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北大优秀毕业生系列报道之沈颢:引领中国财经媒体

人物名片:沈颢  1992年从北大中文系毕业,进入南方日报,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方日报出版社第一编辑室主任、《城市画报》执行副主编,现任《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

<v:imagedata

作为中国最具实力的经济报纸之一——《21世纪经济报道》的发行人,沈颢的沉默和低调出乎很多人意料。

长头发,黑夹克,牛仔裤,相对于在中国传媒界的显赫身份,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北大学生,喜欢埋头思考,有鲜明的态度和立场,却并不急于表达什么。

他的语调很平,声音也很低,即使面对采访时常也只有一句话。

“我是个特别不爱说话的人,每年一到11月、12月我就特别地紧张。因为集团每年叫我来北大的宣传推介会上招兵买马。一个故事重复讲上五六遍可能也就只剩几句话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沉默寡言的人,执掌着当下中国最具话语权的财经类新闻报纸《21世纪经济观察报》。“我不希望成为公众人物,甚至不愿意往那个方向走出一小步。一方面我不具备做公众人物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没有这个必要,媒体这个行业关键是看产品。”沈颢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

作为领袖式的双子星座,沈颢和程益中从精神上引领了南方报业跨越世纪的飞跃。这是两个擅长宏大叙事的人物。曾有人断言:如果没有程沈二人做注脚,南方报业的那些辉煌和故事都不会有一个清晰的解释。

2001年,沈颢提出的“新闻创造价值”的办报理念,被新浪评为中国年度“最佳新闻理念”。事实上对于媒体业界来说,“沈颢”两个字就意味着巨大的价值。

业界“少帅”

2000年年底,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不到30岁的沈颢出任总编辑。

为何选择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

“这是基于对社会变迁的一种直觉和判断。尤其是从20世纪50年代之后,四十年的大一统的社会话语语境逐渐瓦解,社会群体步步细化。我们当时想到了‘经济’这个关键词。面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巨大变迁,正值WTO谈判,媒体有使命记录中国融入世界的一个过程。”

“媒体从业人员要预估社会变化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效益。做财经类媒体虽然市场份额比较小,但是成长性好,具有较大的商业机会。在媒体机会方面,要考虑报纸对社会、对商业良性的认识,承担起给大众良好的商业教育的重任,同时还需要传递好的商业价值观。”

正是在这种想法的指引下,沈颢带领着一支平均年龄二十八九岁的队伍,在创刊当年,实现发行量逾30万份,广告收入达到7000万元。

到2006年,《21世纪经济报道》由周报变为一周三报,期发行量超过60万份,广告收入比2005年增长2.3亿元,成为中国主流核心的经济类报纸。权威人士认为,《21世纪经济报道》不仅是中国传媒中的重要一员,而且,已经变成了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少了它,中国经济就会少点什么。

当初随沈颢一起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的这一批年轻人被业界誉为“青年近卫军”,而沈颢也赢得了业界“少帅”的响亮名号,并被《南方人物周刊》列为“中国青年领袖”。

十余载“南方”生涯

1992年南方报业第一次来北大招人。沈颢开玩笑说那是南方省份的媒体第一次“有胆量”来到北大招人。沈颢和他隔壁宿舍的李晖,成为当年南方日报社招收的两名北大学生,如今李晖也已经成为《城市画报》的主编。

南方报业推介会上的主持人钟育兵说:“南方报业集团与北大关系一直很密切,不管从精神实质上,还是在人员上。现在南方报业工作的北大校友就有100多人,我不知道在北方情况怎么样,在南方省份没有任何一个单位可以聚集到这么多的北大人。”

1992年南方报业集团还没成立,只有南方日报社,主要产品是《南方日报》和《南方周末》。沈颢当时想去南方日报社就是看中了《南方周末》。在《南方日报》工作半年后,沈颢找到了当时的主编左方先生,说要去南周,左方说你第二天就过来吧。就是这样一个看似轻易的决定,改变了沈颢和《南方周末》。

之后八年的《南方周末》工作中,在这个由左方先生、江艺平女士领衔、集结了当时中国一流新闻记者的精锐媒体里,沈颢完成了他最初的职业训练。起初只是头版的编辑助理,处理娱乐新闻花边新闻,但他很快成长为这个职业记者团队的业务骨干之一。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能在全国流行的报刊寥寥无几。《南方周末》就是其中的一份。

“这个时候的《南方周末》还不是现在这样一种承担社会责任的大报的形象,而更像是一份消遣性的报纸。它受当时知识分子的欢迎更重要的是因为它在当时中国的话语体系里是一个符号性的代表。当社会赋予她责任之后,她自然演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地位。”

在1993年到1995年期间,沈颢和同事关注中国社会问题,最早地去调查中缅边境毒品生产流通过程和爱滋病传播状况,关注中国乡村暴力问题,《南方周末》成为最早为弱势群体呼号奔走的媒体之一。

“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初的北大学生对社会有天然的好奇感。”沈颢说,“关注社会现状再加上持续深入的调查,使这批年轻人迅速成长。我们与前辈所受的教育迥然不同,意识形态禁区少,敢为天下先,所以我们能迅速超越前辈。现在大家看起来习以为常的新闻,在90年代初都是不可思议的。我经历了社会的这种转变。”

此后,他开始有机会独当一面,将有浓厚宣传气息的《广东画报》,改造成一本针对城市时尚青年另类趣味的小众潮流杂志,显现出他良好的市场嗅觉,也锻炼了他掌控全局的能力。

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哈佛商业评论》

沈颢在传媒业最上乘的表现,是他联合前南方周末同事,成功创办了《21世纪经济报道》。这份以经济调查报道为起家之本的报纸,为读者提供独家深入的内幕报道和专业市场分析,切合了中国迅速成长的工商财经界人士对于一份权威财经媒体的需求,创办不到5年,已成为中国经济类纸媒的翘楚。

沈颢着眼点很高。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竞争对手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我们中国在迅速成长,很多的中国企业把机会当能力,这其实是错误的。中国融入世界的过程中,中国企业需要一个管理类的、以现实为案例的报纸。我们的报纸对中国国情的理解也更深刻。”

“我们把每年30%的收入投资在人力资源上,这也是世界一流报纸才能做到的。因此可以网罗一大批优秀的记者在我们报纸周围。”

三十几岁的沈颢,在入行的十几年间,已从一名沉默羞涩的北大毕业生,成长为中国传媒市场化改革进程中最引人注目的先锋之一。

拿生命的一部分与民族和国家分享

“实际上,真正进入媒体的优秀人才还不是很多,但是媒体对人才的要求比任何一个行业都要高,因为它是一个带有点社会公共性的地方,是社会公器,它要影响一个社会的舆论环境。” 沈颢在一次接受《成都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我觉得做媒体,一定要热爱这个行业。你是否愿意拿出自己的时间、精力,拿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来与这个民族和国家分享?”说这话的时候,习惯于安静说话的沈颢依然不动声色。“如果内心没有这种渴望和冲动就不应该进入媒体。否则要么很快就被淘汰了,要么做不出成绩来。”

不喜欢说话的沈颢如今有着越来越大的号召力和话语权。正如张小峰说的:“这种升级使得沈颢近乎清水般的力量得以蔓延,影响有志青年无数。”(文/ 陈 鸣)

 

编辑:知秋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