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读书在前网络时代】王义遒教授谈读书: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期: 2015-06-16  信息来源: 青年研究中心(网教办) 离退休工作部

编者按:“大师身旁宜聆教,未名湖畔好读书”。大学原本是读书的好时节,然而在互联网发展的今天,你是否越来越怀念伴着鸟语花香读书的美好记忆——当我们我们越来越熟悉网络媒体、电子阅读,每天可以接收的信息越来越多,却惊觉手持卷本、思索品评的时间在越来越少。外物之味,久则可厌;读书之味,愈久愈深。在“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的背景下,带着对“信息爆炸”的困惑以及“浅阅读”的担忧,青年研究中心(网教办)、离退休工作部与新青年网络文化工作室共同推出“读书在前网络时代”专栏,由“北大新青年”微信平台的记者采访那些将读书作为一生志业的老教授们,倾听、传递、分享他们关于读书的故事和思索。本期推出对王义遒教授的采访,他向我们娓娓道来读书的个人经历与深刻体悟。

“我想读书当然是决定我生命的一件大事。”采访一开始,王义遒教授就赋予读书这样关键的地位。

80岁寿诞之际,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为王义遒出版了一本文集《雪泥鸿爪集》,书中一些篇目详细记叙了王义遒的读书经历。作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读书对于他的影响,大概就像是飞鸿在雪地上留下的爪印,虽然轻浅,但清晰可见。

 
王义遒教授

“看书就像听故事”

谈起自己的读书经历,王义遒说,自己小时候就是乱看书。“我记得我第一次读系统的书,除了小人书以外,大概就是小学四年级时,就看了《七侠五义》这一类的书,后来就比较上瘾了。”王义遒笑言,“《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看得非常仔细。就把“一百零八将”的名号,像什么“智多星吴用”啊,抄在本上反复背。所以我的历史知识大部分从那来的。从《封神榜》后,每一朝代的演义小说我基本都看了。”

有了小时候看演义小说的历史背景和知识积累,王义遒对于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除了后来第一志愿被录取的清华物理系,他还报考了北大的历史系和清华的中文系。“在上高中的时候,快要解放时,我就看了华岗的《社会发展史纲》,还有吕振羽、范文澜这样一些马列主义左派的历史学家的著作。我开始是对历史有兴趣,这些书使我开始对共产党有些认识。”

但是由于当时处在国民党的统治之下,看这些书会冒着很大的风险,王义遒还因此有过一次危险的经历,至今想起仍然心有余悸。“我记得中学时候有军训,宿舍有两排床,我就睡上铺,这儿(指床左上方)正好有个窗口,宿舍晚上熄灯,外面有灯光了,就拿书借着灯光看。有一天晚上,军训教官就闯进来,问我,你怎么晚上看书,就把我的书拿走了。拿走的就是华岗的《社会发展史纲》,后来我就想这下糟了,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可是禁书。所幸军训官比较好,把我叫过去,说,你以后就不要看这书了,我把书还给你,晚上熄灯要睡觉。我当时提心吊胆,十分担心被开除。”

尽管如此,对于当时想要探索社会、了解社会发展的王义遒来说,这次意外并没有使他放弃读书,反而更激发了他的阅读兴趣。“那段时间我就看了这些书,也看了一些《观察》《新中华》这样的杂志。政论性的东西比较多,费孝通就经常在那杂志上写文章,还有葛佩琦。”由于社会动荡,国民党统治黑暗,因此当时的青年人都十分关注社会,看的书也是跟随社会形势的。

“文理的纠结”

与现在的高考制度不同,王义遒当年所经历的高考是“全国统考”,也就是分东北、华北、西北、华东、中南、西南六大行政区考试,考生(除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武汉等大城市考生可报考全国各大学外)要去报考学校所在的大区参加高考。当时毛主席曾断言,随着经济建设高潮的到来,不可避免地将会出现一个文化建设的高潮,王义遒对此深信不疑,决心投身文化建设。

“北京是我国的文化中心,我一定要到北京上学,报考清华北大。”但是作为文理科成绩都较为优异的学生,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却犯了难。一方面,他的语文成绩不错,自己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大家听,另一方面,在看过一些科普读物,特别是曾昭伦写的《原子核原子能》,知道钱三强发现原子核“三分裂”的故事之后,他对原子弹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就觉得原子弹很了不起,所以就想要了解原子,知道我们中国也要有这东西。后来钱三强就到清华当教授,我就奔着他的名报考了清华的物理系。”

