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书法史巨匠李志敏与国际书法艺术交流

在20世纪书坛,北京大学教授李志敏是具有代表性和学术研究价值的书法大家。与其他书家相比,其不仅在当代书法史上,开创了引碑入草新路,填补了20世纪狂草史空白,促进了当代书法理论的发展,而且在国际书法交流史上,精通英、法、德、俄四国外语的他,也以无出其右的外语优势和博大深邃的国际视野,开改革开放时代书法艺术交流之先河,推动了中国书法在世界上的传播。

微信图片_20190806191731_副本.jpg

李志敏

一、李志敏与美国的书法艺术交流

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精髓,在国际文化交流中具有独特价值。李志敏十分重视中美书法艺术交流,不仅积极参与相关活动,也通过赴美的朋友、学生等将书法魅力传播到大洋彼岸,特别是其独树一帜的书法作品时常被作为艺术珍品赠予美国政要、友人,对于提升中国书法在美国的影响力贡献了力量。

当代中国政治学主要奠基人之一的赵宝煦与李志敏系多年老友、书法知音,深赏李志敏狂草之高韵深情、颠素风神。1979年春,两人与北大另一位教授张振国共同发起成立“北大燕园书画会”,由李志敏任首任会长。该组织的建立,成为北大对外书法交流的主要基地和平台。中美建交后,赵宝煦赴美讲学或进行学术交流的机会很多,每次都将李志敏书法作品作为赠送友人的珍品,令美国朋友爱不释手、奉若至宝。有时他在美访学时间较长,从国内带来的李志敏书作赠罄后,不得不几次致信李志敏,拜请李先生一再赐写,每次竟达五至七幅之多,并由专人寄送美国。为了表达对李志敏的钦敬和感佩之心,赵宝煦回国后还特地到安徽为李先生购买、定制宣纸,一时传为佳话。

社会学家雷洁琼(后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法学家罗豪才(后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历史地理学家候仁之、哲学家张岱年、东方学家季羡林等学界泰斗,都十分仰慕和推崇李志敏的书法造诣,并将其书作当作赠送外宾的佳品。一次,雷洁琼、候仁之专门请托赵宝煦致信李志敏求赐书作,信中说:“雷洁琼与候仁之二位教授应邀赴美参加国际会议,拜恳我兄为书写唐诗小屏条三张。雷老久闻大名,殷切嘱我转求。大笔一挥,感盼之至!”实际上,在北大校内,除校名由毛泽东题写,图书馆名由邓小平题写,校史馆名由江泽民题写外,其它如“德、才、均、备、体”五斋、南北阁、各院系所和研究生院、第一体育馆、逸夫二楼等老匾牌,原写在大饭厅前的北大学风“勤奋、严谨、求实、创新”,镌刻在原法学院逸夫楼前的“建楼铭”等,均由李志敏题写,不愧与沈尹默合称“北大书法史两巨匠”。由此可见,李志敏书法在北大师生中早已深入人心,这也是为何北大校方和众多学术大师都乐于将其作为珍品赠于外宾的原因。

24b6ba60b0e84bfa97046cab5a30715a.jpg

雷洁琼、候仁之请托赵宝煦致信李志敏求赐书作

1988年,李志敏应邀赴美讲学,并与美国艺术界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在华盛顿大学还专题作了关于中国书法的学术报告,引发良好反响。在美期间,他时而以法学家身份出现,时而以书法家身份出现,谈笑风生,洒脱自如。有位美国人不理解,怎么可能把严谨的法学研究与浪漫的狂草创作集于一身呢?实际上,历代书法大家少有“专职”从事书法创作的,多是将军、官员、学者、文豪等,往往还集多种身份于一身。李志敏也是这样,除了法学泰斗和书法大家这两种身份外,他还工诗文、擅绘画,有深厚的国学根基,正所谓没有任何阅历匮乏者和学问浅薄者可以成为书法大家。

李志敏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应邀在美展览,深受美国各界的一致好评。国画巨匠汤文选与李志敏早年为武昌艺专同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曾几次就“汤文选、李志敏、周韶华三人赴美文化交流”事宜与李先生沟通,在一封信中汤文选写道:“志敏学长:近信收悉,奉复如下:一、我考虑是否邀请书上不提画展事,只提交流讲学……作品可在需要时解释。”后来,这次交流和展览取得巨大成功,对中国书画艺术在美国的推广起到促进作用。

二、李志敏与日本的书法艺术交流

中国书法自汉代传入日本后,一直影响着日本书坛。中国书法在日本经历代收藏和研究已自成体系,不少我国书法史上的书法珍品、拓本孤本在日本都较好地保存下来。这极大推动了日本书道的发展,反过来又对我国当代书坛产生了影响。改革开放后,中日书法交流异常活跃,李志敏亲自组织了多次中日书法文化交流活动,对日本浓厚的书法氛围和文化环境也深为赞赏。

