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京教学名师】陈徐宗:在教学中体验快乐与永恒
日期: 2015-09-23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在我看来,当教师要做好三件事:科研,教学和做人。”坐在自己常年工作的实验室里,陈徐宗教授平静地答道。

陈徐宗自1995年起开始在北京大学电子学系任教,执掌教鞭20载,现已培养了60余名硕士生及博士生。与此同时,他也是北京大学量子电子学研究所所长,在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及原子钟两大研究方向做出了重要的科研成果。2015年7月,陈徐宗获得北京市第十一届教学名师奖。

立地顶天,教学科研两不误

“我现在在做两件事情,一个是立地,一个是顶天。”陈徐宗如此介绍自己目前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

“立地”指通过科研为国家解决实际的发展需求。我国正在建设的“北斗二代”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亟需高精度的铯原子钟,而陈徐宗正是国内三个铯原子钟研究小组的领头人之一。他所在的小组通过七年的努力,目前已经在铯原钟技术方面达到了世界最好的指标。如今铯原子钟即将工程化,为国家实施新的发展战略提供技术基础。“顶天”则是要在基础研究方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陈徐宗领导的研究小组已于2004年4月获得了高质量的玻色-爱因斯坦凝聚,在此基础上完成了一系列高水平的实验,使得我国的冷原子物理实验研究跻身国际先进行列。

在陈徐宗的领导下,量子电子学研究所逐渐发展,并在多项实验研究中跻身国际前列。作为科学家,他高度专注,全力以赴。而站上讲台,陈徐宗是学生眼中亲爱敬爱的陈老师。“科研费时,教学需要更多精力。有时候两者会有一些时间协调上的困难,但是教学始终是第一位的。”陈徐宗认为,培养学生需要长久地认真对待,是为人师者心中最牵挂的事。

陈徐宗在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为本科生开设课程“力学”,力图将力学与逻辑思维、现代科学乃至先进文明相结合。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13级研究生黄琪说:“陈老师会经常在课堂上讲一些物理学历史或故事,他很看重对我们物理思想的培养。”陈徐宗会在他的力学课上讲巴黎先贤寺中的复科摆,在让学生理解如何从“第一性原理”推导地球自转引起周期性摆动的同时,拓宽学生的视野。陈徐宗希望学生能通过建立数学模型,进行定量分析,培养严密的逻辑思维,实现从非专业到专业的转变。

“实验原子物理进展”则是陈徐宗给研究生开的课程,介绍了40年代至今原子物理的发展,其中涉及八次原子物理诺贝尔奖的原理与实验以及许多相关前沿的研究。陈徐宗坦言:“准备这门课不是容易的事情。原子物理自40年代以来发展很快,许多问题并非我的主要研究方向,很多理论我得自己去学,然后再跟学生介绍。这个过程既累又愉快。”

除此之外,陈徐宗同时还在主持建设一门新的课程——“高等光电子实验”。自1995年带出第一届本科学生以来,陈徐宗一直用心教学,不断创新,“和身边的同学教学相长,体验着互动的快乐与永恒的传承。”

 
陈徐宗和师生合影

薪火相传,和蔼严格两相宜

“我不是那种学生说‘这个老师人很nice’的老师。我对学生很严格。”陈徐宗自我感觉性格有些急躁,过于严厉:“有时候话说急了怕伤到学生。”冷静下来之后他又开始反思自己的性格。

但这位自称“脾气不好”的老师在同学们的眼中则是“既严格又和蔼”。“陈老师是比较好说话的,随时随地都可以和他讨论问题,有时候会因为某些学术上的问题而争论起来,但是下次见面还可以继续讨论。”戴少阳是陈徐宗的博士研究生,跟着他做了6年的实验。

陈徐宗所带的研究生大概一半来自物理学院,一半来自电子学系。物理学院出身的学生对物理的理解更深,但是他们电子学基础有所欠缺,所以陈徐宗首先就让他们接受电子技术的训练。而对于电子学系的同学,他会在实验训练的指导过程中重视对学生物理直觉的培养。

