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沉痛悼念杜珣先生
日期: 2018-11-02  信息来源: 谢玉娥

杜珣老师走了……

2018年10月28日12时,北京大学教授杜珣先生于北京病逝,享年87岁。

杜珣先生出生于1932年1月29日,祖籍河南省博爱,1953—1956年先后在清华、北大读数学专业,1956—1959年在北大数学力学系数学研究生班学习,留校任教,讲授过高等数学、微积分等课目,出版有《现代数学引论》《数学物理方法》和《连续介质力学引论》等数学力学著作,1997年退休。自20世纪80年代起,杜珣先生致力于中国古近代妇女文学作品的搜集、整理、教学与研究工作。1994年开始,率先在全校开设“中国古近代妇女文学史”公共选修课,编选、出版了《中国历代妇女文学作品精选》,退休后又义务开选修课5年,之后全力转入大型妇女文学选集《阆苑奇葩》与《闺海吟》的资料搜集、整理和编选工作。为筹措出书经费,他节衣缩食,长年在学校食堂吃饭,在那间书房兼卧室的“斗室”里辛勤劳作。2012年,《阆苑奇葩》与《闺海吟》作为“弘扬中华妇女文化丛书”姊妹篇由华龄出版社先后出版,杜先生将书无偿地赠给有关图书馆和研究者,并将自己积累数十年的文献珍藏捐赠给妇女文化博物馆,还在北京、西安、开封等地义务为一些高校学生做“中国历代才女的风采”学术报告,传递妇女文学的薪火。杜珣先生为搜集、整理、保存、承传我国古近代妇女文学作品和弘扬、建设中华妇女文化,建设中国先进性别文化做出了不凡的建树。

杜珣先生在河南大学讲学(2013年10月24日)

杜珣先生与学生交谈(2013年10月)

在此,谨以下文,表达一位后学、妇女/性别文化研究者对杜先生的悼念和敬意,缅怀杜先生的丰功伟业。

 

三十年辛苦不寻常

——杜珣先生新编《阆苑奇葩》与《闺海吟》评介

河南大学 谢玉娥

2012年,由北京大学杜珣教授所编、作为“弘扬中华妇女文化丛书”姊妹篇的《阆苑奇葩》和《闺海吟》由华龄出版社先后出版[1][2] ,这套270万字的大型妇女文学选集丛书的面世,对我国文学爱好者和研究者来讲,无疑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编者为搜集、整理、保存、承传我国古近代妇女文学作品和弘扬、建设中华妇女文化做出了不凡的建树。

《阆苑奇葩》是中国历代妇女文学作品的一个精选本,选收先秦到五四运动之前共1415个女作家的3287篇作品。选取标准为内容健康,艺术上具有特色,且题材丰富、风格不拘。编者既注意收录像李清照、秋瑾等名家之作,也不埋没那些虽名声不显、但有意义的作品,且不完全以艺术水平的高低决定取舍,以便在更广阔的层面上反映古代妇女创作的总体面貌与成就。针对学术界历来对清代妇女文学很少重视和研究的现象,编者正视现实、突破惯例,收入了较多的清代妇女作家作品。全书正文各大部分以时代排序,每部分开头对妇女文学的总概况作一简略介绍,下列每位作家作品。鉴于唐至辛亥革命前后的五个部分人数较多,以作家姓氏的汉语拼音字母排序,便于查寻。所编作品体例,有作者简介、正文、注释和评说几项。作者简介包括:姓名、字号、生卒年或时代、籍贯、父和夫的姓名、职位,本人特长和著作等项,本着求实的原则如实撰写,不知者缺略。生卒年都改用公元纪年,连姓氏也没有留下的以“无名女”代之。“评说”因篇幅所限共有830则,体现了编者的文学欣赏眼光与批评标准。书末列有被选作品所出自的文献书目共378种,文献序号与正文作品标题后括号中的数字相一致,方便检索查对。

《闺海吟》上下两卷计180万字,是编者积30年之功力搜集、编选而成,共收中国古近代才女8600余人,每人选取一首代表作,体裁不拘,但限于篇幅,对诗、词、曲、联以外的弹词、小说、剧本、散文等其他体裁都只摘取一段或几句。作者排序首先以时代分,唐、宋、元、明、清及辛亥民初,作者以姓氏的汉字拼音第一字母为序,同一时代的作者在目录中以数字标出序号。作者下面附有小传,作者介绍尽量依古籍中原有的叙述,生卒年有许多是编者根据有关专集的序、跋和正文中提供的信息加以推算得出。据统计,除去信息量极少者外,全书有自传资料的作者约4000余人。书后附参考文献共717种,附有“才女称谓首字检索表拼音首字索引”、“才女索引”,在每一位才女索引后面标有作者所处时代和在该书正文中的排序号。

