设备的羁绊,做到对事件的现场直播,保证了传播的时效性。“突发事件发生时,不能假定摄影记者一定在场, 却可以假定一定有一个带着可拍照手机的读者或网民在场,网民通过‘跟从’链接形成的微博客群落,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时政新闻平台和论坛,由普通网民临时客串的“公民报道者”可在微博上对突发事件进行‘现场直播’”。谢新洲引用他PPT上的材料内容说。

在谢新洲看来,微博是网络社会的组织形式,而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媒体。传统意义上的媒体有特定的媒介,固定的形式和内容。而微博是一个使广大网民参与其中的渠道,更像一个交流的广场。微博只有短短的140字,这140个字作为碎片化的信息很难表达完整的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说,微博为重大突发事件提供了原始的信息来源,但它只是一个发展过程中的形态,不可能提供所有的完整信息。在微博热点爆出后,需要传统媒体马上跟进,追踪报道,和微博汇流在一起,才能真正提供有效,客观,真实的新闻报导。

微博——想说爱你不容易

网络的开放性和交互性赋予普通人更多的话语权,这使微博成为我们共同的话语平台。但如果毫无限制的任其自由发展,它无疑会掀起了一场将我们每个人都卷入其中的网络大革命。

当记者问及微博作为当下最具影响力的言论平台的多方面影响时,谢新洲沉思一会儿说,虽然微博在传播上具有共同特征,但在每个具体案例上又是独具特性的,我们不能离开社会背景来讨论它。比如,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和7.23动车事故中,微博无疑使民众拥有了更多话语权,对事件进展产生了直接影响。成为突发事件中社会救助与动员的平台。微博网友以每个人都承担责任的方式,成为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微动力’。这样的例子还有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的良好组织宣传,包括2011年春节前后进行的声势浩大并且效果斐然的“微博打拐”。

然而在另些案列中,微博就成了那些子虚乌有,凭空捏造或是张冠李戴,无中生有的虚假言论广泛传播的“温床”。比如“微博打拐”很快就成为某些团体制造舆论的手段,骗取网民的信任,愚弄参与者的同情心。谢新洲认为,微博的开放性导致用户不负责任的信息传播。微博世界中,任何人都可以发布信息,存在部分网友为了发泄、报复等目的发布信息的现象,这些信息往往具有较强的针对性与情绪性。此外,微博的隐匿性为虚假信息或有目的的传播提供了“温床”。“微博是由粉丝群体构成的,构成超链接的网状结构,具有人际化,娱乐化的特点,是社会化的媒体,核实它的真实性非常困难。”谢新洲说。

在现实生活中,不管作为个人还是作为一个组织或集体,我们都有可能受到网络暴力的侵害。在回答我们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时,谢新洲说:“首先我们要公布事实真相,通过合适的渠道去说。但网络社会有它自己的特点,比如说它的非理性和群体计划性,它的同情弱者,反对权威等等。这样的话就导致,有时候说出的真相也不会被它接受,这也是它局限的地方。”谢新洲认为,微博舆论无法充分反映民意。首先,微博舆论的有效性、持续性有待加强。网民,粉丝的兴趣点转移,分散地很快。其次,微博用户的代表性与影响力有限,比如拥有的众多粉丝数不能真正说明其影响力。最后,网络水军、网络推手使微博民意无法真实客观反映民意。

微博的明天更美好——你我责任共建

“公众通过微博介入公共事务、表达个人观点,已成为不可逆转的现象。”谢新洲认为,微博一方面打破了传统的舆论传播模式,改变了以往信息在传统媒介自上而下流动的权力体系,让受众可以透过媒介直接表达,形成了众多的权力话语中心;另一方面,微博位于网络舆论发展的上游,为其他媒体提供信息。微博由于其方便快捷,更善于发表原创性新闻,因此逐渐被各种媒体或受众作为信息的主要来源,处于舆论发展的上游阶段。这些都是微博作为新型社会化媒体所具有的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优势。

另一方面,谢新洲认为,微博作为与我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娱乐化的事物,它的目的是解决生活上面的事,我们不能盲目地把它的影响面扩大到其他任何方面上。以伦敦骚乱事件为例,谢新洲指出了微博对特定群体的情绪煽动作用。在骚乱事件中,暴动主体是青少年,这部分人求学、就业等竞争压力巨大,经济、社会地位低下,被称为“迷失的一代”。同时,这部分群体是社会化媒体的深度用户。因此,事件发生初期的大量谣言不负责任的扩散会在这些群体中造成严重的心理恐慌与骚动,进而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

种种由微博引发的危机都告诉我们,微博的明天更需要每个人的责任共建。谢新洲认为,首先,从政府来说,应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各部门服务管理的责任。其次,作为有责任意识的公民,我们应该正确认识微博舆论,理性对待它中间的非理性导向。“如果我们每个网络用户的媒介素养都得到提高,如果我们都能够增强公民意识,积极履行社会责任,那么微博一定会成为一件更好的事情”谢新洲强调说。

 

编辑:碧荷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