1981年,日本书道学校代表团访问北大。李志敏率北大燕园书画会同仁与日本同道一起,在北大临湖轩及勺园举行了交流笔会等活动,校外书法家沈鹏、柳倩及学生书法爱好者张辛、曹宝麟、华人德、白谦慎、冷溶等也参加了交流。双方介绍了两国书坛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并就一些理论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如日本书家讲书法意境的“空”即虚无,也就是什么都没有,而李志敏则不完全赞同这种看法,他提出,禅的“空”是虚无的,但书法意境的“空”并非如此,形还是存在的,关键是有形中要显出脱俗之蕴。

1985年,李志敏与陈玉龙等率北大书法家代表团应邀访问日本,交流书艺,为期双旬。在日本期间,代表团拜访了位于大坂的香风书院,会见了井口东葩女士,双方进行了诚恳的交流。李志敏为香风书院创作了一幅草书——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并在诗后题跋:“愚于初秋访日,与香风书院东葩女士相会于大坂,乃一生幸事。书此祝香风书院之书道如鹤翔碧空,誉满扶桑。”两人自此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不时书信往来交流书艺。1990年春节,东葩女士再次致信李志敏恭贺新春,并回忆起当年大阪交流的情景,信中写道:“非常感谢在香风会时你送的这首诗,希望1990年有好的国运。”李志敏与香风书院的文化交流,亦犹盛唐时期两国文化交流的风韵延续,可谓中日文化,美意千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经著名文学家池田大作介绍和推荐,日本创价大学书法部多次访问北大,李志敏率书法界同仁都进行了热情接待。创价大学书法部在1990年访华后专门致信李志敏:“去年在访问贵校时,您在百忙之中热烈接待了我们,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可是对北京大学的访问,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创价大学书法部第三次访华,通过池田大作先生亲手架设的金桥来到中国,我们也衷心希望这次访问能获得圆满成功。最后祝愿李志敏先生健康、愉快!”

d8e776a3c563442085ed191fee8a5591.jpg

daa7fc9d94214c37bab1d0bcbbe14d29.jpg

李志敏书法作品

1988年,在北京书法家协会首任主席启功等先生的力荐下,李志敏当选北京书法家协会第一副主席兼评审委员会主任。上任后,他积极推动市书协与日本进行书法交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89中日书法艺术作品联展”等一系列有影响力的活动。1990年4月,日本友人小泽幸逢仙来中国举办书法展,北京书法家协会秘书长苏适专门致信李志敏,请其为展览题词。1993年10月,中国书法家协会在日本武生市举办“中日书法作品展”,此次中方参展作品共30件。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张旭光专门来函,特约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全国书展评委的李志敏为展览创作两幅精品书作。

随着中日书法交流的深入开展,日本出版的《书道》《中国书画作品集》《中国书画家作品选》等书刊,均收录了李志敏书作或作专题介绍。李志敏狂草在日本声名鹊起、影响日隆,不少人都将其与同样在日本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林散之并称“南林北李”。日本社会实业家冈松庆久,多年积极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并在多所中国高校设立奖助学金项目或赞助支持教学科研活动,他于1992年出版自传著作《播种》,特请李志敏为之题写书名。李志敏用遒劲之笔写下“播种”两字,用笔呼应有致,结体浑厚,雄劲刚正,充分体现了作者砥砺奋斗、回馈社会的精神境界。

三、李志敏与韩国的书法艺术交流

中韩两国的书法艺术交流是有历史渊源的。从三国时期书法传入韩国到十九世纪末,传统的韩国书法用的是汉字而不是韩字。从王羲之到欧阳询、虞世南及赵孟頫书法,均是韩国精英阶层追摹的对象,也产生了崔致远这样的韩国书法史巨匠。李志敏非常重视韩国书法艺术的发展,与不少韩国书法家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共同推动了改革开放初期中韩之间的书法艺术交流。

李志敏狂草书风高逸、苍茫古朴、雄浑大度,深受韩国书坛的钦慕。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早年经常以学生身份致信李志敏求教或沟通艺术问题,在1992年3月的一封信中,他就专门谈到了李志敏书法在韩国的影响:“浙江美院受国家委托组织高质量作品赴南朝鲜办展览,此事负责的二位先生均为我之友,您在南朝鲜影响甚大,前书道理事长也撰文介绍过。现寄去邀请函一份,若您老有兴趣,请惠寄1至2幅作品到我……另如您能写一封信给南朝鲜书总理事长(即为您撰文的),请他在中国艺术展开幕时能予以惠临指点当更佳,此信可随同您作品一起寄给我。”

