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毕业季·青春故事】我与北医的故事
日期: 2018-07-06  信息来源: 医学部

编者按:又是一年毕业季,在北医这所100余年的老校园里,总是能看到穿着学位服的毕业生们,将他们灿烂耀眼的笑容定格在一张张相片上。相片背后,是他们一起欢笑、一起歌唱、一起奋斗、一起成长的日子。现在,这些日子都化作零碎的星星,点缀着多彩的青春纪念册。

本期【毕业季·青春故事】,新闻网转载北医官微学生团队对毕业生们的采访,与读者分享北医的青春故事。

 

我与北医三院的故事

这次毕业季推文主题是“我与北医的故事”,让我想起一年前参加三院演讲比赛,主题即为“三院故事”。杨老师帮助患者老熊克服心魔重返生活的故事获得满堂喝彩,演讲的题目引起了每个医务工作者的共鸣——“康尔身,复尔心”。选择康复作为自己的毕生事业,其身心康复、注重功能、以重返生活重返工作为最终目标的理念令我振奋。

八年时光流转,自己和周遭在似水流年中渐渐明晰,努力的意义也愈发清晰。与三院和康复的故事大幕拉起,带着北医导入基因的烙印,我们更大的舞台上见。

——张元鸣飞 2010级临床医学

我与北医Tweed教室的故事

Tweed中国中心位于北大口腔医院正畸科,由于正畸研究生的理论大课、病例讨论课、组会等常常都安排在这里,我们也习惯称她为“Tweed教室”。无论是研究生同学第一次面试,还是八年制同学第一次进科做自我介绍,这里都是我们进科后的第一站。

从模型分析到粘托槽,从弓丝弯制到病例讨论,从经典方丝弓到直丝弓,从传动技术到隐形技术,从头帽J钩到种植体支抗……她见证着我的每一步成长。特别是毕业这一年,我们在这里一起写论文,为盲审而忐忑不安;一起做病例册,回忆临床中的糗事八卦;一起做重叠,吐槽不在同一机器上拍的片子如何可比;一起修模型,分享哪家砂纸最好用的秘密……在这间小小的教室里,我们在最难熬的时候互相打气、互相搀扶。

临床考核的前一天晚上,在这里,我们把精心装托的模型摆放好,把患者治疗前后的照片贴好,面对着一排排自己几年来的“心血”,内心有着无比幸福的成就感。

这里是求学的起点,亦是学生生涯的终点,但她满满的荣誉墙似乎在提醒着我们:作为北大正畸人,永远要砥砺奋进、勇往直前,才无愧于先辈们的努力。

——杜仁杰 2010级口腔医学

我与北医实验室的故事

故事的第一部分,叫从无到有。

还记得是刚进实验室的萌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第一次看到各式各样的实验用品和仪器的心情是兴奋的,第一次拥有自己的bench仿佛是拥有了自己的小天地。第一次把实验计划从纸笔上,到分子中,细胞里去展开探索,经过缓冲液取液器酶标仪等等的“打怪升级之旅”,最后成为全世界独一份的实验结果。这样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恰恰是科研的魅力所在。

第二部分,叫重复造就卓越。

科研路上,实验室既是战场,也是港湾。很多人会误会,做实验就是在几平米的实验室里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也许有些枯燥单调的事情。但在“重复动作”中,在导师的指导下,在同学的陪伴中,却充满了温情和勇气。会一直记得导师创造的宽松严谨的氛围给我们展示自己的能力,会一直记得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身边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总是第一时间出手相助,会一直记得实验室让我从懵懂轻狂变得成熟稳重。在无数次的重复实验中,我们越发严谨,只有如此,才能够切实推进科学的进步。

最后一个部分,叫永远未完成。

结束一个实验,证明一个假说,总结一个课题,发表一篇文章,如是这些,都是下一段探索旅程的起点。科研没有终点,而实验室就是每个博士生硕士生生涯的起点。

感谢我所在的实验室,在人生中最珍贵的青春中留下了满满的回忆,也欢迎更多的师弟师妹们,一起参与到北大医学基础研究的事业中来!

