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深度|五四交流会上的面孔】魏坤琳、肖艺能、李雨晗:懂自己,懂世界
日期: 2017-05-18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编者按】2017年5月4日,北大迎来建校119周年校庆日。在这样特殊的日子,60余位北大师生登上百周年纪念讲堂的舞台,在“守正创新 引领未来:讲述——北京大学建校119周年‘双一流’建设推进交流会”上,通过视频呈现和现场讲述的方式,分享他们的北大故事。这是当下的北大:从学术到教育,从校园建设到北大情怀,他们将北大发展全景呈现;这也是未来的北大:他们放眼世界、展望明天,发出了北大人响亮的声音“守正创新,引领未来”。本网精选在五四交流会现场和视频中出现的学者和同学们,通过他们的讲述展示北大人的风采。

 
讲述现场

魏坤琳 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

今天我想谈谈在北大教学和学习的个人体验。让我从一张大脑图片开始:

这些脑区是所谓的“社会脑”,也就是我们大脑处理和人打交道的部分,你会发现它们占了大脑皮层(包括皮层下结构)的很大一部分。为什么我们的大脑要花这么多的资源来对“人”的信息的处理?

因为我们的生活都是在社会中完成的,同样我们的学习和教育也是在人和人之间交往完成的。

人类知识的传递的确很多是通过书本、教材、视频音频来完成的,这些在心理学中被称作外显性知识,是能够用语言来清晰表达的知识。

但是,更多的知识传递是通过人所处的环境来完成的,包括人和人面对面的交流。

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创新的中心、学术的中心就集聚在世界上几个地理区域。

因为书本可以教给你的东西,写得再全面再成体系,也不能代替写书本的学术大家和你面对面的交流。特别是他们的做事风格,学习风格,他们的思维方式,做科学探索的思考方式,他们碰到挫折时如何应对,他们对待真善美的态度,这些都不在课本里面。这些知识,是人类的内隐知识。

我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多的脑区来处理社会信息。

北京大学就是学习内隐知识最好的地方。在校园内,我们可以与不同背景、文化、经历的人一起学习和交流,聆听和体会学者与大师的心得和智慧,实现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拥有世界的眼光和胸怀。

这样的学术、学习、教育的环境,提供给我们最好的学习的土壤。从本科的第一学期开始,学生可以选修各种专业的完全不同的课程,可以直接和每个学科最顶级的学者直接提问和对话,可以申请加入最前沿的实验室投身于科学探索。

同样,这个环境里面,如果你的同学和你的老师们,有的在科技行业引领一代浪潮,有的投身社会领域推动制度变革,有的进一步钻进科研领域在人类智慧史上留下足迹,这些同辈的压力时刻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同样,这样的同侪压力会让人不甘堕落,拼命地努力奋斗。这是北大给我们的每一个人的鞭策,也是内隐知识,

这些都不是课本甚至是在线课程可以提供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线课程即使集中了世界上最能教书的老师的视频和课件,也没法和置身于顶级大学的教育体验相比较。

伟大的大学永远不会在竞争中落败,因为优秀的、上进的、充满理想的人聚在了一起,去学,去教,去探索。

 
魏坤琳

肖艺能 法学院博士生:

感谢魏老师的分享,我们就是在这片最好的土壤里成长起来的。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成长体验,(也是我们的北大故事)。大家好!我是法学院博士生肖艺能,我用了八年时间在这里发现我的热爱。

八年前,我通过奥赛金牌保送化学学院。因为有奥赛基础,所以很快就进了课题组做研究。当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经常一个人泡在实验室通宵做实验样品,期待好的结果,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我那时真的很沮丧,孤独和挫败感迅速击碎了我的科研梦。其实我当时是很不服气的,因为我当年是揣着诺奖梦保送化院的,没想到自己的梦想这么不堪一击。所以,从那时起,我就萌发了一个想法:要做改变下一代人的科学教育。希望能用我们这代80后90后的热情去激发00后心中小小的科学梦,让他们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大大地生长,大到可以对抗科学路上的孤独和挫败。我知道仅凭热情是远远不够的,我的知识结构还太单一,而且我也只有一杆枪。所以,我选择保研到法学院读知识产权,换个视角研究下科技创新,也让自己文理兼修。为了做儿童科学教育的创业,我还旁听了学校开设的创业课,在这里特别感谢张海霞教授,这位信息学院的任课老师给我这个法学院的旁听生热情的鼓励和支持,她说:这个园子容得下一个爱科学、懂法律、做教育的创业者。读博期间,我也认识了一群来自各院系的创业小伙伴,这下终于不是一杆枪了。北大八年,我用了前四年发现自己的热爱,用了后四年热爱自己的热爱。这就是我的北大故事。

 
肖艺能

李雨晗 元培学院本科生:

大家好,我是来自元培学院的大四学生李雨晗,政治、经济和哲学专业,俗称PPE。

我是个特别喜欢动物的人。从小就立志要当动物饲养员。这个梦想在进入北大前就实现了,我去动物园当了一年的志愿者,当时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清理粪便,各种各样的。

后来进入北大,来到元培,自由的在全校选课,除了PPE之外,我还修了不少生命科学学院和城市与环境学院的课。与此同时,我也开始了新的寻找。我并不知道人生的下一步在哪里。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喜欢动物。我加入了北大流浪猫关爱协会,负责给流浪猫找家。两年,我们一共送出去了42只猫,很累很开心。后来我被学校选中,公派赴巴黎政治学院交换,并参加了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讲述中国青年保护鸟类的故事。在那里,我发现,我的声音可以被世界听到,或许可以改变什么。

直到大四,我走进了一门神奇的课堂——《保护生物学》,并相遇了吕植老师。我发现,对动物的关爱不仅仅是爱好,也可以是一项事业。而且我的专业背景,政治经济哲学恰恰可以帮助我从人类社会的视角去解决动物保护中遇到的问题。

吕老师问我:“雨晗,你为什么想干这一行?”我说:“因为我喜欢动物。”这是我唯一和全部的答案,但我知这并不够,我缺少对领域最切身的了解。今年,我收获了哥伦比亚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我决定不去了,我要去青海的三江源,去亲历第一线的保护工作。朋友问我,“你有没有想过条件会很艰苦?”我说:“有,到时候强行适应一下就好了。”

北大这四年,我定义了自己的PPE。PPE stands for 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 it also stands for People, Planet and Environment. 感谢北大,让我发现了自己的热爱和未来。

 
李雨晗

相关链接:守正创新 引领未来:讲述——北京大学举行建校119周年“双一流”建设推进交流会

专题链接:119周年校庆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