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用一生的时间来探索创新——记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选
日期: 2015-04-14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2002年2月1日,北京,一个暖冬的早晨。

穿好深蓝色西服,仔细地打上洒着红、白碎花的领带,王选来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今天,王选将和他的北大校友黄昆院士一同站在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上。

王选,因发明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被誉为“当代毕昇”。他64岁时便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迄今为止该奖项最年轻的的获得者,而该奖项获得者平均年龄为82.72岁。

未名湖畔,成长与选择

王选在上海出生后不久,“七七事变”爆发。他的人生从一开始便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相连。17岁时,王选考入北大。在未名湖畔,他学习工作了整整52个年头。

1954年,北大数学力学系共录取200多人,都是全国各地的数学尖子。学生分成9个班,每班20多人,王选被分在6班。后来王选才知道,6班和9班从分班的那天起被定为尖子班,皆是全国高考成绩名列前几十名的学生。张恭庆、周巢尘、胡文瑞、张景中、朱建士和王选,1954级数学系后来共出了6位院士,可谓精英汇聚,群星闪烁。

当时,蜚声中外的未名湖畔大师云集。教王选解析几何的是中国最早的学部委员、当时已是一级教授的江泽涵;教数学分析的是教授程民德(后当选为科学院院士);教高等代数的是丁石孙(后担任北大校长)。王选在回忆这段学生生活时,深有感触地说:“他们富有真才实学,教学方法科学,治学态度严谨,使我打下了扎实的数学基础,对我后来多年的科研工作起到至关重要、甚至决定性的作用。”

大二下学期末,开始分专业。当时大多数同学都选择了数学专业。相比之下,计算数学专业则是北大刚刚成立的新兴学科,是所谓的“冷门学科”。当时,国家刚刚颁布《十二年科学发展远景规划》,强调了计算技术是我国迫切需要的重点技术。凭借着敏锐的洞察力和前瞻力,王选毅然选择了计算数学专业。

“数学基础和软、硬件两方面的实践使我在1976年提出了激光照排系统的正确技术途径。”交叉学科创新,王选坚持了自己的科研方式。

内地第一位获得欧洲专利的科学家

“科学研究有时可以采取迂回策略,用创新的设计,绕过按常规方式发展会遇到的巨大困难,实现技术发展的跨越,往往能够走一条高效益、事半功倍的捷径。”王选这样谈到他的科研方法。

1958年,王选留校任教。执教后不久,王选被抽调研制一台名为“红旗机”的计算机。经过三年摸爬滚打、废寝忘食的工作,“红旗机”通过调试,运行成功,运算速度跻身世界前二十位。但是,由于机体内使用的国产磁心存储器等关键部件不过关,“红旗机”并未投入生产。创新需要与实践相结合,王选从此牢记于心。

“山、五、瓜、冰、边、效、凌、纵、缩、露、湘”,时任电子工业部计算机工业管理局局长郭平欣将这几个字摆在王选面前。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在计算机中做出这11个结构笔画各有特点的汉字?这是对王选高倍率信息压缩方案和高速复原方案的大检验,王选接受了挑战。

今天,我们看到的几乎每一份中文的报纸、杂志,都凝结着王选的心血与智慧。中国汉字多达数万,常用字也有3000字之多,而西文只有26个字母,相比而言,汉字字形的存储成为突出的难题。王选发现,汉字虽然繁多,但仍然有规律可循。每个汉字都可以细分成横、竖、折等规则笔画及撇、捺、点等不规则笔画。对于规则笔画,可以用一系列参数精确表示;对于不规则笔画,可以用轮廓表示。因此,用轮廓描述和参数描述相结合的方法可以有效地压缩空间。

“搞应用研究必须要有高起点,着眼系统成熟时未来的国际技术发展,否则,研发出来的成果已是落后的。我们不能跟在国外先进技术后面东施效颦,费力不讨好!”王选直接跨过了二代机、三代机,开始研发第四代激光照排。

钱学森,1956年回国,面对中国航天事业落后现状,他果断建议先搞导弹,然后研制飞机。王选和钱学森,在科研道路的选择方法上异曲同工。

好心的朋友劝告王选,“精密汉字照排系统是一项风险很大的高科技攻坚战,你这病弱之躯怎么能承受得了?搞好了会皆大欢喜,搞不好会遭多少人嘲笑和指责。你还是想好了再做决定吧!”此时,王选已经38岁了,连副教授都不是,而且还是个“老病号”,每个月领40元劳保工资维持生计。

“我们每天托着沉甸甸的铅字盘来回捡字排版,相当于走几十里路,又脏又累。若有了电脑排版印刷,轻轻松松地坐在那里一敲键盘就都大功告成了。”印刷厂的工人告诉王选。

1975年,王选开创性地研究出一整套高倍率汉字信息压缩、还原及变信技术,使得激光精密照排成为可能。这项成就,将西方国家远远甩在后面,也使得王选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个获得欧洲专利的科学家。

“一个新思想和新方案的提出者往往也是第一个实现者。”

“在计算机领域内,只出点子、从来不动手实践的人不容易出大的成果。一个新思想和新方案的提出者往往也是第一个实现者。”

1980年9月15日,一本26页的样书印刷成功,标志着上千年的“铅与火”的时代的谢幕和“光与电”崭新时代的开启。这本小册子是《伍豪之剑》,完全由王选发明的计算机激光汉字编辑排版系统排出。这是中国第一本由激光照排技术完成的图书,也是中国告别铅字历程中排出的第一本书。邓小平同志见到书后,批示“应加支持”。

一本日、英、汉技术大辞典,涉及三国文字,页数多达5000页的16开巨著。在整个日本没有一家有能力排印的厂家。“我们的华光III型系统完全可以做到!”王选坚定地说。“不可能。我们日本几家非常著名的计算机公司都排不了,你们中国就能用计算机排三国文字的书?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怎么不可能,这回就让他们瞧瞧我们中国人研制的华光系统的本事吧!”最终,自主研发的华光系统排出了非常清晰美观的清样,让人心悦诚服。

“如果说活字印刷是一次印刷业革命的话,这个系统的诞生,将是一场新的印刷革命的开端。”《人民日报》文章评价道。

三年时间,王选和他的激光照排系统在海内外市场上创造了一个神话:占据了中国报业百分之九十九,海外中文报业百分之八十的市场份额。

1995年,王选牵头成立了方正技术研究院,建立起了一个从研究、开发、生产、销售、培训和售后服务为一体的一条龙体制。他提出了“顶天立地”的著名论断:“高科技产业应实现‘顶天立地’模式。‘顶天’就是不断追求技术上的新突破;‘立地’就是把技术商品化,并大量推广应用。”多年的实践证明,这是一条产学研一体化、自主创新与实践相结合的成功之路。

如今,北大方正已从一个最早只靠激光照排技术生存的企业,发展到现在拥有几十个项目的集团公司,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校办企业。

“人总有一死。这次患肺癌,即使有扩散,我将尽我最大努力,像当年攻克科研难关那样,顽强地与疾病斗争,争取恢复到轻度工作的水平,我还能为方正和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尤其是为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王选在遗嘱中这样感叹道。

“只要我们回顾王选同志所走过的科技创新的道路,体验他的科学精神,我们就能体会自主创新的全部含义。只要我们像他那样去做,自主创新的道路就会越走越宽广。”韩启德院士这样说。

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刘延东这样评价王选的一生:“王选用自己一生的时间,探索出了一条自主创新的路子,塑造了一座自主创新的丰碑,这是王选同志留给后人最宝贵的财富。”(刘梁)

编辑:拉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