总览《阆苑奇葩》与《闺海吟》,在我国妇女文献出版史上可谓史无前例,在为我国古近代妇女文学创作的光辉成就被发现、被展示而感到震撼、振奋之时,不得不为完成如此巨大、浩繁工程的编者杜珣先生表示由衷的赞叹、感谢与敬意。编就此书,可谓功在千秋,用在长远,具有不同凡响的价值与意义。

首先,作为一套大型的妇女文学作品选集丛书,所收作家及作品的数量均超出了以往出版的各种古代妇女作品选集,叹为观止地充分展示了中国古近代妇女文学创作的概貌,为读者提供了一套有代表性的可以阅读、鉴赏的妇女文学作品读本。我国古代女作家作品长期以来未受到学术界应有的重视,除少数在文学史上有记载的,如薛涛、鱼玄机、朱淑真、李清照、顾春、秋瑾、吕碧成等有专集见世或见之于文学作品选本外,大多数女作家的作品都湮没无闻,散落于各类古籍文献的边缘或缝隙中,很难被发现也很难查寻到。但今天,通过《阆苑奇葩》和《闺海吟》便可轻而易举地得到所需要的资料。犹如百川归海,编者将一大批散乱的、名不见经传的数千名古代女作家的作品仔细搜寻、认真梳理、合理编排并汇聚成书,一册在手,所有被收入该书的均可在此一一找寻,便利而省时。因此,这套丛书的问世,不啻于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方便实用、储藏丰富的妇女文学专题“图书馆”,开辟了一处绚丽多彩、美不胜收、令人流连忘返的文学百花园。

《阆苑奇葩》与《闺海吟》也是一套方便、实用的大型专题工具书,具有多种文献资料检索功能和可资利用的信息资源开发价值。利用该书目录,可以方便、迅速地查检各时代妇女作家的传记资料和被选作家的作品名称、代表作;在作家小传栏目,可根据有关资料了解某个作家的创作概况、作品数量和传播信息;利用书末附录的“参考文献”,可以去发现、查阅作家未被收录的其他作品;可以选取某个时代、某类作家或某类作品做专题研究。两部书结合起来互为补充,前者以“作品精选”为要,后者以作家数量为胜。《闺海吟》兼具中国古代女作家人名“大全录”的性质,是至今收录古近代妇女作家数量最多的一部书,书末所附“才女索引”既可检索某个才女的代表作,也可以比较探讨“才子”与“才女”的不同。可以根据研究课题的需要从作者的籍贯分布、家庭出身、婚姻、节孝、寿命等方面进行各类才女专题统计分析,研究古代才女们独特的生活与创作经历、创作特点、创作成果及作品的刊刻、保存与流传。可以进行男女作家的创作比较,研究古代妇女文学的传统,考察古代与现当代女作家之间的创作源流及演变。

《阆苑奇葩》与《闺海吟》作为一套“奇书”,因编者的特定身份而具有独特的文化研究与文学批评价值。编者是一位年逾八旬的“先生”,在职期间主要从事数学力学专业教学与研究工作,业余从事妇女文学作品的搜集、整理与编纂,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为该书的出版倾注了大量心血,退休后更是全力以赴。一位大学教授、理工科男性学者,能以“弘扬中华妇女文化”为己任,实属难能可贵。编者既是妇女文学的爱好者,又是引导读者阅读妇女作品的批评者、研究者,在对古代女作家的创作介绍、作品取舍、作者简介、作品评说等方面,有着新颖独到的见解。其观点和看法,读者未必都心领神会或认同,但在阅读、接受中,“性别身份”及“性别观念”的介入不可忽视。杜珣先生选择研究妇女文学,起因之一是来自以母亲卫青蕙为代表的历尽艰难、勤劳善良的中国妇女的感召和鼓励,他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研究妇女文学,感受妇女在旧社会身受的苦难,自己作为一名男性,感到有种愧疚。也许,正是这种高度的“性别觉悟”使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为历史上的妇女“讨公道”,为被歧视、被埋没、受屈的才女们扬名吐气、追求性别平等的文化事业之路。因此,阅读古代妇女作品,理解古代妇女的文学与历史生存,评说她们的创作特色,需要明了我们已有的性别身份与应持的性别观念,应树立自觉的男女平等的性别批评观,这是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