——许柏森 2010级基础医学

我与北医树华楼的故事

夏天应该是湛蓝的海,油绿的树,细碎的阳光,绵绵的云,轻轻的风,一个充满感动和难忘的季节。太多幸福的、感动的、难以忘怀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个时候,七年前的夏天我意外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学校,三年前的夏天我下定了要学卫生政策的决心,来到了北京大学中国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所在的位置,医学部西南角一个安静的小楼——树华楼。

在这个三层的小楼,我经历了自己过去七年最充实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从确定自己的毕业课题到完成它,足足两年时间,从看一万篇文章的系统综述开始,再到清理四个月的数据,最终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在树华楼发生了太多难忘的故事。习惯了夏日清晨办公桌窗前投来的阳光,也习惯了冬日凌晨回宿舍时寂静主干道上的冷风。这段日子,我重新认识了自己,也感谢自己,让我明白只有努力的人生才不会缺少幸运。树华楼有很多可爱的人儿,这里的每一位老师都学识渊博,不仅悉心指导同学们如何做学问,还教会我们如何塑造自己独立的人格;这里的每一位同学身上都闪耀着光芒,与他们一起讨论课题,一起辩论,一起吃饭,哪怕业余一起打牌的时光都让我感到快乐和幸福。和树华楼这场短暂的华丽相逢留给我的除了记忆还有财富,我将会带着它们开始自己新的篇章。

——王丹 2011级预防医学

我与北医逸夫楼的故事

传说每所高校都有一栋邵逸夫先生捐资修建的“逸夫”楼。各个高校逸夫楼的功能不尽相同,而矗立在北医校园内的逸夫楼是一栋教学楼,医学僧的修行便由此开始。

身在校园,走出宿舍,如果不是去食堂和实验室,那我一定会去逸夫楼。我这个人很奇怪,在宿舍是看不下去书的,也不爱去三、四、五教之类的大教室,想学习的时候就会去逸夫楼。一进逸夫楼心里就会觉得特别的踏实,那效率自然也就是极高的。我喜欢去逸夫楼的三层,因为三层有能出温水的饮水机,口渴了直接灌上就能喝。至于选择学习的教室,我不会提前去查哪个教室空闲,从来都是随缘,如果偶尔教室有人预约,我自会识趣的收拾东西转战他处。

在逸夫楼待着,我会特别踏实。想打印课件,就去一层的打印店;困了,就去咖啡厅买一杯咖啡;饿了,也能在自助贩卖机找到补给;想出声朗读,中庭和楼梯间都是很好的地方。都说医学生苦,医学生也确实苦,“刷夜”一词在别人那可能代表着娱乐,但在我们这一定代表着学习。我是做不到通宵不睡觉的,但每当临近期末,学习到凌晨的日子也不在少数。逸夫楼不通宵开放,我学习也是不看时间的。到了要关门的时间,逸夫楼会响起萨克斯名曲“回家”和Beyond的“光辉岁月”。每当我听到这两首曲子就知道今天的任务该结束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关上教室的灯,踏实地离开,因为我知道明天还会来。

私下里我们给逸夫楼起了个小名叫“if楼”。本科生涯,我喜红在逸夫楼看书学习;研究生阶段,我喜欢在逸夫楼看文献设计实验。总之,我在逸夫楼的时候,心里就是纯净的,踏实的,毫无杂念的。

临近毕业,我与逸夫楼的故事将要告一段落,但有人离开,就会有人加入。医学生与逸夫楼的故事不会停止,逸夫楼给人的踏实感也不会消逝。

——彭光华 2012级药学

我与北医生化楼的故事

生化楼东侧走廊尽头的教室,即是北医三教,平时人不少,考前无虚席。相比于其他学科,医学知识较为晦涩和琐碎,需要积累在平时,而号称“学部”的医学部学霸诸多,因此平时的三教亦不乏有诸多学霸预习、复习和看文献的身影。况且,医学课的考试本身就比较难,所以不管平时基础如何,考前突击复习仍是必要的,那么对于医学生来说,刷夜便成了考前的家常便饭。

犹记得大二至大四的那三年,自己一边承担着学院的学生工作,一边修着经济学的双学位,再加上本专业医学课又比较多,所以在时间上显得捉襟见肘。与几位固定的学友发微信,往往不需要任何客套,上来便问“三教约嘛”,而他们的回复往往也都极为简练,以一个“好”或“约”字作结。晚上九十点钟,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安排,走到三教中后方靠窗的位置坐下,书包随意地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教室里也大抵都是些面熟的脸孔。我静静地回想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理一理手中的工作,写一写要交的作业,准备一下后续的考试,而这似乎也成了我大学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刘淙 2013级医学英语

我与北医篮球场的故事

时光飞逝,大学四年匆匆过去了,期间有很多精彩,很多喜悦,也掺杂着如今即将离开的不舍与难过。

北医的生活,是纯粹医学生的生活,无论哪个学院哪个专业的,都难逃生理生化、内外妇儿这些座“大山”;无论是哪对恋人,都是在自习室里共同奋战,加深感情的;也无论是哪一位同学,内心都有“厚道”二字,秉承着医者仁心。

