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战与北大的渊源

2001年6月12日,英国牛津大学亚洲中心,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向牛津学生及一百余位台湾、香港及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发表演讲。适时,国民党正在为继续赢得“立法院”的多数地位而努力,当中国留英学生询问连战有没有可能到北京大学演讲时﹐连战强调﹐“从未排拒这种可能”,表示愿意赴北大演讲。 2005年4月29日,北京大学办公楼礼堂,连战在热烈的掌声中踏上讲坛红地毯,四年前的预言实现了。当连战与夫人连方瑀登上主席台时,挥动的双手迟迟无法放下,因台下的掌声太热烈了。连战开篇即说,“今天到北大,感到荣幸、温馨、亲切。”随后,连战发表了长达50余分钟的演讲,慷慨激昂,幽默睿智,讲话十余次被台下热烈的掌声所打断,有几次,连战不得不挥手示意台下暂停鼓掌。在北大,连战为何会如此饱含深情,如此亲切呢?原来,在家学、求学、教学的若干个重要阶段,连战与北大都有着难以割舍的渊源的。 连战之母赵兰坤女士于1930年得到辽宁私立坤光女学校校长汪祥庆先生的推荐于当年八月进入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宗教及社会学科专修学习,于1949年到台湾,现年96岁。在演讲时,连战就感触良多:“看到斯草、斯木、斯事、斯人,想到我母亲在这儿年轻的岁月,在这个校园接受教育、进修成长,心里面实在是非常亲切。她老人家今年已经96岁了,我告诉她我要到这边来,她还是笑咪咪的很高兴。”年轻时燕园曾经是连战母亲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而赵兰坤女士当年在北大生活的宿舍就是北大静园六院中的“一院”,现在是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所所在地,燕园的山水、草木与连战还另有一番情意,难怪在稍后参观一院的时候,连战望着一院里一棵古老的槐树一个劲地问陪同参观的北大老师:“这还是陪伴母亲当年学习生活的树么?”而当得知这棵树正是那棵树时,连战就坚持与夫人连方瑀在树下合影。想到母亲曾经在这里被培养,便对在场的陪同人员发出了感叹:“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啊,北大有这样优美的环境来培育人才真是难得啊!” 机缘巧合,连战在办公楼与北大校务委员会主任闵维方会面时,就见到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著名国际关系问题专家袁明女士。袁明四天前刚从美国参加完一个学术会议回国,随她回来的还有美国芝加哥大学著名的政治学教授邹谠先生的遗孀卢懿荘女士托袁明捎给连战的一封信和两张照片。照片是卢懿荘先生90华诞时在芝大所摄,算作回赠连战与连方瑀伉俪送给邹谠夫妇的回礼,连战夫妇的照片至今仍在卢先生客厅中悬挂。而邹谠先生正是连战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的导师,师恩难忘啊,难怪一见到卢先生的信连战夫妇赶忙起立。更令人称奇的是,邹谠先生在世时也是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的名誉教授,上个世纪50年代以著作《美国在中国的失败》一举成名,是北大尊贵的老师;连战师母卢懿荘现在是94岁高龄,也是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校友。卢先生人在美国,但始终心系两岸统一大计,此次在转给连战的信中更称:“为先生所做的大贡献深感骄傲,对先生的大眼光深为赞赏,邹谠先生在天之灵也会无限欣慰。”并在连战此次北大演讲之时向邹谠先生遥祭:“但悲不见九洲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言辞语切,甚是感人。 连战与北大的另一个渊源来自台大。连战1957年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后留学美国,1968年任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客座教授、政治研究所所长。在北大的演讲中,连战数次提到北大与台大正是大陆与台湾自由的先锋。而正是“五四”健将北大教授胡适之、傅斯年等将自由的种子从北大带到台大,台大内幽静的傅园、傅钟也是台大师生美好的记忆。台湾大学为参与争自由得自由的国家活动,而北大更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因此“台大北大,系属同源,相互辉映”。如今,两校学术交流频繁,联系越来越紧密,目前在北大就读的台湾学生就有260余名。 连战在北大的演讲赢得十余次热烈的掌声,学生们还自发在出校门的途中欢送连战,以至于连战在上车前不得不驻足向同学们挥手致意。 连战与北大又多了一层渊源。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