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十大杰出青年”之于 海:永不满足的追求
日期: 2007-05-28  信息来源: 信息来源:《大才精诚》

(编者按:奉献在大家眼前的这个系列的文章,记录了后来被评为“北京市十杰青年”的北大校友们的奋斗历程和人生感悟,从一个特别的角度反映了北京大学人才培养的显著成效。我们希望在校的北大学子和工作在各个岗位上的青年校友们,从他们的身上,汲取更多的智慧和力量,尽职尽责,踏实工作,开拓创新,承担起北大学子应有的社会责任,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作出更大的贡献。)

    于海打开一本相册,里面有他和一百多位国家元首的合影,我一页页掀过,有美国总统布什、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希拉克……每张合影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他的故事,他用音乐征服世界的故事。

 

<v:imagedata


于  海

1955年,出生于山东日照
    1970年,考入解放军军乐团,历任演奏员、乐队指挥、乐队队长、国家一级指挥
    1978年,先后师从著名指挥家吕蜀中和黄飞立教授学习指挥。后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随李华德教授进一步系统学习
    1999年,担任解放军军乐团副团长;国庆五十周年天安门广场阅兵和群众游行千人联合军乐团总指挥
    1999年,进入北京大学艺术学系学习
    2000年,当选第四届北京十大杰出青年
    2003年,任解放军军乐团团长
    2004年,担任首届中国管乐学会会长


    每年北京大学艺术特长生的面试现场,总能看到一位身着戎装的评委老师,他的神情那样庄严,却又那样和蔼,令人一望便觉可亲可敬。他就是中国国家军乐团团长、中国管乐学会会长、著名指挥家于海。

谈起于海的经历,可谓光彩夺目。从第一次指挥乐队至今20多年的时间里,他在各种盛大场合指挥演出了近千场次。除指挥解放军军乐团之外,还指挥过原中央乐团交响乐队、原中国广播交响乐团、中央民族乐团、山东省交响乐团、湖南省交响乐团、国家交响乐团等,举办过多场交响音乐会和室内音乐会,获得的奖励更是不计其数。多少万众瞩目的盛典上,我们都能看到他挥舞着指挥棒的矫健身姿。中国三代领导人的阅兵大典都由他来担任乐队指挥,还有1990年第11届北京亚运会开幕式、1994年国庆45周年大型焰火晚会、1999年第七届全军文艺会演,等等,等等,真是“阅尽人间春色”。

可是他说:“我是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很成功,因为我还有更高远的目标……”

海一般深邃的内涵吸引你走近于海,而愈是走进他,你就愈会感受到他海一样宽阔的胸怀、体验到他海一样渊博的知识、品味到他娓娓道来的海一样丰富的经历……

充电北大,为了飞得更高

“在北大度过的两年,是我一生中的骄傲和眷恋。”每当谈起北大,于海总是充满感情。在采访的过程中,不时有人敲门进来交流和汇报工作,每次他都热情地对来人介绍说:“这是北大来采访的学生,我们的校友。”

“我是99年才到北大学习的,此前我学的专业上的东西更多一些,比较单一。很荣幸北大接纳了我,使我开阔了视野,启迪了思路,提升了综合素质,改善了看问题的角度,对我帮助很大。”已经习惯了崇敬的目光,面前的于海十分低调谦和:“我十四岁就参军,基础知识缺得太多,底子不好,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来丰富和充实自己。”

1955年,于海出生一座濒临大海的小城——山东日照。从小他便对文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小学三、四年级时他参加了学校宣传队,很快就成为学校的文艺骨干。“小学五年级时,我鬼使神差地喜欢上了音乐。当时我的音乐老师很喜欢我,课余时间,我就常去老师家跟她学习拉二胡、吹口琴、吹竹笛、弹风琴。”于海微笑着回忆往事。没多久,于海已经能用一些乐器演奏出那时的“流行音乐”——“语录歌”和“样板戏”片断等等。有梦想的人必将先人一步。1968年底,年纪轻轻的于海已经有着对军队的向往和军旅生活的强烈热爱。“那时,13岁的我虚报了年龄想当工程兵,在体检、政审全部通过时,却因自己年纪太小而未被录取;1969年底,解放军军乐团来山东省招生,几经考核,我终于被录取。能如愿以偿参军,且又将从事我非常喜爱的音乐工作,当时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不满15岁的于海开始了在军旅中的追梦航程。

