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陈汝东:新时代 新传播 新气象——传媒文明与网络强国
日期: 2018-11-01  信息来源: 人民论坛

编者按:10月26-28日,由北京大学陈汝东教授担任会长的国家传播学会与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程研究中心等共同举办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国家传播学创新发展”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召开。会议上,陈汝东题为“新时代 新传播 新气象——传媒文明与网络强国”的主题发言得到了与会学者及各大媒体的热烈响应和关注。

摘要:媒介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使我国的网信事业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传媒文明呈现出新的气象。深刻把握传媒文明发展的历史走向,才能更好地建构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网信事业治理的新格局,塑造传媒文明的新气象。

关键词:新时代 传媒文明 网络强国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互联网、发展互联网、治理互联网,建构了网络运行的新秩序,为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全面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在新时代,我国网络和信息传播秩序的运行管理仍存在一些问题, 面临新的挑战,有必要加强对我国网信事业的研究,进一步完善网络综合治理新格局,塑造我国传媒文明的新气象。

中华民族传媒文明的历史变迁

传媒文明是中华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可以说是一部传媒文明史。8000 年前中国就有了最早的文字符号,它标志着中华文明在世界上的领先性。当中国人发明了竹简、青铜器铭文后,东方就出现了强大的统一帝国;当中国人发明了纸张后,汉代帝国走向强盛 ;当雕版印刷术发明后,唐代帝国随之崛起。以上这些,显然不是一种巧合。上述媒介技术的发明和推广,成就了中华文明,成就了多个强盛的世界帝国。但是,当东方的纸牌、造纸术、雕版印刷术逐渐传播到欧洲后, 世界文明的走向开始发生逆转。15 世纪中叶,欧洲人发明了机械活字印刷术,催生了一场伟大的文化复兴运动和思想启蒙运动,推动了科技革命与生产力的发展,造就了一个强大的欧洲。与此同时, 中国却依然在使用雕版印刷术,一直到清代末期。这说明,媒介技术史对应着世界文明史,传媒技术是人类文明兴衰的根本命题。今天,我们治理和研究媒介, 应该上升到中华文明发展的高度加以认识和阐释,应该从国家战略高度,从中华文明的复兴高度,认识我国的社会主义网信事业。

新的媒介治理格局正在形成

新的媒介秩序的建构,新的媒介治理格局的形成,就是新的传媒文明形态的塑造。人类的传媒文明走过了五个时期:刻画文明—→语言文明—→印刷文明—→电子文明—→数字文明。在数字媒介时代,人类的传媒文明呈现出许多新的形态。首先,传媒文明或网信文明的媒介符号形态,正在从听觉文明—→视觉文明,从平面文明—→立体综合文明,从空间文明—→时间文明,从实体文明—→拟文明,从单时空文明—→全时空文明。因此, 数字网络文明的治理,应该顺应媒介发展的规律。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 既有的语言听觉文明、平面传媒文明, 逐渐向视听文明和立体综合文明发展, 视听传播、综合传播特别是视频直播蓬 勃兴起,成为目前互联网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因此而产生的问题也更为突出。重视和发展视频直播,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和从业主播的服务和管理, 是当前网络文明建设的重点之一。

传媒文明的时代性发展

首先,从空间文明—→时间文明,从实体文明—→虚拟文明,从单时空文明—→全时空文明,是当前传媒文明发展的一大趋势。网络产生之后,人类从追求空间文明转向追求时间文明。近年 来随着5G技术的发展,网络带宽更加通畅,网速更加快捷,人类对时空的感觉更为浓缩,网信治理的难度也随之增加。虚假信息、谣言信息传播得也更快。这就要求网信的治理需跟得上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成为时间文明建构的领跑者。另外,从实体文明—→虚拟文明, 从单时空文明—→全时空文明,也是当前网络文明建设的显著特征。国家文明的建构逐渐由传统媒体时代的实在空间文明逐渐转向虚拟空间文明,由单一单时空文明转向全时空文明。习惯于传统实在空间文明建构的治理体系、治理格局,需要适应虚拟空间文明的治理,需要形成虚拟空间治理格局。习惯于单一空间作战的网信治理体系,需要适应全时空的作战体系。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诸多时空领域,都需要形成和完善新的战略治理格局。这样才能适应新的网信文明发展的需要。

