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校长教授们连鼓四次掌,总理在北大讲了啥(根据录音整理)
日期: 2016-05-02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特稿

编者按:2016年4月15日,李克强总理考察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召开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53所在京的部属、市属、民办高校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李克强在会上作重要讲话。

“东西文化、荟萃一堂”就是把人类文明成果为我所用

教育改革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抉择。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强调教育优先,教育是我们国家发展的基础,关系民族的未来。30多年前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同志复出后抓的第一件重要改革就是恢复高考,这实际上开了我们国家后来改革开放的先河。

正是由于这一战略决策,我们培养出了大批人才,包括留学生。今天我在清华、北大的一些学院、实验室和骨干教师交流,他们大多都是国内本科毕业后去国外留学,带回了很多国外的前沿知识、技术和理念。我在清华校史馆看到清华的校歌,其中有一句话叫“东西文化、荟萃一堂”。“东西文化、荟萃一堂”就是把人类文明成果为我所用,结合中国国情加以吸收并发扬光大。

中国这30多年来改革开放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有人说是“人口红利”。的确中国人十分勤劳,但中国人同时又富有智慧。我们正在推进经济转型升级,这就需要“勤劳+智慧”,需要更多依靠各类人才。

中华文明几千年生生不息,根本在于重视教育。大家都知道,我们历史上许多圣贤,以孔子为代表都是教师。《论语》实际上是一部讲学录。老子也说过,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有人解释说,“师资”这两个字就是从老子那儿来的。因为有了“重教”传统,中华文明几千年来才得以不断发展,薪火相传。

到了现代,“重教”仍然是我们的传统。我去年去东北考察,在一个建筑工地上看到一个农民工,50多岁了,穿着现在可能街上已经很难买到的解放鞋。我问他,你来这儿打工多久了?他说两年了,但从来没离开过这个工地,因为希望多加班、多挣钱。我问挣钱要干什么?他说,孩子考上了四川大学,要把钱攒起来供孩子上大学。我又问其他的农民工,很多人最主要的也是给孩子攒钱,尽力让他们能够接受较好的教育。

大家想想看,中国几亿农民工,很多人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而外出打工。如果说这是“人口红利”,那么正是“重教”传统,实际上推动形成了中国近几十年高速发展的“人口红利”。

大学不仅是推动国家发展的动力,也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

现在我们把教育摆在优先地位,这是全社会的共识。在偏远的乡村,最好的房子应该都是村小学;我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高等教育每年培养700多万大学毕业生,还有400多万中专生。这些方方面面的人才,就是我们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最大动力和潜力。

必须清醒地看到,高水平教育是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体现。世界经济强国,无一不是教育强国。这些国家之所以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都是因为有发达的教育作支撑。譬如美国,上世纪70年代高等教育普及率就已经超过50%;我们的周边国家日本、韩国,上世纪90年代也超过了50%。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在“十三五”末达到50%。中国要跨入发达国家行列,就必须从过度依靠自然资源转向更多依靠智力资源。

大学不仅是推动国家发展的动力,也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我们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要通过发展教育,尤其是发展高等教育以适应世界经济形势迅猛的变化,适应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中国经济要持续保持中高速增长,跃上中高端水平,社会要不断进步,都需要加快发展高等教育。

我们一方面会继续扩大高等院校入学率,提高年轻人的受教育水平;另一方面,还要通过加大教育投入,提高教育质量。

提高贫困学生入学比例,这不仅是体现公平,更是促进公平

高等教育要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创新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当今世界各国的竞争,事实上是创新的竞争。中华民族是一个富有创新精神的民族,所谓“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现在我们要推进国家发展、经济转型、社会进步,同样必须依靠创新。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怎样才能实现创新驱动?我觉得根本力量就蕴藏在亿万人民群众中间。

我们现在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就是要把亿万群众的创造力激发出来,让所有人都有上升通道。刚才北大、清华的同志汇报,他们落实国务院要求,逐步增加贫困家庭学生入校比例。如果每个人,不论贫富都有平等发展的机会,可以把自己的创造力充分发挥出来,大家想想看,13亿人形成的力量将不可估量。

有哲人说,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高贵。这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质和特点。所以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提高贫困学生入学比例,这不仅是体现公平,更是促进公平,同时也能更多激发创新活力。

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吃完早饭就去图书馆抢座位。刚才去清华大学图书馆,学生们说现在还在抢。为什么?因为学习的氛围很重要。无论是来自富裕家庭还是贫困家庭,大家都能在一起竞争、碰撞,那就会激发创新。所以高等教育要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强有力的支撑。这是责无旁贷的。

学校要办出特色,要注重培养学生创新意识和能力

对学校来说,培养人是最根本的。要塑造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实践能力,同时还要有精神追求,这些都与创新紧密相连。

我们在创新、尤其是原始创新方面还比较薄弱。所以刚才在北大数学科学学院,他们告诉我报考基础数学的人在增多,我感到很高兴,这是一个好现象。我们要逐步从引进消化吸收、集成创新,真正走向原始创新,这就要求基础科学知识必须打牢。

人文学科方面也是如此。比如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前面还有“天行健”、“地势坤”,要全面去理解、去认识。中华文明当中有很多基础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汲取。我上午还看了“清华简”,里面记载了战国时代的数字,比阿拉伯数字要早近千年,但是很可惜,我们没能走向世界。

