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论坛2012】专访剑桥大学出版社总裁潘仕勋(Stephen Bourne):企业要为社会作出贡献
日期: 2012-11-07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陈琳琳 张天一

11月3日上午,2012北京论坛企业家分论坛,剑桥大学出版社总裁潘仕勋(Stephen Bourne)发表了精彩致辞。他深入剖析了当前全球企业的发展形势,并以剑桥大学出版社的企业实践为例阐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潘仕勋认为,“灾害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机遇”,在当前全球经济格局下,企业家们应该充分发挥企业家精神,和政府携起手来迎接挑战、战胜困难。当天下午,潘仕勋接受了新闻网记者的专访。

“我们是一个贡献者,而不是一个接受者。”

在潘仕勋看来,当前商业界遭受到了一些信誉危机,像希腊、西班牙,甚至在英国这样的国家,都出现了公众的不满情绪。面对这一现状,企业恢复品牌竞争力显得尤为重要。而只有支持社会工作、参与社会贡献才能为企业赢得竞争力。他反复强调,“这不是选择,而是必须”,当下的每一种产业都与现代社会息息相关,企业必须参与到社会中来,成为一个贡献者。

潘仕勋认为,剑桥大学出版社一直都秉承着一个宗旨,那就是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是一个贡献者,而不是一个接受者”。他们一直寻求为学术界和教育界提供服务,而不仅仅局限于盈利。因此,潘仕勋介绍到,剑桥大学出版社的慈善伸向了一些世界上最贫困的地区。他举了几个例子,比如,在巴西的一个黑人聚居区,那里实际上还存在着种族歧视,黑人们处于恶劣的生活条件之下,学校等教育资源匮乏,剑桥大学出版社就在那里建立学校,资助学生,还建立了一所免费大学。而在南非,尽管当地是良好的酒区,但在酒庄之外,是令人心寒的故事。工人们在那里拼命工作,但在某些地区,酒庄庄主并非支付钱,而是直接用酒支付工资。当地的工人们并未将酒卖掉,而是直接喝掉。由于酒精,在那里出生的孩童多患有先天性的神经疾病,而这群可怜的孩子连一所像样的学校也没有。于是,剑桥大学出版社在那里建立了两所学校,相配套的还有衣物、教材读物的援助。

相比这些具体的资助,在印度的援助具有更宽广的视野,在那里,同样的图书价格却与英美地区的大不相同,大约只有1/10到1/15。这样便宜的价格使得书籍能够更广泛地流传,当地的民众也能更普遍地获益其中。而非洲国家的情况则不同:非洲有众多不同的国家,各个国家又有众多部落,部落内部、部落之间又有多种不同语言。潘仕勋以他自己的经历为例解释道:“在我长大的国家肯尼亚,有52种语言,我出生在乌干达,有20种。”这么多种语言意味着很难有相应的书籍,因为对任何出版商来说,此番差事无任何利益可言。“但是我们会出版,剑桥会去做这种非盈利的事。”说起这个,潘仕勋显得有点自豪。他提到有种普遍说法认为在乌干达,当地孩子落后于英美的孩子5年,原因就在于缺乏母语阅读的渠道。潘仕勋说,某种意义上,剑桥恰是在帮助这些当地的孩子可以更早地学习,接受教育。

“帮助别人成为一种习惯。”

潘仕勋有着二十多年的出版行业经验,同时拥有剑桥大学和爱丁堡大学硕士学位。1986年加入美联社/道琼斯新闻专线香港分社,1989年调往伦敦,管理美联社在北欧的业务,1994年他加入St.Ives Group并负责管理一家专业的印刷企业1997年入主剑桥大学出版社,他凭借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精湛的专业水准,在2002年被任命为大学出版人,并成为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全球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潘仕勋还是一名交响乐指挥和一位红酒专家。

谈及多重职业和丰富阅历的影响,潘仕勋坦承,“我不能肯定我的职业、商业经历是否对我造成了影响”。然而,他认为,他所生活过的、工作过的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与地区在他身上有着深刻的影响。潘仕勋出生于非洲、并在非洲接受教育,父亲是他最崇拜的两个人之一,他从小接受父亲的教育——“善待周围的人,他们也会善待你”。潘仕勋回忆道,当时他们周围是一群很贫困的人,而他们自己则有大农场,于是他们在当地兴建了学校,使当地的孩子,不管男女都能接受正规教育。这也让他们受到了当地人很好的回报。当然,“这只是起点”,潘仕勋说,从此以后“帮助别人已然成为一种习惯”,绝非只是期望他们的回报,而是将其视为一种社会责任。

