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堂、一院、湖畔屏风 连战主席青睐北大三地方?

    明日,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将访问北大,在北大办公楼礼堂演讲,并将在静园一院和未名湖北面的石屏风处短暂停留。不少读者疑问,北大这三个地方分别具有什么样的魅力,为何如此吸引连战先生的注意力呢?                                   办公楼礼堂

<v:imagedata

    办公楼礼堂是北大古典园林区最宏伟的建筑,是北大的管理枢纽,如今,北大的十多位校领导都在这里办公。办公楼二层的礼堂也是北大最重要的聚会场所,从北大西门进入,走过校友桥,经过华表,登上丹墀,走进北大办公楼的西门,被北大校方视为最崇高的礼遇。克林顿、施罗德、普京和许多重量级的超级贵宾就是走进这道门,在礼堂里演讲的。     北大是1952年从沙滩马神庙搬到燕园的。之所以叫燕园,是因为这里曾是燕京大学的校园。燕京大学在此从1926年到1952年并入北京大学存在了二十多年之久。办公楼礼堂是燕京大学的“主楼”,当年司徒雷登做校长的时候就在这里办公。1935年12月8日,“一二.九”运动爆发的前夜,学生们就是在这里聚集开会,发起这场爱国运动的。     该楼原名“施德楼”,1931年燕京大学校楼命名委员会曾命名为“贝公楼”,贝公和施德是同一个人,他曾担任燕京大学前身——汇文大学堂的校长,他逝世前曾把大量图书捐赠给汇文大学堂,现在在北京大学图书馆还能找到他签名的西文书籍。办公楼体量高大,歇山式加庑殿的屋顶,灰色筒瓦,红色半藏柱,斗拱彩画,古朴高雅又气势恢弘。                                   静园一院

<v:imagedata

    连战的母亲赵兰坤出身于沈阳的名门世家,1910年出生,毕业于燕京大学宗教学院服务科。赵兰坤女士在燕京大学读书期间就住静园六院中的一院。     静园四院(后来增加了两院)是当年燕大的女生宿舍。从整体上看六个院落十分相似:木制结构、雕梁画壁、花草弥园、古雅迷人,每年四五月间,门顶的紫藤萝缀满门楼,香气四溢。     六院不仅是女生宿舍,部分女教师也住在这里,曾任燕大教师的冰心先生曾回忆说:“那时四座称为”院“的女生宿舍里,都有为女教师准备的两室一厅的单元,还可以在宿舍里吃女生餐厅的”小灶“”。我们可以想见接受新文明浸润的女性相亲相敬融洽友爱的情景。但是男同学还是无法进入这片神秘的“紫禁宫”。     如今静园一院,是北京大学产业文化研究所,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会,中国人学学会,北京大学欧美文学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希腊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人学研究中心。     连战的祖父爱国人士连横临终前给赵兰坤留言,表示“若生男则名连战,寓有自强不息的意义”。出身名门、受过大学教育的赵女士在尊重公公心意的同时,又觉得“连战”的火药味儿太重,专门替他取字“永平”。 赵兰坤自1946年到台湾后,即开始运用她过人的投资智慧与眼光,处理连家的产业,帮助连战的父亲成就了后来的百万资产。

<v:imagedata

                     连战与母亲的合影(来源于华商晨报网)                                 未名湖北乾隆石屏风

<v:imagedata

    有消息说,连战先生在演讲完毕后将乘车短游未名湖区,并会在湖北的乾隆石屏风处逗留片刻。     位于水阴丘阳的四扇石屏风矗立在土丘中,周围石头环绕,石屏前有扇形的空地。走进石屏,可以看到乾隆御笔题写的两幅对联:“画舫平临苹(草头下频字)岸阔”,“飞楼俯仰柳荫多”;“夹镜光澄风四面” ,“垂虹影界水中央”。     这四扇屏风是圆明园“夹镜鸣琴”处的重要遗物,“夹镜鸣琴”位于福海的南岸,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1860年10月,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进行了一场无耻的抢劫,为了掩盖罪行,他们纵火烧毁“万园之园”的圆明园,这四扇屏风未免于难,伤痕斑斑。因此这四扇屏风既充满着中华盛世景象的美好印记,又是历史沧桑的见证。     这个地方眼界开阔,近可以俯察融融绿水,远可以眺巍巍博雅。如果连战先生在此幽思顿生,兴许写一首诗,留一个影必将会成为终生的美好记忆。

<v:imagedata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