刚进解放军军乐团时,领导让于海学习单簧管演奏。可当时,于海连一件西洋乐器都没见过,更不用说接触和演奏了,学起来异常吃力。在回忆那段往事的时候,于海感慨地说“尽管我在老家曾学过一些乐器,但是军乐团使用的这些西洋管乐器,我却是从未见过,至于专业音乐知识,我更是要从头学起。我珍惜自己人生的这个难得的机会,去更加刻苦努力地学习。”

那时正赶上突出政治的年代,文化大革命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解放军军乐团的学员每天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专业学习时间。于海年龄虽小,却没有一般孩子的贪玩,对练习业务从不马虎。他严格要求自己,虚心求教,刻苦学习,常常利用别人休息的时间偷偷练习单簧管,学习视唱练耳和音乐理论。凭着勤奋和悟性,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最终出色地掌握了西洋乐器的要领。

和于海同时进入军乐团的学员中,后来有三分之二的人被淘汰,而于海却被留了下来。经过8年的时间,他从一个普通学员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乐队队员。这期间,他参加了200多次国家和军队重大礼仪音乐的演奏工作和重大的演出活动。军乐之旅为于海打开了一个色彩斑斓的音乐世界,他几乎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给了单簧管,在艺术的海洋里汲取知识的养分。出色的演奏技术、良好的音乐感觉似乎为他构画了美好的艺术坦途。但是谁又知道,这位年轻的单簧管演奏家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夙愿——指挥梦。

于海说,很喜欢巴斯德的“机遇只偏爱那些有准备的头脑”这句话,并作为座右铭,时时刻刻鞭策着自己:“机会的出现决不会是偶然的”。

    天道酬勤。1978年,机遇开始向于海招手,军乐团领导决定挑选三个艺术功底良好、艺术感觉聪慧的人学习指挥。经层层选拔和推荐,于海成为三个幸运者之一。接到上级通知后,眼看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即将实现,于海一连数日处于亢奋状态。如果没有八年来的辛苦训练和挥洒的汗水,就没有今天的机会。但是在感受着喜悦的同时,于海也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对自己说:“一定要加倍努力,把握这次机遇。”

从那时起,他一边工作一边跟随著名指挥家吕蜀中学习指挥技艺,后又从师于著名音乐教育指挥家黄飞立教授以及著名作曲家黎英海、刘霖等教授学习乐队指挥与作曲理论。1985年,于海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随李华德教授进行系统学习。经过三年的刻苦学习,1988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在北京音乐厅成功举办了《于海指挥专场音乐会》。至此,他完成了作为一名指挥家应具备的各种素质的积累与储备,他的生命已经和音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于海说,“我不满15岁考入了国家唯一的大型专业管乐团体——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虽然自己音乐基础不是特别出色,但我珍惜自己难得的两次机遇,这也为自己今后的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德国指挥大师彪罗夫曾说,世界上“没有不好的乐队,只有不好的指挥”。解放军军乐团是国家唯一的大型专业管乐团体,集中了全军乃至全国最优秀的管乐艺术家。于海深知,要真正做一名优秀的指挥,成为乐队的核心和灵魂,就要不断学习。

由于工作的关系,于海经常应邀到北大来参加各种活动,和许多师生都成了好朋友,通过这些接触,他了解了北大,更加坚定了要来北大读书的决心。“北大是我多年的向往,到北大读书的梦想在我脑海里从来没有磨灭过。” 于是,1999年,为了进一步丰富文艺素养,使自己的音乐建立在丰厚的文化根基之上,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已经在事业上如日中天的于海考入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开始了进一步的深造——学习文化管理。

