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陈恳:医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期: 2016-10-20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编者按】2016年10月3日上午,山东省莱钢医院儿科医师李宝华医生在医院值班中被患者暴力袭击,伤势过重,后经抢救无效离世。

近年来,伤医事件频发,医患关系问题被一次又一次推上风口浪尖。在医界的悼念之后,在朋友圈唇枪舌剑的刷屏之后,在媒体的长枪短炮之后,作为医院储备力量的医学生的声音却独独被忽视了。面对外界熙熙攘攘的揣测和担忧,尚在象牙塔中深造的学生内心又在经历着怎样的波澜?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几乎每一所医学院学生入学时都会进行这样的宣誓。相比其他专业,医学专业的课程压力更大、课业负担更重,医学生步入社会后也会面临着更多的怀疑,“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这是很多医学生的顾虑。而至于“它还是否如当初一般是你的理想”,每个医学生心里都有着自己的答案。

陈恳,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2014级研究生,和记者聊了聊他学医的漫漫心路。

学医:纵千万人,吾往矣

陈恳出生于江西九江的一个医学世家。他的童年,就是在爷爷奶奶所开的私人诊所中度过的。

陈恳记忆中的家里总是有络绎不绝的病人。爷爷奶奶煮沸了锅里的热水来给玻璃注射器消毒,陈恳就在一侧听着爷爷给自己讲些简单的解剖知识。消毒水弥散的味道里,学医的种子也就在陈恳幼小的心里埋下了。

陈恳爷爷诊所的处方笺

陈恳的爷爷在退休开私人诊所之前,是当地一家公立医院的院长。那个年代,医患关系远比现在缓和许多。陈恳爷爷奶奶的医术高超,收费低廉,病人们都十分尊敬两位老人。提起爷爷奶奶,陈恳的言语中满是爱与敬意。

陈恳本科生阶段于中山大学学习药学专业,毕业后保研到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学习临床药学专业,并于北医三院药剂科见习。

陈恳于未名湖

中国高等药学教育已有百年历史。1902年天津设立的北洋军医学堂、1908年创办药科成为我国药科教育的开始。去年,北京大学药学院校友、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女士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成为了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也让药学专业首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尽管如此,由于药学的专业知识相对更多偏向于化学、生物,和医院的直接联系较少,药学仍然是许多医学院相对“不那么医学”的专业。比起大热的临床医学,药学专业更像是医学院的“边缘专业”。不同于临床医学专业学生对自己“毕业以后基本就是当医生”的定位,药学专业的学生在毕业后的选择更为广泛,也往往更加迷茫。

陈恳选择的临床药学专业是药学专业的一个二级学科。相对于其他二级学科,临床药学专业更多地要求学生走出实验室、面向患者,并在临床上辅助大夫用药。由于临床医学专业在课程的设置上药学相关内容很少,而临床用药的安全性和高效性又是临床大夫们不可避免的问题,所以在临床诊治中,临床药师是一个必不可缺的职业。陈恳日常的工作是跟着不同科室的大夫出门诊,并为大夫提供一些用药上的建议。临床药学这个专业对于陈恳来说,既让他避开了自己动手能力差的弱点,又让他圆了自己关于医学的梦想。

陈恳与北医三院血液科大夫交流

在谈到北医三院的老师们时,“厉害”“无私”“努力”这些词频频从陈恳口中说出。现在中国的临床药学还处于一个初级的阶段,但在不断地发展。

“凡是在上升的行业,从业人员都是十分辛苦的,因为要努力爬坡,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在陈恳的眼中,他的老师们都能够凭借自身的能力获得个人更好的发展,但责任感和对临床药学事业的热爱使他们留在了岗位上,无私地作了很多奉献,为后来者不懈铺平着前方的路。

“他们是为理想而奋斗的一群人,他们的精神很感染人。”陈恳如是评价北医三院的临床药师们。

关于自己对临床药学的坚持,陈恳说起了自己对奶奶的疾病管理。由于年龄的增长,陈恳的奶奶患上了不少疾病。陈恳平时会持续关注奶奶的病情,并给出一些用药上的调整建议。让他欣喜的是,这些调整都获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用药方面,很多事情即使身为临床大夫的爷爷也做不到。能够守护家人的健康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伟大的事。”陈恳言语中不乏骄傲,“我知道之后我的一生都会用来不断学习,会很辛苦,但我愿意继续坚持”。

医学知识不断更新换代,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临床药师,必须通过不断学习来跟上时代的步伐。在陈恳看来,尽管在当下的环境中,成为一名临床药师让他很难做成一些在世俗眼光所认为的成功的事情,但学医起码让他有能力去守护自己家人的健康,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件极具幸福感与成就感的事,他愿意为之奋斗。

“如果把这当成一份工作,那么做60分就足够了,但我现在想尽自己所能把它做到最好。”