《阆苑奇葩》与《闺海吟》是一套“新书”,体现了编者对妇女文学的高度重视和弘扬中华妇女文化的崭新理念。编者将已发现的被历史埋没的才女作品进行大范围的“精选”之后,再人均选出一首,以至成千近万篇,这一宏伟的构想在妇女文学作品的编选史上可谓“破天荒”之举,洋洋大观的作品选集发掘了妇女文献的珍贵资源,凝聚了古代妇女惊人的、不可磨灭的创造力,即使在把妇女排除于社会、禁锢在“家”的封建时代,从女才子们所留下的吉光片羽也可见其不凡的创作才华和创造能力,只是历史没有给她们提供与男性相同的成才机会与条件,特别是,她们冲破“女诫”樊篱,展示聪明才华的作品因“人微言轻”,在男权社会向来不受重视。对此,杜珣先生满怀激情为历史上的才女们鸣不平,珍惜她们得来不易的文字,并给以公允的评价和应有的重视。《中国古、近代妇女文学的成就、特点和意义》(《阆苑奇葩·前言》)一文,表达了编者对古代妇女创作的全面评价和重新思考,对封建正统史观对妇女的偏见勇敢提出质疑、予以批判,对她们的作品给予“性别公正”的评判。在《阆苑奇葩》中,编者以“评说”的形式阐释作品的思想内涵和艺术特色,表现出不同凡俗的眼光与识见。例如,编者认为,勇敢冲破封建礼教、追求爱情的卓文君,在其名篇《白头吟》中坚持爱情专一,反对丈夫纳妾,更难能可贵;步非烟不甘为人妾被奴役的地位,为追求爱情至死不屈,其气概之壮烈“可与革命烈士相比”,实质上就是一千多年前“为反封建、争自由而牺牲的妇女先烈”;严蕊身为营妓,敢与封建权贵抗争,宁死不肯颠倒黑白,大义凛然;商景兰在丈夫殉国后写出《悼亡》诗篇,旗帜鲜明地主张不殉节;施淑仪《对于烈妇殉夫之感言》透彻剖析了殉夫的荒谬与祸害;柳如是为追求人的尊严,宁舍爱情而不居人妾;王贞仪的《富春道中值荒旱感成》揭露荒旱年间的民间疾苦、抨击封建统治者,是一首“具有革命意义的进步诗篇”,其《题女中丈夫图》表现出的智慧才能、雄心壮志,可谓“妇女解放运动的真正实践家和先驱者,确实应该在妇女运动史上占有地位”;王采薇的《木兰辞》“末两句特佳,充分表现妇女独立自强的精神”;左锡嘉的《苦乐行》揭露大旱酷暑中豪门享乐与农民饥苦的尖锐对比,官僚县吏对饥民灾情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的丑态,其诗作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不仅超过清代男诗人的同类作品,而且赶上杜甫、白居易的名作”,只可惜长期以来却不被人知、不被重视;刘韵琴“是我国第一个用白话文写小说的女作家,在中国新文学史上应有其不容忽视的地位。”

诚如邓红梅博士所言,在《阆苑奇葩》“前言”中,杜先生对于中国古代妇女文学集中表达的题材和情感,主要体现出来的风格与面貌,有颇精要的总结;对于其应该被纳入古代文学整体关照却长期遭受冷遇与忽视的处境,颇致不平,对于古代女性在创作、保存作品时所面对的种种困难,以及因此而导致的流传之难与湮没之易,有同情之了解。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杜先生对于为什么要学习中国古代妇女文学和学习中国古代妇女文学有何现实意义这些重要问题,有深刻的理解,他认为具有高度才情的古代才女们遭到最大的苦难,蒙受社会的歧视,“是人世间最大的不公平”。他号召所有具有公平心的读者反省造成妇女悲惨境遇的封建思想文化传统,拒绝那样的传统在我们的时代重现,追求男女真正平等的世界的到来。“可以说,该前言是一篇深具知识分子情怀的关于中国古代妇女文学价值意义的全面思考”[2]序一。《阆苑奇葩》和《闺海吟》在展示古代妇女的创作才华,为妇女声张被剥夺了的权利权益,矫正长久以来传统文学史观、批评观对妇女文学的不公正对待和偏见等方面,功勋卓著。它也是我们今天研究中国妇女史、性别文化史的第一手文字资料,是考察古代妇女人生命运、情感心态和性别生存的珍贵文献。