“军中第一青年指挥”的路

1995年11月20日《解放军报》曾以《军中第一青年指挥》为题,称赞于海的“指挥动作朴实大方,适度严谨,柔中有刚,刚中有柔,他的指挥棒运行的点和线之间闪烁着生命的活力与光彩”。文章称,“站在指挥台上的于海像一名气宇轩昂、成竹在胸的将军,指挥着千军万马气势磅礴地向着音乐的圣地开进,他指挥解放军军乐团演奏的充满豪气的音乐,凝聚着全国人民的心声,映衬着共和国前进的脚步,浸透着全军将士一往无前的气概”。他被乐评界誉为国内“最具人气和影响力的军旅指挥家”。

谈到这些的时候,于海认为,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绩,机遇固然重要,但真正决定性因素的还是个人的不懈努力。所谓“求业之精,别无他法,日专而已。”不经过努力所得到的成功是偶然的,不可能长久得到社会的认可。“不应该只看到别人成功的瞬间,而看不到成功背后艰辛的过程。过程很重要。”他说,“老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要想取得成功,就一定要有长期奋斗的目标,不因困难而却步,也不为周围五光十色的事物所迷惑。坚持不懈,持之以恒,永不放弃,你就一定会得到机遇和成功。”

于海的话为他一向的行动作了注释。从开始学习指挥那天起,就勤学苦练、百折不回不说,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严肃音乐不景气的情况下,他还多次自掏腰包在京内外各大音乐厅举办个人专场音乐会,上演了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李斯特等大师的经典作品,推出了斯特拉文斯基《管乐八重奏》、威尔第的歌剧《命运之力序曲》、格什文《蓝色狂想曲》等作品,演出获得极大的成功。有媒体评论,于海以自己的勤奋和执着为高雅艺术注入了一股清新剂。

为了国庆50周年大阅兵典礼上的演出,酷暑季节,于海和演员们每天在烈日中一站就是8个小时,历时3个月艰苦训练,长时间的站立,使许多人的腿打不了弯,长时间的演奏,让许多人的嘴吹破了皮。灼热的地面把脚都烫起了泡,满身的汗水顺着衣服往下流,被太阳晒裂的皮肤褪了一层又一层。庆典要求国歌演奏和国旗升起完全同步,国旗是在电脑控制的46秒时间内升上30米高的旗杆,因此必须严格按照一分钟96拍的速度演奏,在46秒内准确演奏完《国歌》。一次演练后,一位领导发现,国歌奏完,国旗离杆顶还有一小段距离。重复几次结果都一样。于海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和检查后终于发现,升旗由电脑控制,升旗手看到指挥开始的手势才按下按钮,就是这一半秒钟,造成一段差距。经过无数遍的演练,最后于海带领乐团终于把每遍《国歌》演奏的时间误差控制在百分之五秒之内。在最终的国庆典礼上,国歌、国旗配合得天衣无缝。“升旗速度是一秒钟约0.65米,半秒的误差也是绝对不允许的。我们不能说是分秒不误了,而是半秒不误啊!” 提及当时的情景,于海仍激动不已:“我清楚地记得50年庆典当天的情景:在那世人瞩目、庄严神圣的一刻,我沉着果断地挥动双臂,落下了指挥的拍子,顿时,千人联合军乐团准确的演奏和着十万广场群众有力地齐唱《义勇军进行曲》响彻天空。听着这震山撼海的民族之声,看着那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与演奏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个铁流般的方队踏着我们演奏的铿锵旋律从我们身边走过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那种神圣、自豪和感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什么苦,什么累,为了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作为国家唯一的大型专业管乐团体,中国军乐团承担了为国家和军队外事司礼活动的重要工作,演奏国歌是乐团的首要任务。目前,全世界有190多个国家有自己的国歌。在这些国歌中,于海就曾演奏过160多首。作为军乐团的灵魂,于海有着自己对国歌演奏的诠释——“国歌即国魂,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象征。”他认为,演奏这种具有特殊意义的乐曲,必须准确无误,半秒不差。因为庄重的国歌和升旗仪式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尊严,也代表着对祖国的热爱和忠诚。“无论是哪个国家的人民,对待自己的国歌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也就要求我们在演奏时就像演奏自己国家的国歌一样,因为你尊重了别人,别人才尊重你。”为了崇高的信念,于海和他的伙伴们付出了日复一日的艰苦努力。即使对待世界上最短的国歌——巴林国歌,仅有短短的7个音符,根本无法填写歌词,想唱都唱不出来,他们也毫不松懈,依旧要演奏得准确无误。1992年12月2日,江泽民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主持仪式欢迎乌拉圭总统。当于海指挥军乐团演奏完乌拉圭国歌之后,全体来宾突然爆发出欢呼声,并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这是打破外交礼节常规的。事后,乌拉圭来宾告诉中方,由于乌拉圭国歌是世界上最长的国歌之一,在重大的外事活动中,很多国家,包括他们本国的乐队常常只演奏其中的一部分。但中国军乐团却背谱演奏了全曲,这是中国人民对乌拉圭人民最大的尊重与理解。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当浮躁和优越感曾使多少才华横溢的少年最终像方仲永一样“泯然众人矣”,于海就这样凭着无尽的刻苦努力,踏踏实实一路走来,一步步地走向了辉煌。这位“军中第一青年指挥”所走过的道路,使我想起冰心尝言:“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洒遍了奋斗的泪泉,浸透了牺牲的血雨。”就这样,百炼成钢的于海终于用他的音乐征服了世界。

