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好的时光——燕园生活小像
日期: 2016-09-30  信息来源: 新闻网学生记者 姜子莹

我走过,

春,

秋,

冬,

夏,

却走不过,

你的眼。

北大,永远的永远。再见的再见。

——题记

燕园四载,细细想来,记下的尽是些好的时光。那是在平淡的日子里燕园最寻常不过的小影小像。然而,那些寻常的草木、情节和画面,却让你无论在何时想起,都会不禁嘴角上扬,歪着头遐想上半天。末了,轻轻叹息,“要是能回去,那该有多好”。

这种好的时光可以属于一个人。春天里,柳絮最为繁盛的时节。燕园北边,办公楼前的草坪上,晚饭后,会有年轻的父母推着婴儿车散步。他们吹着肥皂泡泡逗孩子开心。孩子清澈的双眸,婴儿肥的脸颊,伸着胖嘟嘟的小手要去戳眼前那个圆滚滚的泡泡。泡泡飞高了,柳絮也飞高了。我一时忘了自己的年岁,忍不住追着泡泡跑,追着柳絮跑,一蹦一跳,想要抓住它们。孩子看得咯咯地笑。我以为自己是个大孩子。一切都那么梦幻那么美好。夏的清晨,起个大早,阳光还没来得及没过屋顶,只是弥漫着微白的光。六七点钟,一个人打燕南园走过。夜雨湿透的空气还有点闷,一丝凉意沁在皮肤上。槐花落了一地。细碎的鹅黄浅绿浸泡在水里。年老的苔痕点点的石板路,微微有点滑。最好踩着槐花走,软软的,不会滑,还能听到窸窸窣窣的摩擦声。看家护院的老大爷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地踱着。他带着红袖套。收音机里放着声音嘶哑的京戏,他一板一拍,跟着哼哼。不时提起扫帚,刷去路面上连片的积水和槐花。抬头见有人来,咧开嘴笑着,用地道的京腔吼一声:“早啊,您!”燕南园很静,除了老大爷,还有几个晨读的学生。你只想徜徉在这份难得的安静中,沉浸在这好的时光里,不被打扰。冬的黄昏,天已是黑沉沉的。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桌上堆着看不完的书本和做不完的习题。心里有点堵得慌。忽然,你听到极细微的声音——是叽叽喳喳,摩挲地面和轻快弹跳。低头一看,一只小麻雀正在书桌脚间一跳一跳。你好奇地俯身去看,它也不怕,黑眼珠盯着你叽叽喳喳。心柔和了起来,感到通透而舒畅。

好的时光可以是两个人的。或许是春光明媚的早晨,两个人到园子里,找了蔷薇花下拍照。嫌诗意不浓,男孩使劲摇那株蔷薇树,蔷薇花簌簌落了下来。女孩掬起一捧带露的蔷薇花,男孩拾起那些细碎的花瓣洒在她的头上,一下子有了花仙子的模样。春风撩人,撩起女孩的长发。蔷薇花镶嵌在男孩自行车的车筐上、链条上,洒得漫不经心。或许是凉风习习的夏夜,两个人下了课一起回宿舍。男孩骑着自行车,女孩坐在后座上,轻轻倚在男孩的背上,发出有点疲惫又很满足的轻轻的呼吸声。清凉的月色透过树叶,筛下星星点点的光斑。你会以为这就是最浪漫的事。或许是一场冬雪过后,在未名湖边,见到一对老夫妇在赏雪。风起吹落枝头的积雪,恰好落在老妇人身上。老爷爷探身弹去她发丝间的雪花,动作轻柔的,含情脉脉的。你会想,“白头偕老”大概就是这样吧。

三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有好的时光。夏末的一个傍晚,三个好友在校园里漫步,走累了就在宿舍楼下的长椅上坐着谈天。路灯为他们设下一个完美的光圈。正是核桃成熟的时候,大个大个的核桃藏在高高的树梢,一晃一晃馋人的眼。其中一人提议趁夜色里打核桃,分着吃,另外二人齐声附和。也许因为没有长杆,也许因为怕扰了宿舍楼里沉睡的人,也许因为担心被开除学籍,他们最终也没能吃上一口核桃。晚上回去痴痴地做梦,梦醒之后的一个星期里还在痴痴地想。多大多好的核桃啊!任何一个深夜,只要有兴致有饥饿感,宿舍四人约了,就步行到西门撸串吃烤翅。热气腾腾的串,热汗淋漓的脸,热火朝天的聊天。吃罢,四人又挽着手,一路上唱歌,玩闹,大笑,那样肆意地挥洒着青春。回到宿舍,仍然兴致勃勃,各人在被窝里窝着。有人开了一瓶啤酒很豪爽地咕咚咕咚喝下,一边吐槽最近的烦心事;有人在一边瞎起哄瞎掺和;有人在一边静静地听。上到人生哲理、生活感悟,下到鸡毛蒜皮、日常见闻,远到国际热点娱乐八卦,近到班级事务宿舍纠纷,无所不包,无所不谈,所包即所谈,谈起则兴致勃勃、不知困倦,不知困倦则通宵达旦,通宵达旦则贪睡晚起,贪睡晚起则迟到旷课。迟到旷课又如何?老师大学奈我何?四人戏称“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生活散漫,废寝忘食,这才是P大的精神!

忘不了,燕园里那些好的时光。

我走了,

带走了,

带不走的回忆。

——后记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