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大英文校名漫谈
日期: 2016-05-12  信息来源: 北大2006级校友 李梁

被淡忘的老“北大”

1912年京师大学堂改名为“北京大学校”后,“北大”开始成为这所高校的品牌与形象识别标志,2014年出台的《北京大学章程》更是明确规定:学校法定名称为“北京大学”(简称“北大”)。

与“北大”一词的响亮程度相比,由于拼写系统改头换面,一位老“北大”近几十年鲜为人知、湮没在故纸堆里——她就是“北大”自己当年的对外名称。

“北大”原名Peita

据北京大学档案馆资料,1936年,Peiping Chronicle(北平纪事报社)致函国立北京大学,说明该社将再版《Guide to “Peking”》(北京指南)一书,并将收录北大英文介绍。函末附该社自拟版本,恳请北大校方予以增补修正。当年8月11日,国立北京大学秘书长郑天挺签署正式公函并通过校长办公室发出。复函中附审定版北大英文简介,开宗明义指出“本地教育机构中,最为著名的是国立北京大学,普遍称为‘北大’”:

 
时任北大校长胡适英文函件中采用的“Peita”(1947年)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PEKING: - Of all the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here the best known is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Peking, popularly called “Pei-ta”.

该拼写为威妥玛拼音(Wade-Giles system),相当于汉语拼音中的Beida。

1931、1933、1935年版的《Guide to “Peking”》均将Peita(亦作Pei-ta、Pei Ta)作为北大英文简称;而这三个版本中北大英文全称均写作“Peking National University”——1936年北大校方的复函纠正了这一不规范表述。正如《再次回顾北京大学历史上曾经采用过的英语校名》一文所述,国立北京大学于1919年确定正式英文名为“National University of Peking”。

 
北大校方在审定版北大英文简介中确认的“Pei-ta”(1936年)

遗憾的是,由于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北平沦陷、北大南迁,1938年版《Guide to “Peking”》不再收录北大。1936年版北大正式英文简介或许根本未能实现其最初的目的。不过,这份珍贵资料却成为北大英文简称研究破题的钥匙。

胡适校长笔下的Peita

正如《Guide to “Peking”》一书所示,Peita一词长期在校内外乃至海内外大行其道。

《胡适全集》收录了这位北大老校长(1945—1948)的相关英文材料,其中一旦提到北大校名简称,各处均作Peita。1947年3月5日,胡适以国立北京大学校长(President, National Peking University)名义,复函美国医药援华会(American Bureau for Medical Advancement in China,简称ABMAC)驻华办事处负责人。

在这封英文信中,Peita不仅作为北大简称与ABMAC并列使用,而且还作定语,如北大医学院为“Peita Medical College”。

 
北平纪事报社《Guide to “Peking”》地图标注“Pei Ta”(1935年)

海内外英文书刊中的Peita

笔者查阅到的《纽约时报》最早提及Peita的时间为1935年12月17日。这篇一二•九运动报道提到“students from Yenching, Tsinghua and Peita Universities”。较此更为典型的表述,如1948年的一篇对毛泽东的报道:“After World War I Mao came up to Peking to study at Peita (Peking University).”

 
《纽约时报》采用的“Peita”(1948年)
 

毛泽东的早年经历,由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首先向外界详尽披露。1937年,美国《亚洲》杂志(Asia and the Americas)发表了斯诺采写的《毛泽东自传》,文章同样以“Pei-ta”指代毛泽东早年学习工作过的这所大学。这组报道随后经过修改,收入《西行漫记》(Red Star Over China)。

费正清(John K. Fairbank)等编著的《剑桥中国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相关部分亦以Peita作为北大英文简称,并明确指出“Peking University (generally abbreviated as Peita)”。

新中国成立后,官方对外刊物《北京周报》(Peking Review)1958年甫创刊,即对新时代的“新北大”(new Peita)作出报道:

Popularly known in Chinese by its abbreviated form, “Peita,” Peking University has quite a history behind it. The name of Peita is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the May the Fourth Movement of 1919 which sounded the clarion call for overthrowing the forces of imperialism and feudalism in China…

... called on Peita to be true to its tradition of discarding all that is bad and remould itself further so that it will become a new Peita, a new university truly serving the cause of communism.

按照1958年全国人大批准的《汉语拼音方案》,“Beida”取代“Peita”成为“北大”一词的标准罗马字母拼写法。此后几十年间,Peita这个表述虽然也曾被《剑桥中国史》等西文著作沿用,还是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到了今天,国内各界几无“识君”人。

老“北大”换了新颜,Beida一词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参考文献

胡适:《胡适全集》第4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551-552页。

“Peiping Students Beaten by Police,” The New York Times, 17 Dec. 1935.

Henry R. Lieberman, “The man who would be China's Lenin,”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19 Dec. 1948.

Edgar Snow, “The Autobiography of Mao Tse-tung,” Asia and the Americas, Vol. 37, No. 7-12, 1937, pp. 575-576, 619.

“Peking University’s 60th Birthday,” Peking Review, Vol. 1, No. 11, 1958, p. 5.

Denis Twitchett and John K. Fair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ume 12: Republican China, 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P, 1983, p. 406.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