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点赞新青年】胡孝楠:敏感、不跟风 立于网络时代前沿
日期: 2015-12-11  信息来源: 网教办(青年研究中心)

【编者按】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新青年”,他们不一定轰轰烈烈,但却真真切切,让同伴感到温暖、让群体具有力量、让社会看到希望。《新青年》杂志百年之际,“北京大学首届校园网络文化节”发动全校师生为活跃在网络空间的“新青年”点赞。作为1994年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以来,学校对“校园网络达人”的首次规模性评选奖励,此次活动共有11个团队和个人脱颖而出。从幕后到台前,关于他们是谁、他们过去做了什么、他们现在又如何思考,“点赞新青年”系列报道将予以集中呈现,让我们在了解他们的同时,更好理解当下的网络时代与今天的网络青年。

胡孝楠,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1级本科生,2015级区域经济学方向硕士生,曾获2012-2013和2013-2014学年北京大学“三好学生”称号,“北京大学起床协会”(学生自主发起成立的青年网络自组织,通过在线签到领积分等方式组织早起、早自习等活动,有别于传统的学生社团组织)创始人,微信自媒体“胡呜昂”运营者,曾设计制作“学霸”游戏《是文科生就杀了那个狗皇帝》,获北京大学2015年度“网络新青年”称号。

 
“网络新青年”胡孝楠

“网红”之路 :成立“起床协会”,开发学霸游戏

作为知名青年自组织“北京大学起床协会”(以下简称“床协”)的创始人,胡孝楠被“床协”的追随者们称为“教主”。她自认“床协”开启了她的北大网络红人之路,声名鹊起后,从制作“学霸”游戏到运营校园自媒体,她“兴风作浪,不曾止歇”。

2013年3月,“北京大学起床协会”火了,这个旨在帮助大家“早起、吃早饭、打早卡”的不知名组织一夜之间收到了两百多封报名邮件。这一切远远超出了发起者胡孝楠的预料。“我原本只是想创建一个‘起床困难户’的互助组织,来拯救我这个‘不分四季型冬眠症晚期患者’。”

一夜爆红的余波散去,胡孝楠开始认真琢磨起来。互联网为未正式注册的“床协”提供了广阔舞台,“床协”利用微信公众号组织早起签到,并给予会员积分排名以激励;利用人人网公共主页发布消息,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语言风格颇受同学喜爱。

一时间,“床协”的人人主页关注量迅猛提升,胡孝楠的个人账号也遭到了强势围观。“那时候每次打开人人消息通知都会叮叮叮响个不停,自己也被吓到了。”而在线下,从早起签到吃早饭,到组织“床协自习团”“床协桌游局”“床协文艺展”,活动频繁却新奇,景象好不热闹。

在其他高校学生也开始纷纷效仿成立“起床协会”时,这一现象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胡孝楠接受过《中国青年报》等媒体的采访,“床协”事迹也被《人民日报》官微转载。遭遇媒体“轮番轰炸”后,她对“北大网红”的身份有了更谨慎的认识。“媒体总喜欢搞个大新闻,所以每次采访后发稿前我肯定会要求看稿件,看看有没有什么黑北大的……宣传上出了偏差等于我也有责任的是吧!”

 
央视《新闻周刊》栏目报道

2013年9月,“床协”先后推出了《本座倒要看看你能活几天》(数学版)、《是文科生就杀了那个狗皇帝》(通识版)、《朕要笑着看你们每一个人哭》(物理版)三款网页文字游戏,将在北大所学的专业知识和当时热门的宫斗剧结合,被网友称为“史上最丧心病狂的学霸游戏”,游戏人次近400万。“知识+游戏”的形式引发了网友“再学习”的热潮。

其中,《是文科生就杀了那个狗皇帝》由胡孝楠制作,题目涉及文学、西方哲学、地理、历史、政治等学科。胡孝楠还晒出了共计三万字的游戏参考资料——全部出自北大各类专业培养和通识课程的学习内容。用她的话说就是:“朋友,要想在这冷酷的宫廷生存,你可能需要北京大学的博雅教育。”北大丰富多彩的课程设置和极具创意的课外生活,在这样两款看似戏谑的游戏中得到了生动展现。

