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大学堂”讲学计划】美国著名汉学家康达维教授来校讲学
日期: 2017-12-06  信息来源: 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

应北京大学“大学堂”顶尖学者讲学计划的邀请,美国著名汉学家、华盛顿大学荣休教授、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康达维(David R. Knechtges)于2017年11月21日至11月29日到访北京大学。访问期间,康达维教授在北大发表了四场系列学术演讲,参加了一场学术会议和一场师生座谈会。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人文学部、国际合作部共同承办了此次活动,光华教育基金会提供资助。

康达维教授是美国著名汉学家,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荣休教授,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曾担任美国东方学会会长。他长期从事汉魏六朝文学研究,并取得卓越成就,《剑桥中国文学史》的《东汉至西晋》部分就出自康教授之手。此外,他还著有大量关于汉魏六朝文学的专著和论文,其相关论文已结集为Court Culture and Literature in Early China一书,2002年由英国Ashgate出版社出版,现已有中译本,名为《康达维自选集·汉代宫廷文学与文化之探微》,2013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康达维教授对汉赋尤其钟情,他曾凭一己之力将梁代昭明太子萧统所编《文选》中赋的部分全部翻译成英文,堪称西方汉赋研究的巨擘。

 
康达维教授作演讲

11月21日下午,康达维教授的首场讲座在北京大学人文学苑1号楼108会议室举行,讲座由北京大学中文系杜晓勤教授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吴光兴研究员、北京大学中文系程苏东副教授作为与谈人参与讲座。本场讲座的题目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的荒城之幽思、怀古之幽情”。讲座围绕中国古典诗歌中常见的一类题材“怀古诗”展开,康达维教授首先指出“废墟”主题经常在中国古代怀古诗中出现,并梳理了北美汉学界有影响力的相关研究,傅汉思(Hans Frankel)教授、宇文所安(Stephen Owen)教授、巫鸿(Wu Hung)教授等都对此有所阐发。曾经繁荣之地已成腐朽衰败的现场,使得诗人以之作为历史的教训抑或是历史的镜像来反思过去。他比较了古汉语中“丘”“墟”(虚),指出《左传》中已提到了“夏墟”“殷墟”。“殷墟”与中国历史上第一首有名的荒城主题的诗歌——微子的《麦秀歌》有关,另有《毛诗序》所认为的怀念周国都之作《黍离》。但这二者的成诗时间仍有争议。中国古代文学中更为确切的“废墟”主题的诗歌是曹植的《送应氏》,诗中的“废墟”是指洛阳城。康达维教授强调,他认为中文中“废墟”(ruin)应意为虚无的所在(empty space),但曹植诗中的废墟不是虚无的,只缺失了以前的建筑物以及居住者。这种缺失被杂草填补了,也就是“荒”的本义。其后有张载《七哀诗》用“芜秽”描绘北邙山上的坟墓。“芜”字也体现在鲍照的《芜城赋》之中,宇文所安教授的英译本中也将“芜”译为“长满杂草的”(weed-covered)。康达维教授指出《芜城赋》中“芜城”是指古扬州,即广陵。康达维教授用丰富的历史地理学知识考证了广陵的历史以及《芜城赋》具体创作时间。他认为《芜城赋》很可能是鲍照在公元440年或451年,而非459年写下的。这正是康达维教授与曹道衡教授不谋而合得出的结论。康达维教授还回忆起1988年与曹先生第一次见面讨论该问题的场景。讨论环节中,评议人吴光兴总结了康达维教授治学重视史料的特点为“穷源尽委、竭泽而渔”,赞扬了康达维教授一字一句翻译的治学态度。程苏东则指出古代成为首都的城市既是幸运也是不幸的。在王朝灭亡后,曾经的政治之城成为了诗歌之城。吴光兴、程苏东又补充了大量诗歌史上的案例,更充分地揭示了怀古诗的特征。