潘仕勋称,即使是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国家,第二大的经济体,依然存在贫困现象,依然有很多人需要帮助。“我们有义务去帮助他们。”

不想当“鬼佬” 期待真正融入中国

潘仕勋在35年前来到中国,在香港开始了他的新的职业生涯。尽管在乌干达出生,有着坦桑尼亚、肯尼亚、法国、英国等多种外国经历,潘仕勋还是承认,他在中国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文化结构。在他看来,中国的文明和很多文明是不一样的,他在努力地理解中国文明,剑桥大学出版社也在努力地“入乡随俗”。

因此,在中国,剑桥大学出版社也在践行它的社会责任:在汶川地震之后,他们帮助了一些重建工作;他们在四川捐资兴建了一所 “剑桥大学出版社希望小学”;他们还捐资终生认养了一只大熊猫,并取名为“剑桥”,希望帮助提升大熊猫的形象。他们不仅支持希望工程基金会,还比其他慈善团体先行一步:研发了适合小孩子的英语课程及配套教材,以使孩子们在2、3岁就开始接受正规系统的英语学习培训。

不过,潘仕勋认为“中国好像是一个大社区”,尽管剑桥大学出版社在北京、上海、香港、台湾都已经设立了办公室,他仍然自认为不得不承认是“鬼佬”——“剑桥在这片土地上也只有12年的历史而已”。他真诚地希望能成为中国市场的一部分。当然,潘仕勋也清醒地认识到,“我们需要去做的更多,去融入到中国这个大社区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存在”。

解读阅读载体的发展前景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深入,数字化的改革也在进行着,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出版物的载体也在发生着深刻的转变——传统印刷品向电子产品转变。作为一个出版行业的企业家,潘仕勋对此有着敏锐的认识。在这个背景之下,潘仕勋认为,“我们必须进军数码出版业,进军电子商务。”

不过,潘仕勋也务实地指出,当前剑桥出版社努力的目标是“维持传统印刷制品与电子产品之间的平衡”。他认为,在目前的现状之下,尤其要考虑对于当下那些排斥电子产品的顾客,让他们仍然可以从剑桥大学出版社获得他们对于纸张的欣喜感觉。但是,在这种必然的发展趋势下,剑桥大学出版社其实也“已经悄然进军数码行业了”。数码阅读具有鲜明的便利性,意味着可以拥有更快速的印刷引擎,即相较于原先的批量印刷,现在只需备份一本书的电子版本就可以了,之后则可以按需印刷。但它也面临着考验,比如首要解决的就是更换后台设备系统的问题——老的设备显然在处理电子业务方面无能为力,这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潘仕勋预言,到2020年, 电子产品所占份额将由22%跃升至60%;而到2050,全部产品将会以数码方式呈现。到那个时候,纸制品还仍将存在——不过那将是堪比奢侈品的花销。到那个时候,数码产品已经完全普及,而一整架的图书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藏书”——价格高昂而珍贵。

“北京论坛”印象:“明年我还会回来。”

采访的最后,潘仕勋还和我们分享了他对2012北京论坛的印象。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北京论坛,此前他并不了解北京论坛。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这次论坛的主题,在他看来,这个主题“非常困难”,因为是“理想化”的。他指出,正如昨天一位发言者所述,让世界和谐、和平是多么困难,因为人的本性就是竞争的、进取的、富有野心的,所以实现人人之间的互爱是一个乌托邦的理想。“这不现实,也不易被实现”,但正如另一个学者所说,“不能因为达不到完美就不去尽力”。

潘仕勋还观察到一点,“社会企业与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这一主题是有关商业的,但北京论坛毕竟是个学术论坛,在他看来“并没有多少商人”。“很多人并不了解学术界的成果,他们也需要聆听”,潘仕勋认为这特别有赖于媒体的报道,使得北京论坛的覆盖面更加广阔,进而充分激发公众的热情。同时,他还夸赞了北京论坛的各项组织安排都很妥帖。

“明年我还会回来吗?当然!” 潘仕勋说着笑起来,“因为它太棒了!”

 
潘仕勋和新闻网记者合影

注:本次采访特别感谢北大英语新闻网记者李驰阳(上图左二)。

编辑:知远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