其次,传媒文明的形态正在从结构文明—→建构文明,从静态文明—→动态文明,从专业文明—→业余文明。网络不但是一个静态的结构系统,同时也是一个动态的系统,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不断建构的系统。因此,传媒文明, 网络文明也是一个不断建构的过程,而非一个静态不变的结构。传媒文明正在从结构主义文明走向建构主义文明,从静态文明走向动态文明。这就要求我们的网信治理格局不断更新,紧跟网络技术发展的步伐,始终走在全球网络技术进步的前面,而不是亦步亦趋。人类文明走过了冷兵器、热兵器、原子武器、科技、金融竞争的时代,目前技术竞争尤其是核心技术的竞争依然是文明竞争的关键之一。因此,从传媒文明角度, 从建构主义文明角度,从动态文明角度, 建构和完善网信治理体系,才能牢牢把控不断创新发展的脉络。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的网民规模达到了7.72亿。这意味着中国网络文明的建构主体绝大部分是非专业化的,因此,我国网信治理格局的建构应把近8亿网民放在第一位。

再次,我国传媒文明正在从传者文明—→受众文明,从责任文明—→权利文明,从集体文明—→个体文明,从政党文明—→公共文明。在既有的传统媒介环境下,传播往往是单向的,缺乏即时的反馈,是以传者文明为主,往往过分强调传者的责任和义务。但是,随着网络媒介的发展,受众正在成为传播的主导者,内容生产取决于受众的需要, 受众文明成为网络文明建设的主体。受 众的信息接受权利成为主导传播走向的关键因素。因此,网信治理格局的建构和完善,首先要考虑受众的信息需求, 考虑受众的接受心理。此外,在网络传播中,既往的集体文明、政党文明正在走向个体文明和公共文明。以传播媒体意志、政党意志为主导的宣传范式,正在向以受众个体、受众群体意志为主的修辞范式转变。重视受众个体的利益诉求,重视亿万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正在成为传媒文明建构的新趋势。

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述 :“我们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一旦脱离群众,就会失去生力。”“中华民族是历经磨难、不屈不挠的伟大民族,中国人民是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人民”。传媒文明、网信文明治理格局的建构和完善,同样必须重视人民个体文明和公共文明的建构,使完善的人的发展成为文明的核心。

最后,传媒文明正在从国家文明→国际文明,从民族文明→全球文明。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那样:“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网络通向世界,通向全球。我国的改革开放,不仅要体现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方面,更应该体现在网信事业上。建设面向全球的开放的网信事业,实现我国网信空间向全球的拓展和延伸,把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融通于传媒国际文明,联通人类的全球文明,不仅是我国网信事业发展的需要,也是国际乃至全球命运共同体建构的迫切需要。中国不但要与世界各国共建网络文明,而且应该对此充满信心。我国网信事业的发展,不但要推动联合国框架内的网络治理,而且要加强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合作,建设21世纪的网络丝绸之路,促进全球网络文明的发展。(作者陈汝东系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斯坦福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化系客座教授)

*本文刊发于《人民论坛》(2018年9月中,第126-127页)。

【参考文献】

[1]张晓松、朱基钗 ,《习近平出席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网,2018年4月21日。

[2]陈汝东,《论媒介文明》,《网络传播研究》(第一辑),何海翔、李先国主编,长春 :吉林大学出版社,2015 年 7 月。

[3]陈汝东 ,《论国家媒介空间的建构 :挑战与对策》,《江淮论坛》,2017 年第 1 期。

编辑:白杨

责编:麦洛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