04fbb826f0b24fcd973060ff4a6bebc1.jpg

吴为山致信李志敏

在李志敏的举荐和协助下,浙江美院组织的这次赴韩国“中国艺术展”取得空前成功,李志敏参展的书法作品也受到极大关注。吴为山在1992年7月致李志敏的另一封信中曾谈到这次展览的盛况,他说:“您的大作由浙江美院带到汉城展出,据主办的樊学川先生讲:‘过问者特多,影响很大’……南韩中央电视台、中央日报均作了报导。”此外,韩国的《书法交流》等书法报刊,也多次对李志敏书法作详细介绍。

8d6f1ce7f47d4e1d8436d2baaba39a6a.jpg

李志敏书法作品

李志敏生前多次赴韩国讲学和进行书法交流,即使到晚年病重期间,病痛的折磨也未能使他忘记肩负的责任。1993年9月,他在给学生叶清的一封信中提到:“下月中还要去韩国讲学十天。”在同月的另一封信中再次提到:“病能治好,明年定成行(来沪)。今年内我还要去南韩讲学,明年四五月去香港讲学,就看身体如何。”谁知天不遂愿,为中韩书法艺术交流史留下了永久的遗憾。

四、李志敏与欧洲的书法艺术交流

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特有符号,也是东方艺术的重要形态。而欧洲是西方艺术的摇篮,如何以书法为载体、促进中欧艺术交流,是推动当代艺术融合发展的一个重要命题。李志敏的书法作品和书论专著有不少流转到了欧洲各国,引起欧洲艺术界特别是书法爱好者的关注。

提起中国书法在当代欧洲的传播,不能不先提到法籍华裔艺术理论家熊秉明。他曾任巴黎大学书法老师,后来又担任了法国书法家协会第一届主席,并写就了《中国书法理论体系》这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书论专著,对草书特别是张旭狂草提出不少真知灼见。他也十分关注当代书法的发展,尤为推崇李志敏的狂草书风。

3fd951f6344e41fdae18b05735062d4e.jpg

李志敏书法作品

据同为熊秉明和李志敏学生的叶清回忆,熊秉明早年曾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草书创新者极少见?”多年后,在熊秉明80岁回国讲学时,他把李志敏的《书论》及狂草作品拿给熊先生品评。熊先生看了十分叹服,不无感慨地说:“李志敏先生对狂草的探索是高难度的,当代书家几乎很少有人敢去触及。李先生提出的引碑入草价值不可低估,真正对书法史发展有促动、有丰富。书法就应该像李志敏先生这样写,他的书法点画简省有力,线条老辣朴拙,用墨枯润交映,章法极具变化,在深厚传统功力之上造就鲜明个性风貌,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当代书法的价值。”

9f2ce68fc5b842bc9c302141dcf158f7.jpg

李志敏书法作品

当夜,叶清与熊先生又谈了二家艺术,一为潘天寿绘画及书法之美,一为李志敏雄壮瑰丽的草书之美,对其书中独之壮气赞叹不已。只可惜,此时李志敏先生已过世8年,两位对中国书法有精深研究和独到见解的大师无缘相见畅谈,不能不说是当代国际书法交流史上的一大憾事。

五、李志敏与香港、澳门的书法艺术交流

除了国际书法艺术交流外,李志敏也十分注重内地与香港、澳门的交流。根据香港树仁大学、澳门大学等与北京大学合作办学的安排,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李志敏多次到树仁大学、澳门大学讲学,同时也有了更多与香港、澳门书法家接触和交流的机会。

d2b3a3f992004dbeaec954cc8ed9181c.jpg

李志敏书法作品

李志敏狂草初看大气磅礴、摄人心魄,整体有“大象无形”之感,然又下笔有象、笔笔得法,尽显引碑入草之意蕴,受到港澳各界同仁的高度赞誉。据北京大学教授巩献田撰文回忆:“在香港树仁大学胡鸿烈校长办公室南侧墙壁上,有李志敏先生用狂草写的曹操《龟虽寿》,西侧有启功用行书写的一副对联和画家的一幅国画,东侧有香港著名书法家郑家镇的行草书法和吴方先生画的瓦当及篆字书法挂轴,三面墙壁的书画作品,各有洞天,均有意趣,交相映辉。最奇绝夺目的,在我看来,却是李先生的狂草。”实际上,胡鸿烈校长办公室悬挂的另一幅书作的作者启功也曾专门评价:“只有碑帖融合,才能突破前人藩篱。而李志敏先生对引碑入草的探索,代表了中国书法的方向。”

李志敏说过:“我不在乎现在,在乎三百年后。”随着中国书法在世界艺术领域的影响力日益扩大,李志敏书法也将与他生前所致力推动的国际书法艺术交流事业一样,不断迸发出更加夺目的光芒,为中国书法走出去增添一张亮丽的名片。(作者叶清、郭志全系艺术理论家、书画家)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