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教学名师】李海潮:医学教育是一场爱与责任的邂逅
日期: 2015-09-23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低调谦和是初见李海潮教授的印象,在采访中可以感受到他作为医生的认真谨慎,更可以体会到他身为人师的责任和担当。正如他的研究生兰学立对他的评价:“在当下这个人人都在追求生命高度的时代,李老师让我深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厚度和温度,如果说教育是一场爱与责任的邂逅,那么李老师对待医学教育的态度便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李海潮在医师教育大会上发言

天文爱好者的从医之路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学副院长、呼吸研究室主任……如今的李海潮顶着如此多和医学相关的名号,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成为一名医生却不是他原本的理想。出生于医学世家的李海潮,从小最喜欢的是天文学。当年填报高考志愿,中国科技大学地球空间物理系是他的首选,在身为医学检验师的母亲的要求下,最终他填报了北京医科大学。正是这一纸志愿的改写,成就了今天在医学教育领域作出诸多贡献的名师李海潮。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喜欢上医学专业的,李海潮自己也很难说清,“年轻人的兴趣本就不是固定的,每个人都是在尝试的过程中慢慢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我也是这样,可能是从临床阶段开始对医学越来越有兴趣了”。兴趣激发了他在医学领域的进一步深造。1991年从北京医科大学毕业的李海潮,考取了研究生,并于1996年获医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工作至今。

由医学生转为老师,对于李海潮而言也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过程。“北大医院是教学医院,医生们同时还是教师,从当医生开始,我们的教学能力就得到培养和要求。”如他所言,在北大医院,所有的医学教员都需要完成基本的教学任务。目前主要从事教学管理工作的李海潮,每年仍然要给北大医学部的医学生们授课,给学生讲授诊断学和呼吸系统疾病的内容,还会带学生做病例讨论。他戏称自己为教育领域的“半个专家”或是“高级票友”,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教育专业学习,但对于自己在医学教育领域的收获充满自信——“在中国做临床医学教育的人中有过专业的教育学学习的人并不多,虽然我不是专门学习教育学的,但像我们这样在教学医院独特的环境中慢慢成长起来的人,不但有丰富的临床教学经历,而且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加,有机会学习医学教育的最新理念和方法,可以说身处北大医院的我们在中国应该是比较好的医学教育工作者。”

改了志愿的天文爱好者,最终踏上了一条坚实的从医之路。在很多人的眼里,这条路上的李海潮可能不仅仅是“高级票友”,大胆地走在医学教育改革前沿的他,更配得上“专家”的名号。

做医学教育改革的先行者

2010年,李海潮担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学副院长,主管教学工作。此前10年北大医院内科教学主任的经历已经使他逐渐认识到,面对迅速发展的生命科学和临床医学,以及医疗体制的改革,在中国进行相应的医学教育改革十分必要。“中国医学教育相对滞后,以往以学科为中心的教育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但在世界范围内,医学教育早就发生了一系列革命性的变化,这是我们作为医学教育工作者必须认识到的。”

早在1969年由美国的神经病学教授Barrows在加拿大的麦克马斯特大学首创“基于问题的学习”(problem-based learning,PBL),这是一种基于现实世界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方式,目前已成为国际上非常流行的一种教学方法。李海潮解释说,这样的学习方法实际上是让学生们面对一个近乎真实的临床情境,围绕其中的临床问题展开讨论、分析和学习,着重训练学生的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明确学习的方向和意义,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先学习后实践。2006年,李海潮参加了由北大医学部组织的团队,赴美国新墨西哥州大学医学院学习PBL教学方法。回国后,他和同事们即开始了系统的PBL教学实践。

研究生兰学立对这些教学方法印象深刻,她说:“PBL教学最主要的目的是帮助我们训练批判性思维和发散思维。每次病例讨论、出门诊遇到特殊病例,导师不是先给我讲,而是问我:‘你怎么看?’开始我会比较紧张,慢慢发现思路越来越清楚,甚至敢于提出不同的观点。在准备写毕业论文查阅文献时,对于经典的文献,李老师都会让我写下引用理由,文献中存在哪些问题,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慢慢学会了分析问题,如何找出关键点,如何批判性接受已有的研究结果。”这样的效果正是李海潮所倡导的教学改革的目的所在,通过这样的训练让学生们建立良好的学习习惯,具备很强的自我学习能力,并对所学习的知识真正地融会贯通,指导实践。

