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靳子玄:摇滚青年蔡元培
日期: 2016-06-01  信息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16年北京大学校庆期间,在北大的校园里,上演了新版的原创音乐剧《元培校长》。

现在谈论最多的是《元培校长》的摇滚音乐剧定位。这的确是一个很陡峭的定位角度,对于摇滚风格,大家有一个很固定的印象化:一个来自于唱腔,声音一定要嘶哑有力,就像当年席卷华语乐坛的“西北风”;另一个是形象要年轻和叛逆的,就像当年的“唐朝”“黑豹”。

摇滚是在80年代火起来的,那也是中国社会里在解放思想、解放社会的时代。嘶哑有力的音色,曾使当时的人声从单一的晚会范儿音色中解放了出来;“唐朝”也好,“黑豹”也罢,那种年轻与叛逆,也将当时的台风从大气端庄,变得允许自由、随性,甚至是允许个人化的宣泄。所以,笔者注意到《元培校长》的宣传语当中的一个观念:“摇滚不是释放,是解放”。解放是什么?打破一个旧有的僵化的状态,注入新的活力,甚至使其多元化。当今的摇滚风格本身就很多元化,从分类标签上就能看到“车库摇滚”“迷幻摇滚”“流行摇滚”“重金属摇滚”……

当年蔡元培从德国留学归来,带来了近代大学教育理念,解放了已成定式的官僚学堂;解放了僵化的思想,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解放了固化的人,提倡“以美育代宗教”的育人理念。如此看来,那个时代的蔡元培,跟我们心中的摇滚,是如此的相似。于是,当音乐剧《元培校长》出现的时候,心中难免有一个疑问:“摇滚?蔡元培?”但我想坚定地回答这个疑问:“摇滚!蔡元培!”

《元培校长》够摇滚吗?这大概是看了这部剧之后,很多人心里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实验气质鲜明的作品,这是其试图探索并解答的一个问题。从摇滚出发,我们能走到多远?我们身处的时代被学者标签为“后现代”,我们要如何理解这个概念呢?1979年,法国哲学家利奥塔的一个定义是:“对元叙事的怀疑,即是‘后现代’”,而中国学者高宣扬则在其著作中指出,后现代中唯一确定的就是它的“不确定性”。

于是,我们当下是一个怎样的时代?我个人认为是这样的:一旦一个概念被固定了下来,我们就开始对其产生怀疑,基本问题有两个,却都是殊途同归:一是“凭什么它被定义成这个样子?”二是“它能不能有别的变化?”两个基本问题最终都走向一个结果,就是原有概念的边界在不断接受挑战,而这种挑战直接来源于社会生活的商业化发展与技术的飞速进步。这就必然带来两个结果,拿“摇滚”举例,一个是宏观上“摇滚”中融入了更多的元素,每一个元素的融合,都是这个概念接受并涵纳了对其边界挑战的结果,而另一个是微观上,个人为了凸显自己的标识,不断地在大概念下细分出小的标签,从而使得自己可以在宏大的多元存在和信息爆炸的时代,被“一目了然”地辨别,也是清楚地给市场一个定位、营销的标签,从这一点上,其实是补充了对《元培校长》的“民族摇滚音乐剧”这一风格标签的品评。

当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标签“民族摇滚音乐剧”,使“摇滚”这一个概念,从固化的印象中“解放”出来,这本身不就是“摇滚”的内核吗?《元培校长》在作品的学术考量上,试图用音乐剧的体裁、蔡元培的题材,对被解放固化的“摇滚”进行“解放”,这难道本身不是身处在“后现代”的今天的主创人员的一次蛮摇滚的尝试吗?

这次尝试是否有可以商榷的地方?当然有。比如抒情段落的摇滚化尝试,比如舞蹈配合摇滚元素的运用,再比如中国语言在摇滚节奏律动中的匹配与融合……一是囿于资金,二是囿于定位,三是囿于文化差异,当我在观众席里听到音乐中节拍与节奏上的“摇滚”特征,以及作为当年摇滚乐的物质基础的电声也没有被抛弃的时候,我想对这种企图在一个限定中突破框架的尝试,应该持一个包容的态度。

《元培校长》怎么样?实话实说,挺好。

剧本是一个艰难的剧本,因为推动故事的矛盾,并不是我们习惯的“爱”的矛盾,而是一个“理想”的矛盾。整部剧当中,舞台艺术中恒久稳定的作为主角的“爱情”,在这个故事当中,充其量就是一个“跑龙套的”。我们看到,作品在做出戏剧取舍的分寸上,勉为其难。因为要提取蔡元培与摇滚的契合点,要表现那个思想激荡的年代中,那些赫赫名声的面孔,那些伟大思想的维度,要把这个题材和这个风格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有所取舍。现在的剧本处理,就是一次尝试。这是一种点断式结构,弱化故事线索与戏剧冲突,让我们缺失了惯常的戏剧矛盾感受,抓不到强烈的戏剧悲喜感受。但是,这个戏表现了先贤大师的风貌,观剧结束后,我们看到许多若有所思的面孔。

笔者有在北京大学中求学的经历,本身又是从事音乐理论的学习研究,所以有些情节过渡,虽然轻轻略过,我能够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有些细节节奏过快,于是在一些矛盾爆发与解决的点上,稍微有些跟进困难。

在这个问题上,最近上映的《美国队长3》,漫威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但是这种处理的结果是一种耗费时间的积淀。对于《元培校长》而言,在从学院派音乐剧走向商业音乐剧的过程中,可以有所借鉴,但一定不会是全盘通用,因为所处阶段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这就需要进一步的积累与实践了。(作者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

信息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安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