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李爱国:冰火相融笔墨传情
日期: 2015-11-13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付佳宁

泰戈尔曾说,艺术的魔仗所触之处,当变为不朽的现实。二教107教室墙上的《雪龙》这幅画就是很好的一证,其磅礴宏伟的气势与生动飘逸的细节令人精神一振——内蒙冬天的寒风从耳边呼啸吹过,骏马身上结了淡淡的白霜在朝霸映照下熠熠发光,天与地浑然一体,让人不禁激发出对这片茫茫大地的想往。

 
《雪龙》

这就是艺术的力量,是画家李爱国能带给我们的艺术享受。

绘画:冰与火的强烈对比

冰,是唯美与抒情、古典与现实交融的阴柔之美;火,是烈日灼心、气势汹涌的磅礴之美。

翻开李爱国的作品集,不难发现,除了像《雪龙》之类气势磅礴的宏伟大作外,他还擅长画极富有女性柔美气息的水墨女人体画,这种阳刚与阴柔之美的对比展现了李爱国内心的冰与火。

“极少有画家能像我这样创作跨度之大,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我的双重性格。”他说。

凭借着扎实的绘画功底、广博的知识,以及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李爱国已经在绘画艺术上形成了鲜明的风格。

李爱国创作的反映蒙古族历史以及战争题材作品,多以宏大的叙事背景和精确的人物细节见长。如《雪龙》《北方人》《套马手》《归》《蒙古骑士》《铁流》等一系列蒙古题材作品,形成雄浑、厚重的绘画风格,并且成功地探索出在生宣纸上表现霜雪中的蒙古马和骑手,意境深邃、独特,是他内心的团团烈火向外迸发的磅礴激情。

他的工笔人体画是东方意蕴和西方造型观念融合的典范。他大胆运用超现实主义色彩,在他的画作里既有西方透视学与解剖学的严谨,又不失东方传统审美习惯的平光式的手法,并辅之以浪漫色彩的动植物作为背景,形成了独特的创作风格。

除了传统的中国画法外,他在西方范式的绘画创作方面的尝试也可以看出其功力之深,这一点在他为全国文联组织的“联合国大家庭”作品集创作的《哥伦比亚的阳光》这幅画中可见一斑。这幅画是他在学习保罗•高更的画作之后所作,散发出浓郁的拉美风情,同时大片绿色的植物画又透露出自己性格中的克制,这幅画将他性格中的热情与冷静体现得淋漓尽致。

 
《哥伦比亚的阳光》

近日,李爱国的中国画在北大理教展出,开幕式上,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系代主任刘晨赞扬说:“李爱国老师的作品笔力强劲,用墨淡雅,日后必当为传世名作。” 

讲台:安身立命之所

2006年,李爱国来到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任教,目前教授本科生两门课程“水墨画”和“中外美术创作比较”,他的课强调同学们自己动手实践,特别是水墨画课。“我陪他们一起画,这样同学们才能更好地理解一些画画的技巧。”他说。

除了教授本科生课程外,李爱国每年10月还会带高研班的学生去张家口写生。10月的张家口已经非常寒冷,有的学生觉得在这样的天气下写生太苦,但李爱国每次都会坚守到最后,以身作则成为学生们的榜样。“我每次都最后一个或倒数第二个走,这得益于我在东北的‘新兵训练营’一个月的训练。”他笑着说。

2003年暑假,李爱国漂洋过海来到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开设国画暑期课程,虽然语言沟通不便,但他娴熟的绘画技巧依然受到了美国学生的一致好评。课程全部结束了,李爱国收到了签有全班学生姓名的祝福卡片。

“教学效果相当不错,美国的学生很喜欢提问,课堂气氛非常活跃。”他说。爱荷华州立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马克希望这一次是长期合作的开始。

这次美国之行,李爱国细腻的工笔画让美国学生看到了古老中国的神秘,为中美之间的文化交流锦上添花。今年10月,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会长斯蒂芬·欧伦斯(Steve Orlins)先生的邀请,李爱国出席了该会成立49周年颁奖晚宴。其间,李爱国近年创作的《夕照三峡图》和《大江东去图》两幅中国山水画作品,被作为荣誉奖品分别颁发给全美最大私募基金黑石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和全球最大药企辉瑞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晏瑞德(Ian C. Read),以表彰两人为促进中美关系发展所作出的积极贡献,同时也是对李爱国画作的高度肯定。

