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大家谈资助】丁小浩谈学生资助与高等教育机会公平
日期: 2015-04-23  信息来源: 学生资助中心 新闻中心

【编者按】不断健全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加大财政投入,落实各项助学政策,提高学生资助水平,是促进教育公平和社会公正的有效手段。在北大学生资助中心成立10周年之际,学生资助中心与北大新闻网联合设立“大家谈资助”专栏,围绕“教育公平与学生资助”这个总的主题,邀请北大师生和校友分别就其中某一个话题开展讨论。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最近组织了“卓越与公平”专栏,引出了对高等教育高投入究竟值不值的话题。这实际涉及到了教育经济和财政领域一系列长期受到关注的论题,也和学生资助与教育机会公平等密切相关。在这一期,我们邀请到丁小浩教授就“学生资助与高等教育机会公平”这个问题分享她的看法和理解。

丁小浩,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主要研究领域为教育经济学、教育财政学。近年关注的研究问题包括:教育的经济价值、教育资源配置的成本效益分析、教育机会公平、教育与劳动力市场、校外教育补习、弱势群体继续教育模式等。

记者:我国高等教育办学经费的历史情况是怎样的?

丁小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我国高等学校办学的全部费用均由国家财政负担。那时候,高校不仅不收学费,还要拨出大量资金作为“人民助学金”,主要用来补贴学生学习期间的生活费。

后来,随着社会需求日益增加,高等教育规模需要大幅度扩张,单一财政支撑的高等教育难以为继。那是84年,国家决定招收一定数量的委培生和自费生。85年中央发了一个《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就说要改革高校的人民助学金制度,从这个时候开始,学杂费和培养费就改革了。1993年正式发布了《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把“收取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作为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的投资体制。

1997年,全国高校就开始并轨,所有新生上学都需要缴费了。另外就是,为了确保贫困家庭的孩子不会由于经济原因而被排除在高等教育系统之外,就需要建立并逐步完善着以“奖、助、贷、勤、减、补”为主要内容的资助体系。

到今天,我国的学生资助体系主要包括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国家助学金、国家助学贷款、学费补偿和贷款代偿、退役士兵教育资助、勤工助学、校内奖助学金、困难补助、减免学费、伙食补贴、校内无息借款,确保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顺利入学的“绿色通道”等多种形式相结合的资助政策。

记者:这就是说,高等教育投资体制就从单一的经费筹措渠道向多渠道转型了。

丁小浩:是的,多渠道投资体制除了应对高等教育旺盛需求下的教育经费紧张外,很重要的一个理念是为了实现更大的高等教育财政公平。改革开放后,我国高等教育系统实施的是严格的高考选拔制度,入学机会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考生的高考成绩来决定的。当然,高考成绩的高低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所接受的中小学教育质量。

记者:那这样,高等教育就可能出现很大的不均衡?

丁小浩:是的。与经济不发达地区及贫困家庭的孩子相比,经济发达地区及富裕家庭的孩子往往有更多的机会接受较高质量的中小学教育,所以他们在高考竞争的起跑线上往往优势较大。

如果高等教育经费完全由政府通过税收来承担,你想想,那就是少数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占有了大量的公共教育资源,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穷人在对富家子弟接受高等教育进行补贴。

实行多渠道筹措经费的投资体制后,即便政府投入高等教育的总资源保持不变,高教经费也会增加,这就意味着有更多的人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从而使公共教育资源能够惠及更多的社会成员,并且使得政府可以将更多资源向基础教育倾斜。因此,多渠道筹措经费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共教育资源在全体社会成员中的公平分布。

记者:人们非常关注的问题是,在实际中高等教育的入学机会究竟发生了哪些的变化?

