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北京大学副校长海闻解析我国经济改革走向

解说:

国企改革进行多年,今年还需改些什么?金融改革逐步深化,2007年走向如何?股市变化的背后与改革有什么样的深层关联?今日解码专家——海闻。
 
海闻,北京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经济学年会秘书处秘书长。

主持人:

我们现在就来连线海闻副校长。海闻教授,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经济改革应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我们也看到2006年的经济改革涉及到各行各业,措施是很多的。回顾2006年的经济改革,您觉得最值得关注的是什么?

海闻:

尽管我们去年做的很多改革,但有两个改革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

第一,国有企业的深入改革,包括国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改革。原因之一,关于国有企业要不要改,特别在前天,大前年很有争论,但去年政府坚持了改革方向,而且取得了一个较好的成果。

第二,金融改革。金融改革也讲了很多年,但是去年改革力度比较大,因为它是一个跟国际接轨的改革,包括一些银行,像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在境外上市。包括证券市场上面的改革等等,使得资本市场、金融系统等等这些方面的改革是去年诸多改革里面比较有亮点的两个方面。

主持人:

实际上您刚才说到的国有企业的股权改革,包括金融改革,这是经济改革当中两个比较硬骨头的问题。把这两个问题在去年同时作为经济改革的重点的工作,齐头并进来做,这能不能理解为是一种攻坚,或者是一种什么样的举动?

海闻:

应该说没有别的选择的,必须要做的。去年是进入世贸组织的第五年,也就是说我们的过渡期已经基本结束。

主持人

对。

海闻:

进入世贸组织过渡期结束以后,意味着市场开放,意味着外国的企业、银行更多的进入中国市场。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的国有企业有没有效率,能不能跟国际上大的跨国公司进行竞争,已经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境地。

金融市场的改革也是非常严峻,如果不改革我们怎么能够跟国际上的金融机构、银行体系进行竞争。这两个实际上已经是连在一起的。总得来讲,主要还是要提高国内企业的竞争力,同时要发展资本市场,为我们的企业提供更多的实力。

中国很多企业要长大,要竞争,一个很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必要条件,包括股市,包括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通过股市能够融资,更快地壮大,更快地获得规模经济等等,这些东西是迫在眉睫了,到了去年已经是非常紧要的关头了。

主持人:

就是说你不能不做的事情?

海闻:

对。

主持人:

以您的观察,您觉得这两方面改革的举措,现在收到的效果怎么样?

海闻:

应该讲去年以来,企业的效率比较好。资本的回报率,国有企业特别是去年回报率效率还是比较高的,利用率等等都大大提高,这是多年改革以前所没有的现象。

另外,现在资本市场的发展去年也是获得了很大的进步。所以,去年这两方面的改革取得的成果还是比较显著的。

主持人:

您刚才说的孩子要长大,还要和世界武林高手同台竞技,这恐怕仅仅是一个起步。您刚才提到2006年股市的情况,去年股市对于很多股民来讲的确是充满着惊喜和收获的一年。像上证股市的综合指数从年初到年底翻了一倍还多,很多人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海闻教授,通过2006年股市的状况,能看出和目前现阶段经济改革措施有一种什么样深层的关联吗?

海闻:

应该讲去年股市和我们改革是非常相关的,尤其是股权的分制改革,股改带来的信号。通过改制以后,我觉得有几个方面:

第一,上市公司监督机制加强了,因为不像以前那样,现在我们可以流动,大家如果觉得不好就可以抛售你的股票。

第二,通过股改以后,国家对一些企业的干预会越来越少,很多国有股份通过减持真正达到国有股减持的目标,资本市场发达以后,特别企业通过改革以后,效益提高以后,我们的股市现在主要是一个信心问题,中国现在到了这个阶段以后,老百姓手中的钱非常多,而我们投资的渠道又不是很充分。实际上股市前两年的低靡是属于不正常,没有信心。去年股改,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和资本市场的改革,使得老百姓最重要一点就是增强了信心,增强信心以后,这个股市去年涨得也快,恢复正常的也快,为什么去年股市涨得特别高,其中一部分是处于长期低靡的恢复,再加上正常的发展。所以去年才会显得比较突出,实际上也反映了老百姓对国有企业改革的一种信任。

主持人:

也是老百姓对咱们中国经济总体发展的一种信任?

