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穿行圆明园
日期: 2018-04-03  信息来源: 马克思主义学院 李少军

春天

遗址上的花开了

山峦上桃花怒放

玉兰开在空中

随微风颤动

残壁处迎春鲜艳

巨石下冒出无名花朵

野菊贴着地面疯长

老得发黑的古树

奋力吐出朵朵白花

春回大地

废弃园子也有生机

春夏秋冬

四季轮回

年年岁岁依旧

明清更替

江山易主

从北向南

一路横扫

血雨腥风

血沃的土里长出花朵

撬开历史河堤

激流滚滚向前

大水过后土地更肥

康乾盛世如流星划过

绽放在历史天空

一个家族动用国家力量

祖孙三代

用150年时间移天缩地

建成万园之园

惊现世界

强盗的一把火

楼台宫殿付之一炬

熏黑的石头

哭泣了150年

诉说自已的辉煌与不幸

 

春夏之交

雷声大作

暴雨如注

渴了一年的大地

喝得烂醉

站立不稳

影影绰绰

清晨

醉醒的园子

雾气从遗址升起

飘荡在圆明园空中

山峦树木时隐若现

宛如一首曲子

随时间流逝变幻旋律

马路上奔驰的汽车

不曾改变它的节律

日出东方

阳光闯入树间

洒满园子

云雾散尽

新的一天

游人不断

抚摸遗址上的石头

三 九州清晏

槐花满地

紫藤从地上爬到藤架

花束垂在空中

这里曾是皇帝睡觉的地方

担心远方的骚乱

搅扰自己的美梦

期盼九州清晏

两位皇帝在此一睡不醒

辞世人间

葬到很远的山里

该来的总会来

西方的船坚利炮

扣开沿海大门

一次次闯入神州大地

一位皇帝由此逃到承德

另一位听政的女人带着孩子逃往西安

骚乱动乱起义直到

革命

皇冠落地

宴席掀翻

共和了

如今

遗址上耸立着纪念碑

那是民国政府为纪念“三一八”而修建

九十年风雨

碑体完好

碑文清晰

烈士名字深刻在碑上

冰冷

但坚硬如石

四 鸿慈永祜

在一片旷野里

生长着几棵槐树

树枝上有鸟巢

鸟鸣声使这片旷野显得孤寂

这就是鸿慈永祜遗址

从北注入的水源

似小河般围绕遗址流淌

流水声里似乎听到昔日喧闹

从北大西门的华表麒麟上

能读出安佑宫的气派与宏伟

那年秋天

强盗的那把火

把这座宫殿

连同躲藏在此的宫女太监工匠

三百条鲜活生命

化为灰烬

日落西山

阳光落在这片旷野上

仿佛昔日燃烧的烈焰

映红天空

秋天

旷野生长的小菊花

像繁星布满天际

五 福海

从百姓到皇帝

总有人期望

福如东海

从百姓到皇帝

总有人期望

长生不老

羽化登仙

历史翻过一页又一页

有时是喜剧

有时是悲剧

更多的则是闹剧

这是福海

圆明园最大的水域

泛舟湖上

天蓝而高远

秋天有雁群掠过空中

留声无迹

蓬莱仙岛

静卧水中央

周围建筑全毁

留下台基和几块倒地巨石

从东岸向西远眺

西山像屏风立在湖前

湖光山色

让人心旷神怡

福如海

人如仙

这是建造者的梦

梦总会有醒

梦总会破灭

奋斗出幸福

劳动创造美

冬日福海

水结为冰

我曾踏冰登岛

这是圆明园唯一未被烧过的净地

岛上生长着古树

枝上筑满鸟巢

这是乌鸦过冬的圣地

黄昏鸦群飞至

树枝上像结满黑色果实

在乌鸦叫声中

仙岛仿佛是块墓地

仙气荡然无存

2008

北京奥运

举世瞩目

绿色奥运

不仅是口号

更是行动

整治后的圆明园

以遗址公园新貌

迎接世界宾朋

遗址轮廓清晰

花木茂盛

野鸭成群

天鹅长住

白鹭齐飞

遗址化为生态公园

观鸟的人们结成协会

在此守侯四季的飞鸟

一年四季节

春夏秋冬

从早到晚

从老人到孩子

自由穿行于遗址上

记住

这里有过辉煌

记住

这里有过劫难

这是民族的伤痕

强起来的民族

不忘居安思危

——于2018年3月30-31日凌晨1时

(作者李少军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文链接:穿行圆明园

编辑:山石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