丁小浩:理论上,多渠道筹措高等教育经费增加了高等教育经费总量,进而有更大的财力建立和完善各种学生资助体系,使得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中国学术界对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但结论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少有共识。这里争论不休的原因主要在于:其一,理论或直觉层面的探讨需要经验数据的支撑,但是数据会常常囿于局部的、区域的调查,缺乏代表性,因而结论的推广性不尽如人意;其二,对于机会均等的衡量指标不尽相同,例如不同的研究指标包括高校学生构成在家庭经济、家庭文化、城乡、地区、性别等等不同的方面,这些不同的指标反映的是不同的入学机会,且这些指标之间不可相互替代;其三,对于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层次定义不尽相同,例如多数研究不能区分入学机会在数量均等和质量均等上的差别;其四,对于机会均等研究的时间维度不尽相同。

实际上在世界各国,社会经济地位处于劣势的阶层在接受高等教育机会方面都不同程度地处于劣势。要实现严格意义上的入学机会与人口结构的一致性既不可能也不合理。因此探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随时间发生了哪些变化,则会更加有意义。

记者:那么90年代以来中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均等化程度都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丁小浩:我曾经利用数据对此进行过实证研究。结果是发现,如果不考虑高等院校内部分层的因素,则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其子女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都有了显著的提高,入学机会的均等化程度得到明显改善;但是如果考虑高等院校内部分层的因素,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有更倾向于经济背景好和社会地位高的群体的趋势。

记者:那对高等教育高投资究竟值不值?

丁小浩:人们对高等教育的教育方向的选择是受到毕业生在劳动力市场上获得的教育回报影响的。不同教育层级、不同教育类型人口在劳动力市场上供求关系以及经济发展和收入分配结构的一系列变化将会对个人教育收益率产生影响。

近年来我们研究了个人教育收益率的水平及其变动状态,发现从时间趋势上来看,1990年初至2000年中期中国的教育收益率呈现了显著上升的趋势,近十几年来教育收益率的变化并没有延续之前显著上升的走势,而是逐渐趋于平稳,甚至还出现了某种下降的迹象。这个结果折射了社会对教育价值的认可程度,是收入分配决定机制变革的结果和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晴雨表,同时也会深刻影响人们的高等教育选择行为。

 

※ ※ ※ ※ ※ ※ ※ ※

这一期,讨论的“学生资助与高等教育机会公平”这样一个话题,部分北大师生和校友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北大法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李婧一老师:结合我个人的工作体会,当下资助工作的一个突破口是实现从助人向育人的转化,不仅仅是给学生提供经济上的支持,更要促进机会上的平等与公平,尽可能为家庭经济相对困难的学生提供更多经济成本较高的第二课堂学习机会,全方位培养人才。同时,我们更应加强学生资助管理信息化方面的业务培训,提高工作效率,把学生资助管理工作引领到科学化、高效化、有序化的轨道上来,充分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实现学生资助管理信息系统的决策、管理、执行、协调、反馈等各项功能,力争把资助的资源效率利用最大化,助力教育公平的最终实现。

北大工学院博士研究生王绍鑫:学生资助有国家资助,也有社会捐助,有例如国家助学金等直接发放的,也有诸如勤工俭学等间接形式。资助制度对保障贫困学生获得平等入学机会,降低贫困学生辍学率,保障学生进行公平竞争并形成积极的人生态度有重要作用。

北大2014级校友、北京市十一学校教师杨小斌:学校所提供的各类奖助学金,不仅仅是一种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更承载了平等人格培育与呵护。一方面它为我的学业提供了物质的保障,减轻了家庭的部分负担;另一方面,它促进我去认知自己,努力走进这个社会,通过实践、回馈的方式去锻炼和提升自己,进而塑造完整、独立和自信的人格。

网友lian:如果没有对贫困学子的资助,我很难想象诸多像我一样来自困难家庭的学生如何可以到燕园求学,来到他们一直向往的承载着光荣与梦想的殿堂开启人生新的旅途。接受了学生资助的同学往往深知求学之艰,更加刻苦学习,并且常怀感恩之心,会以实际行动回馈社会。

网友:十八大报告中就明确提出“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的目标。在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今天,更好地落实教育公平正是当务之急,也是每一所高校的责任。

下期主要讨论“中国高校学生资助体系的特点与完善”这一话题,欢迎广大师生踊跃参与,可将个人观点发送至pkuzizhu@163.com。

专题链接:大家谈资助

编辑:江南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