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分论坛五:“生态安全与生态城市: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之三
日期: 2016-11-09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2016年11月5日下午,第十三届北京论坛分论坛“生态安全与生态城市: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最后一场在博雅国际酒店中华厅顺利举行。

本场分论坛邀请了来自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国际知名大学的教授,以及多位实操经验丰富、拥有独立设计所的建筑设计师。

首先发表看法的是来自哥斯达黎加的Alvaro Rojas教授,他参与过圣马力机场建设、圣何塞中心建设等著名工程的建造。Alvaro Rojas关注建筑与当地环境的适应性,他表示,哥斯达黎加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处于热带,生物多样性丰富,因此在这个国家进行建筑设计的时候,会更加关注人工环境与生态建设,要因地制宜地设计房屋,建筑应该和时间、地点以及当地气候与景观密切联系在一起,要充分运用回收材料。比如,设计农村的一个建筑时,可以尽量减少对土地的改动,提高天花板,改变窗户的设计,让这个房子更适用于户外活动。而为贫困人口建造房屋的时候,则要充分利用当地的资源,保证自然采光,尽量不影响当地生态。他反对个人主义和后现代建筑的装饰倾向,认为建筑方法的提出是为了面对解决现在无地性和缺乏国际方案的问题。

此外,他还分享了一些自己的小技巧,可以用来降低建造费用、严格限制面积和成本,包括回收废弃的牛奶盒子去做房子的屋顶,使用透风砖和透气性比较好的混凝土等等。

第二位发言人是来自瑞士的设计师Philippe Rahm,他专攻心理学气候变化。温室效应使得建筑师在设计的时候要更多地去考虑城市构成、能源问题以及气候问题。控制气候变暖不仅仅是设计的一个目标,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途径。Philippe Rahm向听众们介绍了他的几个项目,包括如何充分利用街道两旁的气象因素、建筑材料去调节气候降低噪音,也包括在城市内部建设绿色公园时,他的团队为了能够为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提供一个绿色的生态环境,研究风向对人体舒适度的影响,设置人工喷泉降温,采用了太阳能过滤装置,并且用种树的办法去降低噪音、吸附污染物,从而营造更加舒适的区域。

接下来,兼具建筑师、规划人员、官员等身份的Stephen Cairns主要向大家展示了如何使用数据去分析环境。

城市建造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有很多利益相关方,而学会如何挖掘使用数据是关键。城市化在亚洲和非洲蓬勃发展,但是在美国和欧洲早已进入后期阶段,因此处于不同的国度也要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从联合国的城市化表格、各大洲城市化发展、城市密度图三个表格中可以看出,城市化不仅仅只关注城市,而是要进行全面的科技研究,根据数据去进行建筑设计。比如如果要对一个地区进行规划设计,建筑师可以参考土壤的质量,如果土壤质量不太理想,那么这里便可以成为开发区。如果这里的土地价值可能比较低,也没有成形的聚集区,那么该区域就可以规划出相应的用途。一系列的开发模式,预先经过预算密度成本、环境成本,资金成本,这些细节让设计师可以自主设计一个符合当地情况的土地用途。

此外,土人学社学术总监、宾夕法尼亚大学访问学者Tom Verebes也分享了自己关于城市适应性与发展方面的见解。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信息技术系副主任Stephen Ervin以树作比喻,向听众介绍了关于城市结构方面的问题。

Stephen Ervin表示,城市的结构像树,但是其实并不是树。树是简单化的一种建筑方式,它并不会实现各种功能的融合,而是实现一种分离。城市相较于树而言更加的复杂,它有重复有变异,是网状结构的。但是城市跟树同样需要阳光与水,因此这就要求建筑师要考虑生态系统方面的问题。虽然城市并不是树,但是城市可以成为森林,这就是生态景观城市主义,它既可以支持人类真正的需求,也可以同时具备一个城市的形态。树也具有政治意义,比如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就种过树。“树”是一个关于重新产生、成长、变革的理念,城市随着变革而更新,就像一片古老的森林,有新的树苗在长出。这正是他心目中城市的形态——有生命力而坚韧。

之后是研讨环节,专业人士打破自己原有的主题局限,从城市定义、城乡问题、实践以及愿景四个方面进行探讨,Stephen Ervin表示自己主要进行抽象分析和研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又不断会出现新的问题,而这就是设计者要去做的事情。Alvaro Rojas则认为建筑师要有一个全局的观念,因为很多因素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相互关联的。Alvaro Rojas兴趣在于找到现实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在设想一些不可持续的解决方案。Stephen Caims补充道,设计师会抓住问题的本质,去做出真正的引喻分析问题,他承认“树”这个比喻非常优雅而不足够切合实际。建筑师设计的时候要考虑方方面面,比如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因素,这实际上就推动他们去思考生态的一个极限。对他而言城市是有功能的,具有一些实际的作用,也有一些抽象的作用,是一个历史的结果,也有文化。“树”的比喻有一些局限,但是这样一个生态学的引喻,可以让大家了解生态学究竟在做一些什么。最后Stephen Caims说道,把生态和城市进行联系,那么就需要想到平等的因素。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尤其是在经济方面,因为当今世界贫富分化严重。

在最后的现场提问环节中,面对听众“生态设计如果不能抵消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负效益,是否还可以称之为生态效益”以及“如何建设‘海绵城市’”“如何协调水与生态城市建设之间的关系”等问题,专家们均从自己的专业领域角度进行了回答。

Philippe Rahm指出环境在变化,观念也在变化,很有可能几年之前认为环保的建筑现在不一定绿色环保了,因此建筑师需要改变思考方式,想想究竟什么是生态,而不是说仅仅关注这个建筑本身是否环保。之后Alvaro Rojas也根据自己工作室的一些经验,提出会尝试尽量使用当地一些材料,减少进口等具体解决措施。至于生态建设与水的问题,Stephen Ervin认为还是要从大处着眼,不仅仅是考虑水,还需要考虑交通以及其他生态系统。需要考虑到维护成本,而不只是建设项目的成本,要开展跨学科设计。

最后主持人、北京大学城市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作论坛总结,他感谢了各位嘉宾的到来以及关于各自设计理念的分享。他说道,关于如何解决城市化过程中的诸如内涝等具体问题,还是要依靠监管,依靠政治人士,依靠公众以及全社会的参与。论坛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结束。(文/新闻网学生记者 于子悦)

专题链接:北京论坛2016

编辑:安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