大家可能读过威尔斯的《世界史纲》。他说,其实中国人很有发明能力,比如“四大发明”,但很多发明的理论成果没有走向世界。所以通过基础研究来培养创新能力非常重要。要注重培养学生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意识,开展启发式、讨论式、探究式教学,激发学生丰富的想象力。

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注重增强学生的实践能力,培育工匠精神,践行知行合一。现在一部分国人喜欢购买国外消费品,当然我们需要给消费者更多选择的权利,但我也希望他们最终能够认可中国消费品。现在到了中国制造向“中国质造”发展的阶段了,必须沉下心来,全力推动中国制造迈向中高端。

我们提倡培养学生创新意识,同样学校也不能都是一个模式。我很赞赏大家刚才在发言中提到的,学校要办出特色,要注重培养学生创新意识和能力。我们的部属院校、地方院校,还有民办学校都应当办出特色。有人说多样化是创新的动力。如果都是一个模式,那这个世界就失去了丰富多彩,也就很难激发真理的“越辩越明”。学生有开阔的视野,能够掌握更多的知识,不断碰撞思想火花,才能真正形成创新意识。

大学要重视一流学科建设,不一定都要建成综合性大学

刚才几位同志发言都讲到了高等院校改革。高校要有自身改革的主动性,同时也需要改革的良好环境和条件。

国务院出台了方案,推进“双一流”、“双一百”建设。当前要抓紧出台促进一流学科建设的具体措施,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予精准支持。我今天在清华、北大看了一些重点学科的科研成果,很受鼓舞。上世纪90年代我去哈佛大学参观,他们雄心勃勃在攻克癌症难题。我今天在清华生命科学学院看到,他们选取的是阿尔茨海默病等大脑疾病,在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领域取得了全球领先成果。还有北大的国家发展研究院和经济学院、光华学院,也都有抱负向更高目标挺进。

我觉得,要从中国国情出发,大学要重视一流学科建设,不一定都要建成综合性大学。所以我们下决心,教育部要拿具体计划,支持100个世界一流学科建设,不仅提供资金支持,还有政策支持。今年的预算已经做完了,不行的话就从总理预备经费出。舍不得金弹子,打不了金凤凰。我们支持一流学科建设,但你们一定要建成在世界上有竞争力的一流学科。

简除繁苛,给学校更多办学自主权

建设一流学科还应该实行动态管理机制,给予更多政策空间,这就要加快推进高等教育领域的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凡高校能够依法自主管理的,相关行政审批权该下放的下放,要抓紧修改或废止不合时宜的行政法规和政策文件,破除制约学校发展的不合理束缚。简除繁苛,给学校更多办学自主权。

现在条条框框太多了。我也在学校工作过,不过那时候管得好像更死,要盖个房子,别说几层楼了,厕所是几个坑,都要有关部门审批。要好好捋一捋,各有关部门要把权力真正放下去。不让各个学校有必要的办学自主权,怎么有条件占领学术研究前沿阵地、建设一流大学?

今天我们就定下来,就是要放权。下一步要进一步细化,组织调研哪些领域还要放权。有关部门回去查一查,都有这样管得太死的文件。大学要建一个重点实验室,相关部门在打架,你说一层楼,他说二层楼,最后学校无所适从。还是要从国家利益出发。政府部门只负责方向性管理,可以采取抽查或第三方评估等方式,但一定要给学校必要的办学自主权。

国家需要人才,但人才需要社会应有的尊重、地位和尊严

我们要充分调动广大教育教学和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刚才大家在发言中谈到学术和行政的“双肩挑”,这本来是我们的一大特色,现在反而成了难题了。所以我们要出政策,纯行政人员和“双肩挑”人员不能一概而论,对教学科研人员不能视同行政人员管理。我多次说,政府要过紧日子,老百姓要过好日子。我们政府的工作人员担任公职,就要有奉献精神,但对教学科研人员,经费管理方面要出台符合教育科研规律的政策。

北大数学学院纯数学的研究经费,“人头费”不到30%。这不合理。纯数学用不了多少设备,主要靠大脑。这不是逼着他们不搞纯数学,不安心坐“冷板凳”吗?

所以我们正在协调,科研经费管理办法要因学科不同而改革。我们大学的“人头费”比例太低,这个必须要改,不然很难吸引一流人才,更难调动人才的积极性,激发创造活力。国家需要人才,但人才需要社会应有的尊重、地位和尊严。

还有教育部门的同志跟我介绍,说教授一定要有一个职务,只有处级、司局级才能享受某种待遇,否则就不行。这搞颠倒了!我上北大的时候,老教授住的是燕南园的两层小楼,学校的主要负责人都住在朗润园,是一般公寓。我们当然可以考虑教授怎么分级别,但教授没有行政头衔就不能享受相关待遇,这是什么规定?

积极提携后进,为青年教师施展才华创造更大舞台

我今天承诺,我们要出三个文件:一个是关于争创一流学科建设的文件,一个是通过简政放权给高校必要办学自主权的文件,还有一个就是经费使用上更加合理调动教学科研人员积极性的文件。我们教学和科研人员也应该享受中关村股权期权激励政策。

我今天到清华、北大两所学校看了看,让我高兴的是,一些研究团队平均年龄都在40岁以下。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一定要有这个胸怀,积极提携后进,为青年教师施展才华创造更大舞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形成青蓝相继、人才辈出的局面。

我们培养学生,学生又培养更年轻的学生,一代一代成长起来,我们教育强国的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中华文明就一定能够灿烂辉煌。

编辑:山石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