进医院:对医患关系理解的一条分割线

陈恳本科读的药学尚只是模糊的大方向,去临床以后,他的很多观念都发生了变化。

“对于医学生,接触医院之前和之后有着天壤之别。”陈恳说。

陈恳曾一味地觉得医患关系的紧张都是患者的问题,而在临床接触病人后,他才发现自己以前的理解是远远不到位的。进入医院的他,看到了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更多更深层的原因。他更多地将此归结为医疗体制的问题。

“我自己也做过患者,有的时候就医体验的确很不好。”基层医疗服务远跟不上需求,基层医院医生的素质水平亟待提高,都导致患者不管大病小病都爱往大医院挤。因此,大城市的大医院往往号贩子猖獗,病人们一号难求。而基层医院却门庭冷落,医疗资源都没有很好地被利用。基层医生接触病人的机会少,想要提高医术就更难。由于医生医术不精,病人们便更不愿在基层医院就医——这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

相对地,大医院人满为患,每天医生都要超负荷地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医者,在有限的时间内,医生有限的精力也只能提供有限的服务,而病人有很多因为生病而产生的负面情绪就很难被医生照顾到,很多医患关系的紧张就从这里开始了。

“怎样将患者留在基层”是许多专家曾提出过的问题,现在也已有一些改革在试图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对于大医院每天人满为患的现象,现行措施起到的作用还是微乎其微。

“你觉得自己生病已经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了,可是就医体验还十分差,我见过很多心态好的患者,也见过很多十分焦虑、绝望的患者,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医学本身就是一门科学和人文并重的学科。”

谈及医患关系,陈恳有着很多自己的看法。在肿瘤科实习的经历让他对于生死有了更多的体会与感受,多数肿瘤患者积极平和的心态和肿瘤科良好的医患关系,让他觉得医患关系似乎并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么糟糕。大部分患者对自己的病情十分了解,也愿意相信并配合医生进行积极的治疗。

“急诊的状况会差一些。首先是因为急诊本身具有紧急性;其次,很多患者并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最后,急诊的医疗环境远不如其他科室。”陈恳也曾在急诊药房实习过,在他眼中,急诊是最焦虑的地方。他在那里接收了许多病人们负面的情绪,甚至曾在急诊病房做一个药物调查时,被病人家属误当作推销人员从病房里轰了出来。但他觉得,在那样一种焦灼的环境下,这些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理解。

除了医疗体制,陈恳觉得患者也应该对紧张的医患关系负起一部分责任。

“我们的患者被宠坏了。”陈恳不无调侃地说道,曹操与华佗的故事,可谓是古代的“医闹”,还有一些古装剧中,太医若是治不好病,也总是会被权贵们一脚踢开,甚至挨打、入狱、丢性命。不难看出在国内,从古至今,在大众的眼中,医生的地位并不高。现在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当他的健康出了问题时,他并不会觉得他是在为平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付出代价,也不觉得自己才应该为这件事负责任,反而把这份责任推给了医生。有很多患者或许并不会采取极端暴力的手段去伤害医生,但他们这样的观念确是根深蒂固的。此外在对医疗事故的界定上,普通患者也往往不甚了解。

“我对无良媒体的意见很大,甚至有些偏激。”陈恳直言不讳地说道,“现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很大一部分责任属于他们的不实报道。”

近些年来,缝肛门、八毛门、偷肾门等耸人听闻的所谓“医疗新闻”先后被某些无良媒体曲解并传播给大众。为了夺人眼球,他们将很多医疗方面的新闻都表现得随心所欲,毫无科学素养地将一些正常事件添油加醋,报道成了耸人听闻的“大新闻”。

“媒体人本身是一个很伟大的职业,他做的一点点好事就会被不停放大,但是同样,他所做的一点点违背职业道德的事也会被不停地放大。”陈恳说道。在他看来,媒体本身的科学素养理应在大众之上,起到正面引领大众的作用,而不是为了个人利益极其随便地散布一些谣言。在民众获取真相途径有限、科学素养又不高的情况下,只要媒体对于某一事件的理解出现一些偏差,很大一部分人对此的理解也会跟着媒体走。

“在社会上,媒体的一张嘴要比医生手里的一把手术刀有影响力得多。”陈恳如是说。

“虽然医闹的只是一小部分患者,但哪怕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对医生的威胁还是会很大,医患关系也会因此而变得糟糕。此外,媒体行业和医疗行业也都应该勇于正视自己的不足。”陈恳这样总结道。

你在做理想中的事吗?当然

当被问及有什么对之后想要学医的学弟学妹们叮嘱时,陈恳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医疗是一个伟大的行业,无时无刻不在帮助别人,它需要你有宽广的胸怀,同时也会给你带来奉献的快乐。不要为了名利来学医,这样你不仅很难学好医学,它也会让你很失望。学医很累,会有很多知识、有很多考试,希望你能热爱学习。生命永无止境,学习会是一辈子的事。”

分别时记者问陈恳:“你觉得你现在还是在做自己理想中的事吗?”

“当然。”

 

编辑:山石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