 
《是文科生就杀了那个狗皇帝》游戏画面

“我永远在线”:从“人人段子手”到微信自媒体

“起床协会”、学霸游戏的话题逐渐冷却,胡孝楠的“网红”之路却并未就此止步。她成为了最早一批拥有个人微信公众号的学生。她在公众号“胡呜昂”上不定期发布与校园生活相关的各类原创文章,其中“干啥啥不行的人干啥行”“大四狗的尖峰时刻”“考经双的小女孩”等文章引起了北大师生的广泛共鸣。

胡孝楠说自己运营“胡呜昂”的原则有三:“第一,做最高贵冷艳的自媒体,绝不为了眼球强行迎合热门话题;第二,100%原创内容,如果写不出来,宁可不更新也绝不转载热门文章七拼八凑;第三,绝不讨好粉丝,你们关注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被我的魅力折服。”

“胡呜昂”秉持着“掉粉拉倒,就是任性”的精神,坚持着自己的推送原则,却收获了大批“死忠粉丝”。胡孝楠说,自己微信平台的粉丝非常鲜活——“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和我交谈过,而不是一个只有ID的冰冷粉丝。我的粉丝绝大多数是大学生,粗略估计北大学生占80%以上。”

 
个人微信公众号“胡呜昂”推送文章

“胡呜昂”的文章风格是生活化的,既有对琐碎日常的犀利吐槽,也有对迷惘困惑的独特思考。胡孝楠无比真诚地表达着自己对北大生活的敏感体察,也毫不掩饰地晒出自己经历的纠结和烦恼。在心灵鸡汤写手和意见领袖大V之间,她试图让大家看到一个创想不落窠臼、诙谐而不媚俗的“北大新青年”。

“永远在线”的胡孝楠说:“我从不躲在幕后发表发人深省的观点,自己却面目模糊地藏在暗处——那是旧媒体的做法。而我整个人都在幕前。”

所谓“网感”:敏感、不跟风,以立于网络时代前沿

和互联网平台上的活泼形象不同,线下的胡孝楠初见时往往给人留下含蓄内敛,甚至是沉默寡言的印象。她说自己是一个性格慢热的社交封闭者,厌倦目的性很强的社交活动,不习惯初次见面就与人热络地谈话。在她看来,网上呈现出的性格反差,并不是刻意营造的自我形象,而仅仅是展现出了自己不易为生人察觉的一面。

互联网为拥有敏感生活观察力和文字功底的胡孝楠提供了现实生活中缺少的表达渠道,而且增添了一种获得公众赞赏和外部支持的独特途径——“网络红人”。胡孝楠说,如果没有互联网,自己也只不过是北大茫茫人海当中不起眼的一个学生而已。“上课不太提问,下课不会找喜欢的老师‘套瓷’,参加过一些学生组织但大都草草收场,学习上也绝不是威名赫赫的学神、学霸。”

在互联网精神铺天盖地袭来的今天,网络新媒体成为了各行业企图占领的阵地,人们意识到互联网带来的无限生机与可能,而拥有“网感”从而能真正运用好它“掀起巨浪”的人却很少。在谈到未来职业时,胡孝楠也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逐渐对互联网行业产生了兴趣。和其他热衷于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创业的人不一样的是,长期的“网红”身份使得她在把握网络时代的脉搏上更为自信。

从独领风骚的“起床协会”,到积淀深厚的学霸游戏,再到风格鲜明的微信平台“胡呜昂”,网络上的胡孝楠总能给北大校园带来无限的新鲜感。她把那些具备互联网思维、对于互联网潮流无比敏感的人,称为有“网感”的人。在模仿乃至抄袭泛滥成灾的“网红”世界里,胡孝楠并不跟风,但却一直站在网络时代前沿。(文/何困)

记者手记: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胡孝楠,却仍然对她在陌生人面前的“羞涩”感到惊讶。答辩时的胡孝楠也略显紧张,尽管她令人捧腹的自我介绍是那么独特,一下子让她和别人区别开来,但似乎怎么也无法和那个在人人网、微信平台上高调而自信的“床协教主”联系起来。

而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脑子里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新奇想法,又对网络潮流把握得巧妙独特。或许对互联网的敏感,本质上仍然是对人的敏感,被她形容为“女孩子才有的围巾手套般的温暖文字”的“胡呜昂”推送文章,是她对自己和身边人的日常生活的敏感。

喜剧演员说现在的人们已经越难越被逗笑了,浸淫在各种各样的段子笑话中,我们对“有趣”和“无趣”的判断愈发挑剔。在我看来,胡孝楠是个无比“有趣”的人,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评价。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