以音乐征服世界

每当于海站在指挥台上时,就像运筹帷幄的将军,那小小的指挥棒仿佛蕴涵着中国军人之魂。到底参加过多少次国家级的重要演出,于海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每一次演出,不管是1970年作为解放军军乐团最年轻的演奏员之一,接受毛泽东等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检阅,还是1999年国庆大典,作为总指挥,站在天安门前指挥10万学生和千人军乐团的演奏,于海都投入他全部的激情,引领着铁马金戈般的军乐声在中国人民心目中无限自豪地唱响。

1996年在北京音乐厅的演奏也曾在于海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那天,于海刚刚从一名观众手中接过一束鲜花,谢谢二字还未出口,音乐厅突然停电。全场一片漆黑,台下观众开始躁动,场内一片哗然。凭着多年现场经验,于海意识到,观众席可不能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便大声向乐队喊到:“我们来奏一首《拉德斯基进行曲》,来!”因为演奏员们看不到他的手势,于海便大声喊了一句:“预备——起!”顷刻间,从舞台上传来了观众十分熟悉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在音乐中,台下安静下来。就在一曲即将结束时,音乐厅恢复供电。演奏完毕,迎来潮水般的掌声,甚至有人问于海这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

2005年12月10日,于海在北京音乐厅与中国交响乐团合作,演绎《柴柯夫斯基之夜》。在于海激情燃烧的指挥棒下,“悲怆”如泣如述般的抒发与感怀,《1812序曲》那撼人心魄的号角和礼炮,一次次地点沸着观众的情绪,许多观众饱含热泪听完演奏,如雷的掌声历久不息。

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高才生刘云志曾评价道:于海的指挥线条流畅,音乐的框架清楚……这是因为,于海手下的小小指挥棒,是用对理想不懈的追求和对艺术的无比热爱浸润着的。音乐无国界。于海以其极富感染力的指挥艺术,以其深厚的艺术积淀和对艺术独到的理解,与国际知名的演奏家们成为了艺术上的知已和朋友,也为中国人民带来许多来自国际友人的高度评价和真挚友谊。

军乐团的一项常规任务,是在外国元首来访的迎宾仪式、欢迎宴会上演奏。在于海的指挥生涯中,这种场合也是经历得最多的。他说,他的指挥棒曾经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英国首相布莱尔等5位外国元首使用过。在他珍藏的相册中,有100多位各国元首与他交谈、举杯问候的照片。

1983年12月15日,国家主席李先念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宴会欢迎以西哈努克亲王为首的缅甸访华团,于海指挥乐队演奏了亲王作词谱曲的《怀念中国》。精湛的技艺令精通音乐的西哈努克亲王激动不已,来到于海面前举杯敬酒,并且握着于海的手说:“你和你的乐队演奏得太出色了,把我创作歌曲时的内心感情完全表达出来了!”随后,亲王还情不自禁地要指挥上一段。从那以后,于海多次为来访的西哈努克亲王演奏指挥。动人心弦的乐曲,每每使得亲王抑不住激情而引吭高歌。每次演奏之后,亲王都要和他拥抱,向他祝酒。亲王在北京过生日,也要邀请于海带小乐队到他下榻的寓所演奏助兴。在西哈努克亲王70岁生日的晚宴上,西哈努克亲王为了感谢于海带给他的音乐享受,请莫尼列王后邀请于海共舞。