戴少阳说,对那些刚进实验室的研究生,陈徐宗会要求学生把实验室所有的基础实验都做一遍,包括光学实验和一些实验室用到的基本电路仪器的焊接制作,“他也会每天询问我们的实验进度,然后根据我们的问题提出建议”。 除此之外,“陈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很细致,比如要制定具体的计划,给我们安排的任务也会规定好时限。”13级信科本科生贺轩如是描述着自己眼中的陈老师。 除了学业上的教诲和研究上的指导外,陈徐宗老师也非常关心学生们的生活。“陈老师会平易近人地指出我性格上的缺点,和我们探讨一些生活上的问题。”黄琪说。

 

和学生们在家中聚餐

“这些孩子和我的孩子差不多大,我都把他们当成孩子来看待。”陈徐宗经常关心学生平时生活上的问题。他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如若成为老师,也要像他那样对待自己的学生。

“做人首先要善良,其次是正直、宽容与执着。”陈徐宗从他的博士后导师王义遒那里学到的最大收获便是——在做学问之前要先学做人,“王义遒老师平时对人的谦和以及对物理和社会的认识的深刻使我深感自己的不足,他对人生的淡定以及对物理的热爱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从恩师王义遒、王育竹身上学来的关于做学问和做人的经验,他总想着把它们传承下去。

互通有无,同行知己两相酬

“不管是教学还是科研,都要和世界上最优秀的学者进行交流。”陈徐宗尤其看重通过国际交流给他带来的科研与教学水平上的提升,这也与他一直强调的“提升学生的品味,拓宽视野”相一致。

自2001年北大冷原子物理与量子精密测量实验室建立起来以后,信息科学技术学院迎来了许多国外著名教授的访问。陈徐宗本人也曾在德国海德堡大学、法国普罗旺斯大学等大学做访问教授。“通过国际交流,我们能够接触到许多以前非常敬仰的前辈,向他们学习关于科研和教学的经验。”2016年第25届国际原子物理学大会(The 25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tomic Physics)即将召开,陈徐宗受邀为大会的程序委员,“现在觉得挺高兴的一件事是,终于能和国际上的知名学者平等对话了。”

丹尼尔•克莱普纳(Daniel Kleppner)是陈徐宗的国际朋友之一。他先后培养出了四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被认为是原子物理学界的“教父”。“为什么美国的教学质量高?这么好的教授在麻省理工学院教了四十多年力学!”陈徐宗不无感慨地说。

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当访问教授时,陈徐宗希望能和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简•达利巴教授讨论一个学术问题。“我记得当时是周三,我问他周四周五是否方便,他说周五要上课,周四要备一天的课。”陈徐宗对此特别感动——在他们眼里,教学是第一位的。他后来去听这位教授讲课,“他几乎不用讲稿,完全靠手推,讲得特别好。”陈徐宗还提到了2001年诺贝尔物理学家的得主卡尔•维曼,此人得奖之后回到斯坦福专门做教学研究,研究怎么做好物理教学,如今已经做了十年。

“我挺感动的。现在是知识爆炸的年代。国外教授在研究的问题是在物理学等学科中,什么知识才是最基础、最核心、最应该教给学生的。但是我们国内很少有人在讨论教学,这是我比较担心的。”

陈徐宗提到当年朱棣文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我不希望因这个奖励打断我的时间表,我仍会像往常一样地去学校上课。”在被问及获评教学名师的感想时,他说:“当不当名师不重要。北大上课比我优秀的老师有很多,我只是一个代表,代表了北大对教育的重视。”

“最重要的事情是,教师能真心喜欢教学,我们的社会能尊重知识,鼓励追求真理。”在北大任教已整整二十载,陈徐宗希望他带过的学生都能成为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事实也的确如此——2004年毕业的博士生陈帅现已是中国科技大学的教授,是“百人计划”研究员;2006年毕业的硕士马修泉是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博士,即将回国担任教授;08年毕业的硕士陈文兰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博,已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过两篇文章……

9月10日是教师节,陈徐宗收到了学生们集体送来的一束花,他珍惜地把它摆在自己工作的实验室里,每年皆是如此。(文/校报记者 符夏菁)

 

编辑:拉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