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国奖风采】路漫漫兮,上下求索——记考古文博学院2012级本科生崔秀琳
日期: 2015-06-05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学生资助中心

【编者按】国家奖学金是由教育部颁发给高校学生的最高荣誉奖项,用于奖励在德、智、体、美等方面优秀的学生。2013-2014学年度,北京大学共有202名本科生、349名硕士研究生获得该项荣誉。他们普通,都是我们身边众多北大学子中的一员,充满朝气活力;他们卓越,有着自己的梦想并点燃别人的梦想,执着且不服输。日前,北大新闻网和学生资助中心联合设立“国奖风采”专题,集中展现部分国家奖学金获得者的故事和风采。相信每一位北大学子只要心中有梦,默默努力,始终坚持,定能实现梦想。

个人简介

崔秀琳,女,1994年生,山东人,考古文博学院2012级本科生。2013-2014学年绩点名列考古专业第一名,并获得国家奖学金。大学期间曾获北京大学“ESEC”奖学金、新华都奖学金。

 
2013-2014年度国家奖学金获得者崔秀琳

长发细眉,面若银盘,眼前这位姑娘不禁让人有几分想起红楼梦里的薛宝钗。古典气质与其专业也十分契合,北京大学考古系考古专业,兼修中国语言文学系双学位。

崔秀琳的家乡是山东省青州市,一个有着深厚历史积淀的古城。“我父母都是勤劳朴素的农民,从小他们就教育我,做事要脚踏实地、勤勉努力,承担好自己应尽的责任,一步一步稳步前行。”在这样的种态度影响下,经过高中三年的艰苦学习与奋斗,她终于实现中学时代的夙愿,进入北京大学,学习一直钟情的考古专业。

命运的选择: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说起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崔秀琳解释了漫长的渊源。“高中学习画画时,一次无意看到书架上有一本关于中国重大考古发现的书,因为无聊就拿来当睡前读物了,但是读着读着书的内容却深深吸引了我。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对河北满城中山王刘胜、窦绾墓里的殓葬工具——金缕玉衣的描述……”那时的崔秀琳看到的不是金缕玉衣的华丽精美,而是古人畏惧死亡,渴望长生、灵魂升仙的愿望,感叹起穿上金缕玉衣渴望肉体不腐的中山王刘胜最终也难免化为枯骨的命运。“关于生与死的探讨一直是人类孜孜追求的永恒命题,但是纵观历史的长河,没有人能逃脱死亡的命运。当时就觉得考古大概是一门透着刻骨苍凉与无奈的学问。”

她开始接触一些考古书籍和纪录片,逐渐觉得考古是一门很综合很有意思的学问。比如高考结束后,央视刚好在播出一部有关新疆鄯善洋海古墓群的系列纪录片,分别从墓葬群的发现,墓葬主人的身份,随葬品所见的社会经济形态,墓葬主人的人种问题及特殊丧葬现象,墓葬所属族群的精神信仰等角度介绍了一个在史书中没有任何记载却延续了上千年的古老族群的社会生活。“看完这部纪录片后,我就深深地被考古迷住了,很难想象通过对一个墓葬群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居然能复原出如此海量的历史信息,当时我就觉得,我要学习考古,通过考古去和古人对话,感受古人的社会生活。之后又看了一部南海一号沉船整体打捞的纪录片,更加觉得考古充满了挑战和魅力,于是报考时我就不假思索的地对招生老师说,我要学考古,其它专业都不去,就去考古。”

真正系统学习了考古知识后,她才认识到自己当初是在对考古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条道路,但是越学习越发现考古的无限魅力,对于当初的选择,一点都不后悔。某种程度上说,是命运的选择。

“当初报考的时候家人没有反对吗?”

