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君子志道】庄守经:一生燕缘
日期: 2015-11-12  信息来源: 离退休工作部

第一次去采访庄守经老师是在下午两点钟,阳光从阳台上流泻进来,铺满一地金黄。

尽管已经是耄耋之年,庄守经老师依旧健朗善谈,思维清晰。

回顾自己的一生,庄守经老师用“相当简单”来总结——17岁进入燕园,至今60多年,在燕京大学学习和工作4年,在北京大学工作44年。1996年离休,一晃又是18年……

 
庄守经老师(左)八十岁生日时同北大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右)合影

燕园的缘

1931年,庄守经出生在老北京城里一个普通的市民家庭。父亲是银行职员,常年在天津上班;母亲是家庭妇女,照料家里的日常生活。

并非出身于书香门第,但庄守经从小就特别喜欢看小说、听评书、看京戏。“当时听评书听的是故事,关心的是下回分解,可是故事里贯穿的是儒家思想。”岳飞、诸葛亮、关羽、赵云等历史人物教给他的是家国天下、忠义春秋。

1945年抗战结束,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庄守经看见崇德中学复课招生公告,于是他就进入这所中学就读。崇德中学是当时北平比较有名气的八所教会中学之一,教学质量和学风都比较好,是地下党在中学展开工作的重点单位。在这里,庄守经受到了党的关注与培养,接受了革命的启蒙教育,并于1947年12月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崇德中学也为庄守经与燕园结缘提供了契机。同为教会学校,崇德中学和燕京大学联系紧密。1948年毕业前夕,崇德中学组织毕业班到燕京大学参观。66年后,庄守经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进入燕园的情景。“能够在这念书太美了!不是天堂也差不多了。”他和燕园似乎有着一种命中注定的缘分,他当即决定报考燕京大学。

1948年9月,庄守经正式入读燕京大学。适值北平解放前夕,地下党组织的主要工作是配合解放军为解放北平做准备,庄守经和另一位地下党员接受了组织上布置的一项任务——画出燕京大学周围地区的地图,为可能发生的巷战做准备。他们二人花了两天时间,白天出去转,晚上回来画,很快完成了任务。为了防止退败的国民党军队破坏校园,庄守经积极参与了地下党组织的“护校”活动。他和同学们的一致心声就是一定要保卫燕园免遭战火。1948年12月,燕园所在的区域和平解放,燕园毫发无损。

1949年,庄守经迎来了新中国,也迎来了自己的18岁。这年暑假,“十八而立”的庄守经被任命为燕京大学团委副书记。1950年暑假,庄守经正式从学生转变为全职工作人员,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党团工作。燕大团委是庄守经人生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对他而言,在这个单位中的两三年,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他周围都是一些积极向上的青年,大家谈理想、谈未来。解放后的燕园,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欢乐。他在工作上完全没有经验,但是他带着满腔热情边干边学,很好地完成了工作任务。

当时,北京团市委有同志动员庄守经到团市委工作,而他没有考虑。他喜爱燕园,不愿意离开,他的生命已开始默默地融于燕园。

1951年,全国开展“三反五反”运动。受党组织委派,庄守经带领一批学生党团员进驻到学校行政后勤部门开展运动。到1952年初,庄守经接到市委领导的直接指示,把运动从“打老虎”转向正面的“职工思想教育运动”。思想教育过程中,他积极在职工中发展了党团员,建立了党团组织。这期间发展的工人党员日后成为北大后勤的主要干部。事后,庄守经才了解到市委的安排是在为院系调整做思想和组织准备。当时市委已经决定在院系调整中撤销燕京大学,将新北大迁入燕大校址,同时以燕大职工为基础组建后勤系统。

1952年,庄守经接到了组织上的正式委任,要他与老北大的沈承昌同志共同负责新北大后勤系统的组建。这之后的三四个月,庄守经全力投入到院系调整的工作中。任务繁重,时间紧迫,但工作进展顺利。10月4日,新北大在燕园东操场举行了开学典礼——新北大从此诞生。

在回顾这一段经历时,庄守经说,是命运的安排使他成了燕大和北大衔接的桥梁,亲身经历并见证了新北大的诞生。能够亲身参加新北大的创建,庄守经十分高兴,并且引以为荣。

对于燕大来说,在当时私立教会大学一律要撤销的大形势下,燕大校园交予北大使用,燕大职工转入北大得到妥善安排,应该算是最为稳妥的方案。在新北大的管理下,燕园将会得到良好的保护和发展——这是庄守经感到欣慰的。他的燕园情和北大缘结合在一起了。