11月23日下午,康达维教授发表其系列讲座的第二讲,此次讲座的题目为“欧洲与北美洲的中国中古文学研究”。北京大学中文系张沛教授主持了该讲座,北京大学中文系李鹏飞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蔡丹君博士参与了对话。本次讲座主要围绕“欧洲和北美洲研究中国中古文学的历史”展开,康教授首先回顾了法国最早翻译和研究中国中古文学的学者和诗人,即德理文(Le Marquis d’s Hervey de Saint-Denys)(1823-1892)和Judith Gautier(1872-1942)。其中,德理文侯爵翻译了唐诗94首、李白诗24首和杜甫诗22首,成为继法国著名汉学家儒莲之后又一位卓有成就的汉学家,对法国汉学影响深远。其次,康教授讨论了欧美汉学家的研究成果,包括英国的卫利(Arthur Waley)(1889-1966),奥地利的赞克(Erwin Ritter Zach)(1872-1942),以及康教授求学时的两位老师德裔卫德明(Hellmut Wilhelm)(1905-1990)和美国的海陶玮(James Robert Hightower)(1915-2006)。此外,德裔美籍的傅汉思(Hans Frankel)(1916-2003)、马瑞斯(Richard B. Mather)(1913-2014),美裔法籍侯思孟(Donald Holzman)(1926-)以及法国的桀溺(1927-2014)等汉学家,也都在讨论之列。其中,赞克将李白、杜甫、韩愈的诗歌以及《文选》大部分诗歌翻译成了德文,成绩斐然。卫德明教授的父亲卫礼贤就是一位著名的汉学家,受家学的影响,卫德明先生对中国中古文学十分着迷,他著有《嵇康及其<养生论>》《孙绰与其<喻道论>》《石崇与其金谷园》《唐太宗的诗》等文章,专门探讨中古文学等一系列相关问题。海陶玮先生的博士论文《韩诗外传研究》被康达维教授称为“迄今为止研究《韩诗外传》最优秀的一部著作”。讲座最后,康教授简短讨论了近年来出版的英文和法文辞书。讨论环节,李鹏飞结合自己研究的小说领域,谈及了相关的西方研究传统;蔡丹君认为康达维教授对西方汉学传统的梳理十分有益,为中国学者系统了解西方汉学传统具有指导意义。

11月27日下午,康达维教授发表其系列讲座第三讲,本次演讲由北京大学中文系傅刚教授主持。该讲座的主题是“《昭明文选》东亚、欧美传授史”,《文选》是中国现存最早按文体编纂的文学总集,康教授曾以一己之力翻译了《文选》中赋的全部作品,成为西方赋学研究中的执牛耳者。此次讲座围绕《文选》在海外的传授史展开,康教授首先介绍了《文选》在中国的研究史,接着又简要介绍了其在日本、韩国的研究情况。8世纪之前,《文选》就已经流传到日本,不少重要钞本都在日本有所保存,其中以《文选集注》残本最为重要,其中收入唐人评注大部分已在中国亡佚。《文选》在韩国也具有崇高地位,李氏朝鲜王朝曾命徐居正监修《东文选》,该书乃是仿《文选》体例编纂的朝鲜文学总集。随后,康教授又简述了欧美《文选》学史,尤其是英国学者韦利、奥地利学者赞克、美国学者海陶玮三人对《文选》研究的贡献。最后,康教授简短介绍了自己在研究《文选》过程中的心得体会。傅刚教授对康达维教授的演讲作了简要总结,他认为康教授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将东西方研究《文选》的成果梳理得如此清楚,可见其对学术史的掌握程度,而康教授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与其长期的潜心研究密不可分。讨论环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范子烨研究员认为康达维教授的讲座内容丰富、启发性极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陈君副研究员将此次讲座归结为三点:一、一部经典的形成,注释的作用不可忽视;二、《文选》这部经典凭借自身的美丽实现了“经典的旅行”;三、《文选》的研究史完美诠释了所谓的“文化回流”。

11月29日下午,康达维教授发表了第四次讲座,也是本次系列讲座的最后一讲。本次讲座题目为“国际汉学和多种外语研究的范畴”,清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马银琴教授主持了此次讲座。康达维教授认为西方汉学是近数百年来出现的一种学术新传统,它的最终定型或是在清朝时期,这个时间段与清代的“汉学”大致相同。作为以多种外语进行研究的一门学术,汉学家除了需要通晓中文之外,也要精通多种外国语言,例如英语、日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等等,如此才可以更好地进行研究工作。从16世纪传教士在中国的活动开始,汉学就开始萌芽发展,直至今天已经蔚为大观。康达维教授着重谈论了他所熟知的两位德籍汉学家卫礼贤博士和他的儿子卫德明教授,而后者正是康教授的大学老师。康达维教授结合自己的求学经历,详细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在卫德明教授的引导下,一步步走向研究中国古典学的道路。最后,康达维教授着重谈及当代中文学术著作翻译成西方语言的重要性,他举了三个例子,其一是龚克昌先生汉赋研究的英译本,其二是北京大学《中华文明史》的英译工作,其三是新近出版的英文本《先秦汉魏南北朝世界汉学资料汇编》(四册),在这些例子的讲解中,康达维先生分享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讲座现场

康达维教授此次“大学堂”讲学计划系列讲座受到了广大师生的一致好评。作为西方老一辈汉学家,康教授的治学风格和理念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者十分接近,他们都秉持立足文献进行研究的原则,所以他本人对文献资料的编纂工作十分重视。通过这四次讲座的交流与对话,中西方学者互相加深了了解,相信这对将来的汉学研究和西学研究会产生有益的影响。(文/中文系孙玲玲)

专题链接: “大学堂”讲学计划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