“开始是反对的,因为他们觉得考古经常要下田野,还要与墓葬打交道,不适合女生,而且考古属于相对冷门的专业,也怕以后不好就业。”不过从小性格就比较倔强的崔秀琳坚持自己,并通过向父母科普考古的基础知识,让他们发现考古并非原来想象的那样。“我学习考古后,他们对考古的认识也在一点点改变。比如我妈妈,一开始极力反对我学考古,但是现在居然会去参观考古发掘现场,并且拍了车马坑的照片发给我,跟我交流参观心得,这简直让我受宠若惊。”

梦想的执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刚来北大时,崔秀琳是兴奋和喜悦的,但很快她发现了自己与更优秀同学的差距。“有位同学之前跟我说,在北大,我们旁边都是最优秀的同学,不落到最后一名就已经算不错了”。但她没有甘于这样的“优秀”,而是选择了比别人更加早起、比别人更加努力来比别人走得更远,并且发挥了自己从中学时代就有的“钻牛角尖”精神,遇到一个不懂或者不理解的问题就会浑身难受,然后想尽办法去搞明白,阅读很多典籍,向老师请教,在与问题较劲儿的过程中往往会有额外的收获。渐渐地,成绩有了很大提高,大二绩点排名专业第一名,专业课程均达到优秀。又因为对文学的兴趣,也考虑到以后从事历史时期考古必须要有扎实的文献功底,她选修了中文双学位。

她印象最深的是“古典文献学基础”和“中国古代文学”这两门课程。“古典文献学基础”是中文系古文献专业入门课程,从这门课中学习了很多与古代典籍的流传、辑佚、辨伪,以及校勘学、版本学、训诂学、目录学等各方面的知识,也深刻意识到古代典籍流传至今的不易。最难忘的是课上老师让学生们自制一本“古籍”作为期中作业。崔秀琳选的是制作线装书,从一开始手足无措到购置宣纸、笔墨、针线等材料,然后裁纸、画格、书写、装帧,到最后成书,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最后看到自制而且还配有漆老师漂亮批语和印章的《山海经存》线装书时,我心里特别有成就感。”“中国古代文学”授课的是中文系特别有名的“张夫子”——张鸣先生。“先生学问广博,为人幽默风趣有气质,给我们系统讲述了从诗三百到近代明清小说几千年的文学发展历程和成果。上这门课是我一周中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沉浸在古代文学之美中简直“无法自拔”。

除了读书上课,崔秀琳也走了很多地方,践行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信条。2013年夏天,作为文物爱好者学会的骨干成员前往甘肃省参加以“甘肃省文化遗产保护及利用现状调查”为主题的社会调查实践。参加北京大学学生资助中心组织的海南社会调查实践团,到遥远的海南调查当地学生教育与资助情况,宣传北大学生资助政策。2013年冬天,参加院团委组织的以“海滨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现状调查”为主题的日照文化遗产调查实践活动。今年夏天,又参加了文物爱好者协会以“少数民族旅游开发与文化遗产保护”为主题的贵州苗寨调查实践和以“青州市民族政策与民族关系调查”为主题的青州北城满族村社会实践调研。在这些远行与实践中,她觉得自己进一步开阔了眼界、锻炼了能力,了解到各地的风土人情,对学习的专业和即将从事的事业更是增加了认同感和责任感。

我不是古董:快乐学习,精彩生活

和大家对考古学的日常认知不同,崔秀琳觉得考古学习其实是一件很欢乐的事,是一门多学科综合又实践性强的学问。“大三上的田野考古实习是我们最具特色的学习经历,我们去年一学期都在陕西周原(周人的发源地),我们拿起手铲,在老师、技工的帮助下清理考古遗存,练习田野考古技术,从布方、发掘到整理资料,撰写报告,我们学习了全套的田野考古工作流程,也有很多令人惊喜的发现。”

学习之外,课余时间崔秀琳也参加了很多社团活动,从文物爱好者协会到轮滑社。另外她还喜欢话剧,先后在文化部做过剧星场务,在剧社参加过训练,也上台表演过话剧。喜欢画画,平时随便涂鸦,在考古挖掘现场还迷上了给老师同学绘制“肖像”。喜欢汉服,偶尔会穿上汉服和同学们外拍,还在湖心亭给外教们进行过汉服展示。

最后,记者希望她给师弟师妹开个“书单”。“我觉得平时老师推荐的参考书基本上就很全面了。我建议师弟师妹们去读各期段大家的作品,因为在无法甄别作品学术水平的时候,选择大师的作品是最捷径的选择,比如旧石器的裴文中先生,新石器的苏秉琦先生、严文明先生;夏商周的邹衡先生、李伯谦先生,后段的宿白先生。大师的作品往往能代表一个学科的发展历程和阶段成果,另外在其作品中提到的其他大家、名著也能作为我们甄别同时期学术研究者的索引。”(文/王康宁)

专题链接:国奖风采

编辑:江南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