“小庄”的青春

新北大党委决定庄守经留在后勤系统,担任职工党支部书记。虽然他更愿意回到原岗位继续做青年工作,但是当时一切服从党的安排,是完全自然而然且自觉自愿的选择。所以,面对上级分配的任务,庄守经很快进入角色,在新岗位上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全身心为之付出,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1952年,庄守经只有21岁,在当时北大的中层干部中是年龄最小的。大家很自然地叫他“小庄”,不只是上级领导和老同志这样称呼,他的同级以至于下级,包括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职工群众,都这样叫他。“小庄”成了他在北大的官称,多年来,没有人叫过他全名。

作为后勤系统的主要领导,“小庄”要带领数百上千人的职工队伍,负责全校师生员工的生活保障和教学科研的物质保障,任务之繁重可想而知。三年困难时期矛盾尤为尖锐突出。而他始终保持着勇于承担、积极面对的态度,团结干部职工,克服困难,完成了各个时期的任务,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信任。

作为党的书记,庄守经始终强调思想政治和党团建设工作是关键,后勤各个单位的业务是重点,要保证各单位本职业务在党团工作指引下正常运行和不断改进。1955年后各项政治运动不断,作为党的基层干部,庄守经不得不把主要精力花在对付运动上。但在此期间庄守经尽量把各种活动安排在业余时间进行,减少对正常业务的冲击——业务为主成为了在文革中庄守经受到批判的主要罪行之一,叫做坚持“修正主义的业务挂帅,反对无产阶级的政治挂帅”。运动中的整人和批斗是难免的,对此庄守经的掌握比较稳妥,因此各项运动对后勤队伍内部的伤害不甚严重。文革前十多年,后勤系统的干部职工队伍一直保持着团结向上、踏实苦干的好作风,由此保证了后勤工作的正常开展,为全校的稳定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在思想教育工作中,庄守经常把“要学会自己尊重自己”挂在嘴边。在他看来,后勤工作就是繁杂琐碎、平凡无奇的,但这种平凡正是它的不平凡之所在。学校的任务是培养人,教师在教书育人,而后勤则是服务育人、管理育人,是学校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

在新北大,庄守经倍感欣慰的是燕园得到了良好的保护。校园管理是后勤的职责,在工作中他怀着深厚的感情关心着燕园的一草一木。他更为欣慰的是燕园的魅力被世人所公认,尊重燕园和爱护燕园成为全校共识。燕园的名字仍然保留,燕园的名声仍然响亮,多少年过去了,燕园如同一位慈祥老人一直面带微笑地见证着这块土地上发生的故事。

从青年到中年,庄守经的青春年华就在这默默无闻的平凡中献给了北大。多年的辛勤汗水完全融在北大的历史当中,而“小庄”也慢慢地变成了“老庄”。

1964年,“四清运动”开始,庄守经也被卷入一系列批判修正主义的风潮中。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庄守经很快被打成“黑帮分子”和“走资派 ”,被批斗、劳动改造。这些莫名其妙的批斗,庄守经还可以忍耐;但这些运动背后对人的尊严的践踏,让他难以接受。在勺园稻田劳动时,庄守经被迫带着印有“黑帮分子庄守经”的牌子,对成百上千全国各地来北大了解运动的人们自报家门,那种像动物园里被展览的动物一样的屈辱感让他至今难忘。

生活对庄守经的考验还不仅于此。很快,文革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摧残让一直就有胃病的庄守经病倒了。1970年,胃溃疡和严重的胃出血让他不得不接受手术,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1976年,一场突发性耳聋让他的左耳彻底失去听力,随之而来的整个神经系统紊乱导致的头疼和持续眩晕,让正常的工作也难以为继。1977年到1978年,庄守经基本处于治病和养病的状态,这让他有时间冷静下来反思历史和人生。两年的养病使他不仅在身体上做好了准备,也在思想上找到了新的平衡,来迎接人生的新征程。

光明在即,庄守经坚守的信念终于有了开花结果的机会。他暗暗告诫自己,在往后的岁月中,要努力呈现出自己的生命光辉,工作中要最大可能地激发个人的创造力。


1   2   3   下一页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