我在北医的这四年,北医的篮球场一直在变化。球架在变,球场的位置在变,打球的人也在变。得益于天翼(医学实验班2011级一位学长)的努力,北医的球场开灯到晚上11点,晚上8点到11点球场天天爆满,各个学院的同学,学习累了,都会三五结伴来球场锻炼下身体。由此,北医开始举办夜场4对4比赛。这个比赛可以说集天时地利人和,比赛打得精彩,看球的人也多,比赛的故事也多,每支球队,每组对手互相之间都有着场上场下的各种“恩怨情仇”,但也都是“相爱相杀”。今年这个比赛停了,因为我们北医在建设综合体育馆,相信到2019年,我们的比赛,会上升到新的高度。

北医的球队更是一个有爱的集体,球队里有大一大二的学弟,也有博士四年级的学长,大家一起训练打球喝酒吃饭,不亦乐乎。球队战绩不错,大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每次聚餐喝的酒,也就越来越多。北医的球队有着很好的传承,一级又一级学长的毕业,一年又一年学弟的加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北医球队的精神一直在延续。

北医的球场上有很多的故事,我很庆幸是其中的一部分,多年以后再回到北医,再感受北医的球场,也一定会有现在青春的感觉。

——李清良 2014级护理学

我与北医咖啡厅的故事

刚来北医时,第一次知道北医有咖啡厅是从同学的朋友圈中:精挑细选的角度拍上一杯咖啡,再配上一个文艺的滤镜显得极有格调。当我放下手机兴奋地赶来时,看着逸夫楼一层摆在电梯前的七八张桌子确实感到和想象中有差距,有点“小确丧”。没想到大学四年间在这个小小的咖啡厅里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相信所有北医的同学都曾有过在咖啡厅鏖战PBL、大创、美赛等等的经历,在此我想讲两个不一样的视角。

大二时我作为院学生会分管外联的副主席承担起了为学生活动募集赞助的工作。每当有赞助商来学校洽谈时,咖啡厅的一方小桌就成了最佳的“谈判桌”,在这里我遇到过情怀回馈母校的校友、主攻校园市场的销售甚至还有响应双创热潮的大学生。曾为一两千元的额度争执不下,也曾听前辈们讲市场、讲人生。现在回想起,由衷感谢他们能够包容经验不足的我,感谢他们对学生活动的支持。

大四时,我和几个小伙伴基于自身的医学专业背景和所看到的一些问题,成立了聚焦前沿医学技术转化的创业公司MedFinance。初创时公司没有工位,咖啡厅就成了最好的“会议室”。从早期的商业计划书再到一个个活动的策划与执行,我们在咖啡厅中度过了无数悠长的夜晚,因此我们戏称公司基因中“充满了美式咖啡与焦糖玛奇朵的味道”。如今,公司终于有了自己的场地,并成功打磨出了产品和商业模式,稳步向前。

这几年北医的硬件条件不断升级,可以买到咖啡的地方也越来越多。但使我无法忘怀逸夫楼咖啡厅的,是我在那里所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和他们的情怀、拼搏与梦想。

——李柄桦 2014级医学实验技术

我与北医德园的故事

北医的校园不大,食堂也不多,平时吃饭无非就是跃进厅、德园和清真,大一的时候德园还不是德园,大二装修后的德园重新开业之后就成了我最喜欢的食堂。每次上课后饥肠辘辘的时候只想点一份蜜汁鸡扒饭,每天从医院实习回来从食堂打包回宿舍一份砂锅方便面,还有炎炎夏日里“救命”的一碗冰镇绿豆汤、每个睡到九点的早上依然可以吃到猪肉玉米包、和好朋友最喜欢一起点的麻辣烫和香锅,吃饱喝足到水吧和热情可爱的小哥点一杯蜂蜜柚子茶,还有世界杯期间和同学们边看球边吃小龙虾……

对于每道菜的回忆不仅仅是它的的味道,更多的是在繁忙学习生活中祭五脏庙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或许德园的味道不及校外的餐厅,我们也常常吐槽这一道菜好咸那一道菜好贵,但是十年后,这些吐槽也是我们在这里生活过的证明和回忆呀!

——何渼波 2014级医学检验技术

结束语

漫长的告别,是青春的盛宴。北医,是梦想开始的地方,毕业梦想不会止步,每一位在这里学习和生活过的学子都带着满满的收获去追寻自己所求,所梦,所想。毕业了,我们不说青春散场,因为梦想正从这里拉开帷幕。(医学部宣传部)

 

文章转自北京大学医学部微信公众号,照片由毕业生提供。

原文链接:毕业季 | 我与北医的故事

 

编辑:山石

责编:麦洛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