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访谈】孙庆伟:开创考古学新气象新格局

编者按:当前,北京大学正在为率先跻身世界一流大学前列而不懈努力。《北京大学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建设方案》明确提出,要积极推进院系和学科结构调整与优化。 新闻中心推出特别策划“院长访谈”,邀请北大多位院系掌门人畅谈院系建设发展的现状与未来,简笔勾画北京大学“双一流”创建征程,让读者更加全面地了解北大各个学科的发展。 今天,让我们一起随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孙庆伟的娓娓讲述,来了解考古学院的教学科研、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和未来发展等方方面面。

提起考古,很多人都会感到好奇,总觉得带有一丝神秘的色彩。然而,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孙庆伟教授眼中,这正说明了人们对考古学学科缺乏真正了解,考古学学科的社会吸引力还不够。为了改善这种状况,孙庆伟一直在思考着考古文博学院人才培养体系建设,考古学未来发展的前景,新时代如何开创中国考古学的新气象与新格局等问题。

孙庆伟

近日,本报记者专访孙庆伟,听他讲述他与考古学结缘的故事以及他对考古学未来发展的认识。

结缘考古:是偶然也是必然

孙庆伟说,他与考古的结缘是一场美丽的意外。当年报考北大时,潜意识里喜欢历史的他,当获知要从其他专业调剂到考古专业时,内心的欣喜竟然多过了失落。“高考时还没有要根据兴趣选择专业的意识,我就‘随大流’报了一些热门专业,但是我对历史非常有兴趣,所以当调剂到考古专业时,并不感到失落。”通过大学的系统学习,再加上考古系老师们的循循善诱,孙庆伟对考古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考古之路。

当被问到是如何坚持做研究的,孙庆伟笑着说道:“我非常享受做研究的过程,并不感到精神层面上的倦怠,所以也就不存在坚持不坚持的问题。”孙庆伟认为,他的研究基本上是被科研问题带着走的。“对我来说,做研究与其说是‘坚持’,不如说是‘顺其自然’,有太多的问题等着去研究。我心里总有一种冲动,想着赶快把这个问题研究完接着做下一个问题。”

当然,孙庆伟也曾经遭遇过学术迷茫。2003年博士毕业后,他计划尝试新的研究课题,这就意味着要放弃以往的研究积累重新开始,难度自然很大。随后几年,他又因为工作原因暂别校园去了国外,科研工作几乎停滞。

孙庆伟说,凡事都是有利有弊,这段暂时的放缓反而让他有了足够的时间静下心来认真思考自己未来的学术发展方向。发表的文章虽然少了,但思路更清晰了。2010年,孙庆伟回到学校,学术研究进入到一个井喷期,他以平均两年一本的速度先后出版了三本专著,而且都在学术界赢得了强烈反响。正如他所说,学术研究也要讲究张弛之道,学术成果不是刻意追求而来的,而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孙庆伟著作:《鼏宅禹迹——夏代信史的考古学重建》

作为考古文博学院的教师,带领本科生开展田野考古实习是一项极其繁重的教学工作。因为一次实习要持续整个秋季学期,为了不影响教学实习的开展,孙庆伟的暑假总是异常忙碌。“其实有时候我倒希望没有暑假,因为暑假里集中写作实在是太累了,连续高强度的脑力劳动,真的是非常辛苦。但这样读书写作也让我感到快乐,我为每天研究都有新的进展而感到内心充实。”

掌舵者:北大考古学学科的未来发展

2018年暑假前,孙庆伟担任了考古文博学院的院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孙庆伟向记者介绍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人才培养体系在全国高校中是具有引领示范意义的。60多年来,北大的考古学学科发展始终紧密结合国家文物考古事业的需求,从最早的考古专业发展到博物馆专业、文物保护专业、文物建筑专业,再到新设的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专业(考古学方向),学科布局始终呼应国家重大急需,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除了学院的教学科研管理,中学生考古暑期课堂是每年孙庆伟花费心血最多的一件事情,“花在暑期课堂的时间比陪伴自己孩子的时间要多得多”。谈及如此重视考古暑期课堂的原因,孙庆伟说:“因为社会上对考古学学科还缺乏足够的了解,所以我希望能够通过和中学生近距离的交流,引导一部分有兴趣的同学选择考古学,学科发展归根结底还是得依靠优秀的人才。”考古暑期课堂至今已经举办了11年。11年来,许多暑期课堂学员通过和考古活动零距离接触而对考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最终选择了北大考古文博学院。

然而,在孙庆伟看来,要想让公众真正地了解考古学,仅仅依靠考古暑期课堂这一层面还是不够的,想要根本解决问题必须从学科贡献上下功夫。他说:“目前考古学界有重大社会影响力的学者还不多,能够提升学科形象的学科‘偶像’也很少。”他希望考古同行能够从重大学术问题入手,做出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力的成果,不断提高学科的吸引力。“考古学是大学问,但目前考古学还是一个小学科。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去改变这种现状。”

为了帮助本科新生初识考古学,孙庆伟在学院开设了新生导学课“感悟考古”,邀请学院不同领域的权威学者介绍学科特点,分享治学经验,并组织同学们到考古工地体验田野工作,帮助新生在短时间内对学科有基本而准确的了解。孙庆伟认为,如果本科新生不能很快对学科产生“了解之同情”,就很容易选择离开。“我并不是反对学生转系转专业,但我希望能够通过一系列导学课程为同学们的选择提供一个必要的参考,帮助同学在理性思考的基础上作出理智的决定,不要因为盲目排斥而跟风转专业。”令孙庆伟感到开心的是,这门导学课程不仅有效地帮助了很多新同学,而且还被评为国家级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工作不是为了得奖,但只要你是真正从教书育人出发,真正用心去做,奖励其实也是水到渠成的。”孙庆伟由衷地说道。

探索者:新时代考古学的“中国学派”

在孙庆伟看来,学术研究总有时代局限,因此具有前瞻性就显得极其重要。

孙庆伟告诉记者,目前考古界存在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是,有不少同行关注材料甚于关注问题,关注学科发展方向的就更少。因此,他在不同场合反复呼吁要重视学科使命和学科方向。经过认真思考,孙庆伟最近在《学习时报》上发表了《考古学的“中国学派”》一文。他在文中指出,新时代的考古学者,不仅不能忘“修国史,写续篇”的初心,更要勇于开拓,注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注重系统阐释中华古老文明的时代新义与当代价值,努力开创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新气象与新格局。孙庆伟说,他希望这篇文章能够作为一个引子,激发考古同行一起探讨中国考古学的未来发展方向,努力做到考古界老前辈苏秉琦先生所说的“把考古学建设成人民的事业”。

孙庆伟认为,回顾学科历史就会发现,中国考古学的发展经历过两次大转折,一次是五四运动,直接催生了科学考古学在中国的诞生;另一次就是改革开放,形成了考古学的“中国学派”,考古学成为了“振兴中华”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考古学的时代价值促使我们要认真思考,新时代的中国考古学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大业中应该发挥何种作用,只有想清楚这一点,我们的学科发展才不会迷失方向。孙庆伟强调道:“我们的考古学研究绝不是挖宝式的简单发掘,经过近100年的发展,其研究目的早已不能停留在物质文化层面,甚至也不仅仅是对中国古史的重建,而是要诠释好中华文明在人类文明中的独特价值。”

究竟应该怎样开创考古学“中国学派”的新气象与新格局?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目前中国考古学还有哪些需要努力的地方?“这是一个宏大的时代命题,需要所有考古学界的同行们一起探索。”孙庆伟谦虚地说道。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