1998年9月18日,江泽民主席主持宴会,欢迎奥地利总统托马斯•克莱斯蒂尔一行,来自世界音乐之都的托马斯•克莱斯蒂尔总统陶醉在于海指挥下军乐团的精彩演奏之中。演奏到最后一首约翰•施特劳斯作曲的《拉德斯基进行曲》时,托马斯•克莱斯蒂尔总统高兴地从坐位上站起来,指挥与宴的宾主们,大家随着进行曲的节奏鼓掌。一曲终了,江泽民主席和托马斯•克莱斯蒂尔总统一同来到演奏家们之间,江主席说:“托马斯•克莱斯蒂尔总统非常欣赏你们的演奏,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想请你们再为总统和奥地利贵宾们演奏一曲《蓝色的多瑙河》。”乐队在于海的指挥下,再度演奏了这首有130年历史的,极富感染力的世界经典圆舞曲,伴随着欢快的旋律,在场的人们轻声吟唱,鼓掌合拍。江泽民主席情不自禁地带起身边的中方翻译,翩翩起舞。紧接着,奥地利的翻译,也邀托马斯•克莱斯蒂尔总统跳了起来……

在3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于海随团或带团出访了芬兰、俄罗斯、新加坡、德国以及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他带领下的军乐团成为展示中国风貌的一个窗口,用音乐将中国的形象、中国人民的形象、中国军人的形象展现在世界人民面前,也传递着中国和中国军队与各个国家和军队之间的友谊。

1994年6月,于海带团参加了在芬兰哈米那市举办的“国际军乐节”。在俄罗斯和美国军乐团演奏后,解放军乐团演奏了被誉为芬兰“第二国歌”的《芬兰颂》。随着于海手中银棒的起落,《芬兰颂》在铜管合奏中进行,粗犷、强烈而沉重的旋律表达出受禁锢的人民所蕴藏的反抗力量和对自由的渴望,抒发了芬兰人民热爱祖国的崇高而神圣的感情。演奏完毕,当翻译向在场观看的芬兰哈米那市女议长介绍于海,称赞他是非常优秀的指挥时,这位女议长在一连说了几个“不”字后说:“不是非常好,是最好!只有世界上最好的指挥,才能将我们的《芬兰颂》把握得这样准确、深刻!”她特意请于海在前衣襟上签名留念,并在尔后中国军乐团的几场演出中,场场亲自出席。瑞典军乐团团长兼指挥也对于海说:“下一次我们一定要邀请你们到瑞典,我们也希望去你们的国家演出。”中国驻芬兰大使和武官,对中国军乐团在芬兰引起的轰动也激情难抑,他们说:“你们的出色演奏,使中国在芬兰的声誉大大提高了!”“你们这次成功亮相,比我们以往的许多工作更有成效。”

在德国布莱梅国际音乐节上,于海指挥乐团从演奏第一首乐曲《轻骑兵序曲》开始,就受到音乐素质很高的德国观众的热烈响应。每当一曲曲终,观众席上都会报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由于连续返场,音乐会由原定的一个半小时,延长到近两个半小时。演出结束后,当乐手们整理好乐器物品走出音乐厅时,他们惊奇地发现,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没有离去,在深夜的寒风中等待着与演奏家们话别。专程从柏林赶来观看演出的德国联邦军乐团团长齐尔纳上校说:“我早就知道你们的水平是一流的,听了你们的音乐会后,我发现你们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整台音乐会从总体构想、曲目的选择到乐队的演奏堪称精彩绝伦”。第二天当地最大的报纸《波尔海姆日报》以“用音乐为武器,征服人心”为题报道了演出的盛况。文章盛赞军乐团是一支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乐团,其精彩、准确的演奏使观众身临其境地体验到了东方大国的风采。