三尺讲台是他安身立命之所,大千世界绘于他画笔之下,李爱国以教书为业,以谦卑为礼,在艺术殿堂里兢兢业业,辛勤耕耘,为人们带来不朽丹青。作为一个画家,李爱国在艺术的殿堂里徜徉自如,而作为一名教师,他将自己的人生智慧传播得更广,换来教学上的一席之地,受用终身,并将在内心冰与火的抗争中用笔墨传出更加真实的情意,再创高峰。

生活:淡泊与热烈的融合

对李爱国来说,生活的意义不亚于绘画创作。艺术作品是生活的反映,是生活的一面镜子,在艺术之外,他有自己的一片广阔天空。

李爱国喜欢用耳朵发现这个世界。他作画的时候喜欢听音乐,特别是创作到高潮时会听《1812》序曲、《走进非洲》以及《我的祖国》等曲目,音乐滋润了他的画笔。他还喜欢听各种各样的评书、电影、小说连播、纪实文学,这些素材给他带来了创作的灵感。他对历史和军事理论相当敏感,说起三大战役来滔滔不绝。他对中外经典电影和大型纪录片也涉猎较深,他笑言:“听了这么多年,把耳朵都养出来了,以至于现在写东西、画画也信手拈来。”

除了用耳朵听,李爱国还用心认真观察生活。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中蒙边境的一个旗有一千多匹纯种蒙古马,他请求朋友寻找到这些马,在一个寒冬带着学生去写生。为了能够观察到秋冬之际破晓之前蒙古马身上才会有的霜,在当地人的带领下,他拂晓便与几个学生,在零下几十度的极端低温天气情况下,看到了这一壮观景象。

“当时这些马还睡眼惺忪,身上的白霜还没有消失,一按下相机快门,快门声使马惊跑了起来,在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蹄印。”他津津有味地回忆道。

艺术创作是一个辛苦的过程,而李爱国却乐在其中。

有一年冬天,在他内蒙写生的回程途中,因为车陷在雪里,需要不断挖雪、推车,而皮帽子前一天又丢在了蒙古包里,耳朵都差点被冻掉了。“耳朵掉了我怎么戴眼镜啊,没了眼镜我可不能看东西画画了,难不成还脑袋上安个螺丝挂眼镜?不然像梵•高一样还挺酷的。”他幽默地自我解嘲道。

艺术创作成了李爱国生活的全部,他对电脑、微波炉、洗衣机、开汽车等没什么兴趣,也不喜欢开会。他在画室从不装电话,以确保这块天地的宁静。

家人的照顾是李爱国安心创作艺术的力量之源。“我不会用电脑,平时查收邮件都得靠我爱人,有时候下班也得麻烦她来接,她在工作之余还要处理我的琐事。”他说。

“我越来越发现很多应该了解的,我却一无所知,在知识、文化的瀚海里,我是那么渺小的一粟,我需要文化的积淀、积累,就像喜马拉雅山冰川积累区的多少,决定了它在消融区融化出多少雪水,这雪水又汇成了大江和大河!”他在自己的书里这样写到。

李爱国的人生哲学让他免于世事纷扰,专心在艺术创作这个世外桃源认真耕耘,寻求本真,这份生活的淡泊与对艺术浓挚的激情让他的生活别有一番风情。

附:李爱国教授简介

1958年7月生于沈阳。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画马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工笔会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高等学校青年学科带头人;北京市跨世纪优秀人才;被中国文联评为“百名优秀青年文艺家”,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委。外交部特约画家。曾任第六届、第七届北京青联委员,第八届北京青联常委。第九届、第十届海淀区政协委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首都师范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委员,首都师范大学民族艺术研究所副所长。1992年被北京市破格评为副教授,1996年被北京市破格评为教授。作品获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铜牌奖;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特别奖——“关山月”美术基金奖;第二届中国当代工笔画大展一等奖;首届《连环画报》金环奖;首次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首届《国画家》奖;获“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世界和平教育协会艺术大展”荣誉奖,北京高等学校青年学科带头人、曾被中国文联评为“百名优秀文艺家”,出版有《李爱国画集》等19本个人画集。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军事博物馆、中南海等收藏。发表学术论文《静谈》《没骨说》等40余篇。

编辑:拉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