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那山,那水,那人
日期: 2012-01-13  信息来源: 《北京大学校报》副刊

乐山者仁,乐水者智。我 想,若一座城市,有山又有水, 即是莫大的幸事了。

我和我的同伴们离开池 州已有时日,而小城的山水, 却总使人魂牵梦绕,难以忘 怀。在梦里,有时,我还会与她 们相遇。

每一座城,每一处水,每 一座山,每一寸土地,都曾发 生过故事。池州也是。山山水 水,乃天工率性而为、自然而 发,却因着人的一牵一挂,而 成为唐诗宋词里的韵律词牌, 摇曳生姿。

一千年前的一个多雨时 节。谪仙人袭一身白袍,骑一 匹快马,辗转于青山绿水之 间。劳顿多日,前途未卜,诗人 黯然神伤。那绵绵细雨点染多 情山水,于苍山野岭间,一道 白练从天而降。诗人惊诧,赶 紧勒马驻足凭眺。与天地浑然 一体的水纯白丰沛,波澜不 惊。与天接,有瑶池仙子的高 华飘逸,又吞没广袤大地,带 着英雄猛士的壮志豪情。眼前 之水,不再是桃花潭水深千 尺,也不是秋浦河上强作愁, 它触动了诗人最敏感的神经: 心里牵挂的是千里之外的朝 廷还有脚下的芸芸众生,向往 的又是逍遥游与广陵散。诗人 吟咏道:水如一匹练,此地即 平天。耐可乘明月,看花上酒 船。这人是李白。

池州的水,我是知道的, 以平天湖为最美。我的住处就 挨着她。我万分好奇:那湖里 的一汪绿碧,果真如李白所 言,敢与天齐吗?正如月光底 下看美人,雨中看湖甚好。七 月南燕天,等雨也不难。那一 日,带着点点细雨,我一个人 寻到平天湖。在这幅天公信手 点染的泼墨山水画之间我看 到了她———我的眼前全是水, 白色的、蓝色的、浅绿色的,交 杂着,流淌着,翻滚着,汹涌 着,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那些 属于水的生命力的浪花一刻 也不曾停歇,用力撞击着岸 头。) 白的骨头砸到泥土的古 铜色皮肤上,澎湃不已。这等 的豪迈和顽强,使人联想起共 工和颛顼两个王者之间有关 荣誉有关尊严的搏击。远处, 白色的水覆盖住白色的天际, 紧紧包裹成一团,我一时看傻 了眼,竟也不知到底是先有天 还是先有水:这水是从天上来 的,还是天斗不过水,才画地 为界?一千年前,李白眼中的 水是如此这般吗?想到几天 前,正在平天湖边打造滨江环 湖的工程师以自豪的语气向 我们一一描述未来城市时的 情景:明天的池州城将由平天 湖等水系连接起来,形成城在 山水中、山水在城中的城市格 局。水,成为滋润城市的大动 脉,也成为人和城连接的纽 带。眼前,风呼呼吹着,银白 色的湖水呼啸着、奔涌着,发 出生命的呼喊与渴望。它比 谁都更希望征服四方,打造 它的八方视野。天地相容,湖 水为媒,再造胜景,气魄平 天。

隔着与水一色的天空, 我远眺苍山。我曾一鼓作气 地爬上过齐山,只因为岳飞 曾在此驻马。我也曾痴迷于 神秘的民间文化,在大山密 林之间努力寻找古老的傩戏 和隐藏在那神秘面具背后的 文化盛宴。我也曾惊诧于佛 光笼罩的九华山下的小桥流 水农家,原来大慈大悲的菩 萨可以和黎民百姓融合得如 此完美。想来,今日所谓的不 可捉摸,在当年是理所当然。 今日所称颂追捧的文明,不 过是本真生活状态的现实一 种。且慢,那缠绵古道上,正 说不尽相思苦,女词人李清 照与丈夫赵明诚话别,却从 此阴阳两相望,隔帘听人笑 语。于青山翠帐之间,多情多 才的昭明太子垂爱于山、水、 鳜鱼,因着太爱,才肯把身体 魂魄交予这片土地。官场失 意的杜牧在一个雨天去山中 野村寻酒,牛背上的孩童用 手一指,从此杏花春雨江南 美酒闻名。

最爱在池州问路。问一 句,很认真地答你,脸上始终 挂着毫无防备的笑,童叟无 欺。诚恳的背后是当地人淳 朴善良的品性,是人与人之 间相互的信赖和关怀。一千 年前,操着外地口音的李白 杜牧问路时是否也被当地百 姓的淳朴和善良打动过?不 防备人的亲热、下班后走在 街上的熟识感,还有乡音、朴 实的人和美好的品质,统统 注入这山水之间,化作了这 城的灵动。一座城市的美不 光光是因为有山有水,更重 要的是人。

离开池州那天是一个多 云的天气。我坐在车里,默默 与它作别。在这里的时日不 多,但足以铭记。窗外,水渐 渐远去,就只有连绵不断的 山。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池 州不单单只有水,更有山。那 些山平日里不显眼,唯有离 别时,才发觉他的美。就像是 一个忠实的男子,生生世世 守护着这座宁静的南方小 城,守护着平天的水,守护着 水孕育出的生命、繁荣和文 化。

而山、水、人之间到底是 一种怎样的关系呢?想必每 座发展建设中的城市,都无 法回避这个问题。一方水土 养育一方人,城因人而灵动。 人是山水之美的雕刻师,更 应该是文化之美的缔造者。 昔日的狄奥尼索斯大剧院, 以天然的山水风光为演出制 造出一道自然的背景,于是, 理性和辩证主义式希腊文明 诞生。神韵与哲思兼备的华 夏文明发源于源远流长的黄 河流域和崇山峻岭中,那些 石头泥土垒砌的城墙经不起 岁月的打磨侵蚀,但留在城 里的文化却不会灰飞烟灭。 它会被一代代的人保留和传 承下去,以精神的象征来指 引后来的人继续前进。山水 乃文化之底蕴,经人手打造, 化为城市的内涵。我想,有山 有水的池州在发展的同时, 也应保留和形成属于自己的 文化底蕴和城市魅力。唯有 形神兼备,方可流芳百世。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 的铭记。正是那些隐藏在山 水之中的人的故事,才使得 山山水水更加美丽。昨天的 池州,因着它们而动人。今天 的池州,也在说着新的故事。

作者为北大对外汉语 教育学院08级硕士生宋文婧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