2004年6月18日,于海在海淀剧院指挥军乐团二队演出中外名曲音乐会《第五元素》曲时,《红旗画刊》女作家谈蓍女士即兴为于海赋诗一首《他心里装着海洋》——

    像一只乳白色小船/航行在绿色的海洋/手中指挥棒/似一根轻轻小桨/一会儿  让大海平静/平静如墨绿色的湖泊/似闻叶落湖面的轻/一会儿  只需轻轻搅动/又让大海波涛汹涌/掀起/滔天巨浪/谁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军中“第一指挥棒”/就看握在谁的手上

    于海/一个与大海紧密相连的名字/他让每一滴海的音符/重新组合 调动/他用刚中有柔的指尖/把全世界音乐/细细梳理/再用柔中带刚的手臂/把整个的音乐之海  瞬间/收于胸

    站在共和国广场/面对中国千人军乐团/背对十三亿双同胞的眼睛/他挥动的/就是这根小指挥棒/可他却让每一位将士的脚步/铿锵有力/步步都踩在他的神经上

    看,他又要启航/为了中国的军乐/更加嘹亮

 追求卓越,永不满足

客观地说,于海已经是国内顶级水平的演奏和指挥家,但是面对无数掌声、鲜花和崇敬的目光,他却说:“一个人不管戴着多少光环,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比如我的外语就不是很好,到各国去演出和担任评委的时候,就感到语言交流上明显的不足。”他告诫年轻人,从事任何行业都一样,一定不能满足于平庸,要始终怀有远大的目标,并且决不见异思迁,努力做到最好,永不满足,永远前行,活到老,学到老,才能常立于时代的潮头。“我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够再去北大学习,能够再干一点事情,能够再干得更好一点。”简单的话语闪露出一颗追求卓越、永不满足的赤子之心。

他真诚地对前往采访的北大学生说:“北大思想自由开放、兼容并包,北大的学生也都开放活跃,素质全面,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很重要,是取得成功的基础。北大人都应该珍惜这样好的平台,越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越要严格要求自己,树立远大的目标,持之以恒地勤奋努力,不以‘人精’自居,戒骄戒躁,就一定能取得骄人的成绩。”

于海自己就是这样做的。在日渐增加的国际交往中,他虽然深感近年来中国的管乐普及了、发展了、进步了,但整体上距离国际一流水平还是有差距的,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作为中国军乐团团长,于海始终把繁荣与发展中国的管乐艺术,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不断在政府、社会和广大人民群众当中奔走、呼吁,把自己在国际交流中受到的震撼传递给大家,强烈呼唤中国管乐艺术与国际接轨。

    2004年在他的积极组织与协调下,经中央音乐学院和国家交响乐团、爱乐乐团等管乐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创办了中国音乐家协会管乐学会,并被推举为首任会长。翌年,即举办了“中国首届非职业优秀管乐团队展演”。来自全国各地的32支乐队,近3000名管乐艺术爱好者云集北京,参加了这次中国管乐界的盛会,对推动中国管乐艺术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同时,在他的组织领导下,学会广泛地开展了对外交流,先后与世界管乐联盟、国际管乐学会、国际先进管乐学会建立了联系,并代表中国担任了在韩国举行的行进管乐世界杯的评委。

面向未来,他还有很多未了的心愿,要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指挥军乐队,让世界人民一睹军人风采;要在国庆60年大典上再当一次乐队总指挥;要让中国的管乐艺术之花遍地开放……相信,这位挥动着指挥棒在中国军乐中飞扬自己音乐人生的指挥家,一定会演奏和谱写更加精彩的壮丽乐章。因为,他的节奏跳动着祖国的脉搏,他的音符书写着长城的气魄,他的和声回荡着民族的自豪,他的旋律澎湃着长江黄河……

参考资料:
    郑淼、骆飞:《一位可亲的音乐大师》,《山东大学学报》,2004年10月28日。
    海淀青年联合会网站:《于海:指挥棒下的精彩人生》。
    http://hdql.bjyouth.net/z/Article_437.shtml

 

编辑:碧荷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