海闻:

一种信心的增强。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对于2007年经济改革工作也都做了一些部署,海闻教授我们在这儿简单归纳了一下,我们可以通过电脑图板可以看到,大概有四条:

第一,深化国有企业改革。
 
    第二,鼓励、支持、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第三,推进财税体制改革,使内外资企业处于平等竞争地位。

第四,加快金融体制的改革。

帮我们分析一下海闻教授,大概这样的一个工作部署是一个什么样的思路?未来预计这些措施会导致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海闻:

这些改革其实已经提了很多年,有一些实际上是深入改革的问题,有一些要加强力度。比如国有企业的改革问题,不光对国有企业的改革,同时要加强非公有企业的发展,实际上也是促进国有企业改革,甚至整个调整结构的一个步骤。

我觉得这里面,如果你要看政府工作报告温总理的理念,其实强调了一些更加具体的亮点,国有企业改革除了大型的制造业等等以外,现在谈到的有两个比较重要的方面。一个就是对垄断行业的改革,包括铁路、电力、运输等等,这是一个方面。

还有一个就是对公用事业的改革,所以这两个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所提到的一个很具体的国有企业的改革。

主持人:

帮我们简单分析一下,您刚才说到的这两个,一个是垄断行业的改革,大致是一个什么样的思路,我相信很多观众朋友还是非常关心的?

海闻:

垄断行业改革,首先要解决一个监督机制,有一些产业它只能是垄断的,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上叫做“自然垄断”,也就是说它不可能产生很多的竞争,比如说铁路,不可能有很多铁路公司各铺一条铁轨,从北京到天津铺上十条铁轨,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有一条铁轨,这是一条铁轨的垄断,但是我们可以在制度上可以引进竞争或者监督。所以对这种自然垄断的行业有几种办法,一个就是加强监管,对它的价格,运行,要进行政府的监管,而且政府的背后又是人民群众的监督,就是你的价格,你的服务各方面,同时也要让这些垄断行业具有一定的赢利,否则谁都不愿意干了。这是一种办法。

还有一种,像通讯方面,通讯方面是可以有竞争的,比方说电力,电网是可以一个电网,但是可以通过不同的发电,购买不同的发电方面的服务等等,引进竞争。也就是说,能够引进竞争的地方尽可能要引进竞争,不能引进竞争的地方就要加强监管,这是垄断行业。

公共服务方面也有相似的情况,我觉得政府工作报告里面也提到了,包括产权的一种多元化,就是一方面政府在这儿做,但是政府做往往问题就是缺乏效率,怎么能够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这个可能是现有的这些垄断行业改革和公共事业改革的一个难点。

主持人:

总体上来讲,最后一个问题海闻教授,您觉得像2007年所有这些经济改革部署当中关键点是什么?

海闻:

关键点还是两个方面:

第一,改革的步伐。改革要打破很多旧的一些习惯,改革当中也有一些利益集团,也有一些不同的利益部门,包括一些弱势群体,怎么能够在改革过程中能够处理好这个东西,中国是一个大国,一改革不光是一个小部门问题,有时候牵扯到的面很广。所以改革措施,改革步伐怎么能够把握好节奏,有时候愿望很好,但是改革过程当中出现问题。

第二,改革的程度。多大程度上我要注意它的效率,通过市场,多大程度上我还要保证一定公平性,特别我们现在提到的一些公用事业,还有国家比较重要的一些部门,交通、运输这些部门,因为牵扯到老百姓的生活问题,特别是贫困人口的支付能力问题,这些改革怎么能够摆好效率和公平,所以我想这两个方面是我们必须要考虑好的。

主持人:

好的,非常感谢海闻教授今天来到我们的《国策解码》当中,为我们解读经济改革这样一个基本的走向。

编辑:碧荷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