杜珣先生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致力于中国古近代妇女文学作品的搜集、整理、教学与研究工作。起初,他发现在已出版的妇女文学作品选本中,不少都大同小异,选收的作家作品多有重复,因此,决心亲自编选一部收录范围较广、涵盖人数较多的作品选集,为此,开始了千辛万苦的搜求。他经常到北京琉璃厂等古旧书店寻访,当年为购买一册线装旧书几乎要用去他一两个月的工资,但凡能寻买到的想方设法都不放过。他常出入于北京各大图书馆,通过馆藏目录提供的古代文献总集、文集线索,去发现其中收录、保存的妇女作家作品及相关资料,能复印的不惜代价当即在馆内复印,不让复印的资料便工工整整抄到笔记本上。在国家图书馆,抄写资料只准用铅笔,他只好在晚上回家后用圆珠笔将抄写的再原样写一遍,在总计抄录的200多本笔记中,这样再写一遍的有30多本。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长年坚持、日积月累,终于集腋成裘,他搜集到的有关妇女文学的书籍和复印资料共有800多种,包括才女作家专集、诗词曲文集、女作家及其作品研究著作、妇女运动史料、妇女研究理论著作,以及辞典、综合性文集、史料和工具书,其中一部分是以昂贵价格购来的珍贵线装旧书,如《名媛诗归》《国朝闺阁正始集》《国朝闺秀百家诗抄》《小檀栾室闺秀词》等。所搜集到的女作家专集,有的今天已经再版;但有许多作品是在查阅馆藏文献中被发现,复印、摘抄而来,再版不易,十分珍贵。这些如同家珍的妇女文学作品及相关文献,在杜先生的书房兼卧室占有显著的位置。仅八平米的单间内,顺墙两边是书架,一边书架上挤满各种图书,书架顶部放置其他物件;一边书架上整齐摞着几十个硬纸盒,里边装满了复印、粘贴的资料;手抄笔记本200多个,分别编号、装在40多个档案袋内,卧室中间支着一张可以折叠的小床,地上放着高、低两个小凳子,高的用来拿取书架上的东西,矮的用来坐在床前书写,床上搁一块垫着写字用的压缩板。就是在这狭小的空间内,编者一点一滴、日复一日的累进,鸿篇巨制《阆苑奇葩》与《闺海吟》终以汇聚成书。其中编者所付出的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难以做到的。

文理兼通、古今融汇的杜珣先生出版有《现代数学引论》、《数学物理方法》和《连续介质力学引论》等数学力学著作,讲授过高等数学、微积分等课目。1994年起,又率先在全校开设“中国古近代妇女文学史”公共选修课,1997年退休后又义务开选修课5年,之后全力转入《阆苑奇葩》与《闺海吟》两部书稿的整理、编选工作,日以继夜,决意在有生之年看到该书的面世,为此他吃尽了苦头。常常一早出门,中午就在图书馆简单用餐甚至不吃饭。为筹措出书经费,他节衣缩食,舍弃了常人的嗜好与享乐,长期在学校食堂吃饭。两部书出版后,杜先生又拉着小车,一趟趟乘坐公交车到邮局,将书无偿地赠给有关图书馆和研究者。他虽已年迈,但仍以温暖的余晖给后人照亮。为了使多年积累的妇女文学资料在身后继续发挥作用,年事已高、用笔书写了一辈子的杜先生特意买来计算机,请学生教他扫描,准备将有关资料发至网上,与读者共享;准备将自己数十年的文献珍藏捐赠给妇女文化博物馆。近年杜先生还在北京、西安、开封等地义务为一些高校学生做“中国历代才女的风采”学术报告,传递妇女文学的薪火。在杜先生为弘扬妇女文化事业而奋斗的漫长岁月中,默默奉献的背后,有一位不凡的女性在精神上给予其巨大的支撑力量——该书所用笔名“嶙峋”之一的程庆麟先生,是杜先生的“知己战友”、终生挚友,她于上世纪50年代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执教于青海,倾心于弘扬妇女文化,长期以来一直关心着杜先生的事业与书稿的进展,在患重病手术之际仍惦念着出版事项,为两部书分别撰写了序和卷首语。正是在其精神力量的支持与驱动下,杜先生才得以完成这套丛书的编写。

可能,在这两部书中有值得商榷或错讹、不妥之处。比如,被标为“无名女”的作者其性别判断是否都一一准确?《阆苑奇葩》“后记”对才女“五个层次”的人物划分,读者是否都予以认同?“评说”是编者“满怀激情、衷心想说的话”,它对古代妇女文学、作家作品的评价,读者是否都能认可?这些需要进一步探讨。但无论如何,可以说,《阆苑奇葩》《闺海吟》这两部书的出版为弘扬中华妇女文化和建设中国先进性别文化竖起了一座丰碑。(原载《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1期)

参考文献:

[1] 杜珣.阆苑奇葩:中国历代妇女文学作品精选.北京:华龄出版社,2012.

[2] 杜珣.闺海吟:中国古近代八千才女及其代表作.北京:华龄出版社,2012.

 

编辑:山石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