也是在2006年,他们还同时启动了“以器官系统为中心” 的教学模式改革,旨在打破学科之间的隔阂。我国当前的医学教育没有很好地实现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的融合,学生在基础阶段学习时,常常不清楚为什么要学习这些知识,老师们对于未来临床医师需要了解和掌握哪些知识有时也不十分清楚。以至于到了临床阶段,有些知识可能根本没有用或已经和现状严重脱节,而真正重要的核心知识却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在北大医院,在“以器官系统为中心”教学理念的指导下,教学团队尝试围绕临床医生所需要的知识结构来组织课程和教学活动。“以器官系统为中心的教学”是打破学科界限,促使学生建立整体的健康和疾病概念。“比如呼吸系统教学,我们在备课时组织了包括呼吸内科、胸外科、放射科、检验科和核医学的老师们进行集体讨论,以明确医学生在本科阶段需要掌握和了解的基础医学和临床内容,促使医学生高效地构建合理的知识结构。”李海潮认真地阐释着他们的教学方式和理念。如今,这些教学方式已经成为医学部临床教育改革的核心内容,并成为中国医学教育领域发展的趋势和方向。

 
李海潮在给患者解释病症

2012年北大医院和加拿大皇家内科和外科医师学院合作,在国内率先开展了“胜任力导向”的毕业后教育。这是第三次医学教育改革的重要特征,旨在培养临床医师的胜任能力,进而提升整个医疗卫生体系的效率和水平。目前,北大医院所倡导并实践的毕业后教育模式已经使北大医院成为我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的引领者。

十余年来,李海潮在医学教育改革的路上不断探索。他反复强调,知识的学习、能力的训练、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的全面发展,这些都是医学教育中不可缺少的因素,“我们要培养科学知识和人文精神相结合的学生,而在教学改革这条路上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教师的责任是传承和发展

“尽管这并不是一个做老师的好时代,但我对教学依旧有发自内心的热情。”回归到教师这个身份,李海潮认为自己工作的最大意义在于传承和发展。

“为什么喜欢老师这个职业,因为这和传承有关。科研靠兴趣、靠想象力……想要达到一定的高度,除了刻苦的学习,还需要机遇、天赋等很多因素,每个医生都能成为医学科学家当然好,但科学家很难批量生产。而无论如何,使医学生成长为合格的医生,是医学教育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目标,是未来一切发展的基础。而无论教学理念和方法如何改变,对教学和学生的热爱乃是关键所在。现代社会,这样的传统已经快成为稀有资源了。医学部、北大医院有着光荣而悠久的教学传统和文化,身处其中,我们真的应该感到幸运。在临床医学教育中,好的老师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老师的指导,全靠自己去悟,那是一件很困难、很低效的事情。”因此,在李海潮看来,老师这个职业特别重要,也特别有意义。

李海潮认为,身为教师,应该发自内心地去坚持自己做人和为学的原则,而不是为了迎合某些评价标准。他的这些思想也深深影响到他的学生。李海潮的研究生孙越在写毕业论文时,李海潮对他提出的要求是:“数据务必真实,不能有学术不端和造假行为,为了真实展示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不允许为了多发文章而把数据和内容拆开来写。”这些看似很简单的要求和准则在学生的眼里映射出的是一位有原则的老师,孙越感慨道:“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能够认真踏实做学问的人,李老师是其中一个。”

在李海潮的价值判断里,成为一名好的教师很简单,也很难。如何帮助学生成为好的大夫,如何在医学行业里传承团队的精神和文化,这都是他在不断思考和坚持的。“北医‘厚道’,北大医院‘厚德尚道’,文化本就是一脉相承的,我们国家在未来不管是做医学教育改革还是其他教育改革,传承都是应该被强调的。尤其是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对教育的忽视将使我们透支未来。为了保证可持续发展,为了创造人才成长的良好环境,应该有人从事这样一些看似缺乏高度,而重在奠定基础、决胜未来的工作。”对李海潮而言,这也是为什么他始终热爱医学教育的原因,对优秀教学文化的传承是他作为一名教师的责任,而将其发扬光大则是他作为一名医学教育改革者的信念和使命。(文/校报记者 曹颖)

编辑:拉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