来到人才济济的清华物理系,身边的同学都非常优秀,这让王义遒感到有一丝力不从心。“我观察到别人做一道题可能就十几分钟,而我需要二十分钟或者半个小时。我就觉得自己天分不够。虽然高中时候学习成绩好,但是到大学这么多好同学,一比较就觉得自己大概就不是学物理的料。”在第一次考试当中,他就遭遇到了挫折。当时学校非常重视对于物理学基本概念的考察,也是借此打压一下学生的傲气和狂慢。“大概进去一个多月就考试了,相当于期中考试,我得了37分。也有考得好的,六七十,当然37分还算是中等的。第一次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从这之后,他对于物理学的热爱和信心在慢慢被动摇。今天北大学子中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入学时选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后来却感觉专业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因此有人会选择转专业、转系,王义遒也有同样的想法。同时,眼前就有一个成功的例子。“我所仰慕的语言学家朱德熙先生,他就是清华大学考进物理系然后再转到中文系学语言的。我就想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

在打算学习文学之后,王义遒也做了一些努力和尝试,自己写了一首充满感情的长诗,歌颂解放之后的繁荣建设景象。但是天不遂人愿,这首诗寄出之后并没有被发表,反而被退回到了他的手中。“那个主编跟我说,你这个诗啊写得很美,从语言角度来说,很有音韵感,念起来朗朗上口。但是从这里看出来,你的感情离工农劳动人民的感情有一段距离,还有一种小资产阶级的感情。你应该走进生产战斗的第一线深入生活。”这在当时给了王义遒不小的打击,作为长期生活在学校的学生,他的确距离工农生活很远,文风和感情也很难在一夕之间改变。“因为这不仅仅是写诗的问题或者感情问题了,是政治问题。我就觉得这东西太危险了,做文艺工作还有这样的风险,(我)还是离开是非之地吧,诗和文章从此以后就不再写了。还是老老实实学理科,不管怎样,扎扎实实总会有点成就的。”

而真正实现从“文艺青年”到“理科生”的身份认同转变,王义遒说,还有一个原因来自一本叫《文艺概论》的书。“我当时对写诗,对古诗新诗都感兴趣。(但是)这本书上就写了什么革命浪漫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啊,我就觉得把古诗什么的都扣上各种各样的帽子,非常无聊。我觉得像这样来研究文学的,文学的那种风雅就没有了。所以我就觉得研究文学太无聊了,一天到晚研究各种主义。中文系也不是培养作家的,不是培养写诗的,而是这样研究文学。”由此,他慢慢确定了自己的兴趣方向,坚定了学习理科的决心。

“梳理、记忆、巩固”

王义遒在小学的时候有过一段做图书管理员的经历。“就是把书整理起来,送到楼上去,帮人家管理。”在《总在忧患中》一文中,他写道:“我还自学了图书分类法,按照图书馆的样子,把家藏图书分类编了目。”这个习惯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近几年,由于工作繁忙,“没有功夫进行这样的工作,书架就比较乱了。”

王义遒做过两本读书笔记,“基本上是在接触到马列主义这些思想的时候,有一点体会,就觉得应该把它记下来。”但并不是所有的书都需要进行笔记整理,“看小说一般用不着,但是对于多少有一些理论性的东西,就需要进行记录和整理。”

 
王义遒教授

在书籍选择方面,王义遒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工作体会,建议大家“应该思想开阔一点,各种事物应该接触,这样对于人生也是一种历练”。

在做北大教务长的时候,他文理兼管,需要在教学科研、国家形势等社会科学方面有所了解,特别是关于教育方面,更需要深入地阅读和研究。“我自己是学物理的,对于教育方面应该说是门外汉,但是我既然作为教务长,我觉得自己就应该弄明白这些。”经过刻苦钻研,王义遒成为了教育方面的专家,并出版了几本关于教育的书。

对于大部头的书,王义遒建议,在成长过程中,必须要有一些整本看完的书。在学生时代打好基础,比较系统地掌握一些知识,尤其是在学术研究中,一些二手资料是不可靠的,必须要认真研读原始资料。

因为工作繁忙,王义遒平时不使用微信,尽量避免将时间花费在这上面。但他每天花一两个钟头去浏览网上的文章,“一些新闻啊,包括人家写的博客什么的,我自己也写博客”。因此对于现在的网络语言,他也非常能够理解。“年轻人希望有一点标新立异,引起大家的注意,这是人在发展过程中肯定要经历的一个阶段。处在弱势的时候,希望把自己的特点表达出来,希望人家来注意我,这样也是给自己增加信心。”但同时他也认为,这些语言并不能流芳百世,从本质上来讲还是不够成熟。“好多东西还是要经过凝练。”“看书的时候,从别人那里获取信息,了解别人的分析思路,但是自己的判断还是最重要。”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各色信息碎片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持卷提笔,或许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可能在我们的人生中留下或深或浅但真实可见的印记。

【人物简介】王义遒,出生于1932年9月20日,浙江宁波人。195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61年于苏联列宁格勒大学研究生毕业,获副博士学位。回国后一直在北京大学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曾任教研室主任、副系主任,国际无线电科学联合会中国委员会委员、副主任,中国计量测试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常务副校长等职。他是中国波谱学和量子频标领域知名专家。其著作《量子频标原理》在这一领域有重要影响,发表科学论文七十多篇,对中国波谱学和量子频标领域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