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医三院乔杰团队在The Lancet发表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

2021年5月25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乔杰院士、国家卫生健康委妇幼司司长宋莉、四川大学全国妇幼卫生监测办公室朱军教授作为共同主席,在The Lancet(《柳叶刀》)在线发表特邀重大报告“A Lancet Commission on 70 years of women's 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in China(《柳叶刀中国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特邀重大报告》)”。

《柳叶刀中国女性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特邀重大报告》

该特邀重大报告(英文简称“The Lancet RMNCAH Commission in China”,中文简称《柳叶刀中国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是在柳叶刀总编Richard Horton先生的邀请下,由来自国内外知名院校及科研院所的31位专家学者(3位共同主席、8位国际委员、13位国内委员、7位其他共同作者)以及整个工作团队历时三年共同完成。该报告旨在总结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在妇女儿童健康领域的发展改革成效与经验,分析该领域在实现“健康中国2030”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宏伟规划上存在的差距和挑战,提出未来十年促进中国妇幼健康高质量发展的行动策略和具体建议,向全球展示中国在保护妇女儿童健康权益方面的成就和决心,讲好中国故事,分享中国经验,为实现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促进妇女儿童健康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柳叶刀中国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工作团队

该报告总结了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在女性生殖、母婴、儿童及青少年健康领域取得的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若干妇幼健康核心指标持续改善,孕产妇死亡率及婴儿死亡率分别从1949年以前的1500/10万和200‰下降至2020年的16.9/10万和5.4‰,已超前完成联合国面向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中降低母婴死亡率的具体指标,位居全球中高收入国家前列。5-19岁儿童青少年总死亡率从1953-1964年间的366.0/10万下降至2016年的27.2/10万。产前保健、住院分娩、产后访视、新生儿筛查、计划免疫和儿童健康管理等基本妇幼卫生服务覆盖率达到90%以上。妇女儿童健康状况在城乡和地区间差异逐步缩小,进一步促进了妇幼健康服务的公平性和可及性(图1-3)。

图1|孕产妇及儿童死亡率快速下降、城乡差距缩小(1990-2019年)

图2|5-19岁儿童青少年死亡率快速下降、性别差距缩小(1953-2016年)

图3|基本妇幼卫生服务覆盖率达到90%以上

为向其它国家尤其是中低收入国家更好地分享中国的成功经验,本团队总结出以下几方面的决定性要素:一是保障妇女儿童健康权益的强烈政治意愿,中国政府颁布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规划方案(图4),“儿童优先、母亲安全”已成为一项全社会共识;二是构建了一套完善的分层分级妇幼保健服务体系,确保妇幼卫生政策及标准规范能够高效地从中央深入贯彻落实到基层(图5);三是建立了若干全国妇幼卫生信息系统,为制定妇幼卫生政策和评估国家重大卫生项目提供循证数据;四是持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不断提升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覆盖率和均等化;五是政府启动了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以及若干妇幼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极大促进了妇幼保健服务的可及性及公平性;六是中国政府在脱贫攻坚上取得了巨大成就,也从根本上保障了贫困地区及家庭的妇女儿童健康及发展权益。

图4|中国妇幼健康相关政策的发展历程及里程碑事件

图5|中国妇幼保健服务体系框架

此外,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口政策的调整以及人们生育观念与生活方式的改变,生育率水平逐年下降、女性生育年龄不断后延,不孕症已成为困扰许多育龄夫妇的重大生殖疾病之一。根据乔杰团队的最新全国生殖健康流行病学调查分析结果显示,2007-2020年间,我国不孕发病率已从12%升至18%。辅助生殖技术被认为是治疗不孕症的最有效方法之一。世界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于1978年,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于1988年,三十余年内中国大陆的辅助生殖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总周期数已超过100万周期/年,出生婴儿数逾30万例/年,成功率已基本接近欧美发达国家水平(图6)。此外,随着单细胞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和基因功能研究的快速发展,中国科学家团队在探索配子发生和早期胚胎发育的分子机制方面取得了卓越进展,为某些遗传性疾病或罕见病患者提供了有效的诊断和治疗手段,包括针对单基因疾病和染色体易位的新型植入前遗传学诊断方法(联合诊断单基因病和染色体病非整倍体高通量测序与连锁分析技术,MARSALA)。

图6|中国辅助生殖技术治疗周期数及生育结局(2009-2017年)

同时,该团队通过对多源庞杂数据的整合比较,分析了当前中国妇幼健康领域面临的差距及挑战(图7-9)。生殖健康领域的重点问题包括:生育意愿的下降及延迟,生育调节、避孕和流产,不孕症及辅助生殖技术,性传播疾病,乳腺癌、宫颈癌和HPV疫苗,针对女性的性及性别暴力等;母婴健康领域的重点问题包括:母亲安全(降低产后出血及间接产科死因),死胎/死产,早产、出生缺陷等新生儿疾病,孕产妇、胎儿及新生儿营养,孕产妇心理健康等;儿童及青少年健康领域的重点问题包括:伤害,饮食、久坐、吸烟、饮酒、近视等生活方式和健康危险因素,儿童及青少年心理健康,儿童早期发展、儿童保护等;另外,妇幼卫生体系方面的重点问题包括:卫生人力资源和职业发展,初级卫生保健机构的妇幼卫生服务能力,妇幼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和质量,筹资风险保护,妇幼健康信息系统的跨部门整合等。

图7|2000年和2018年中国孕产妇及新生儿死因变化

图8|中国学龄儿童及青少年城乡地区及不同性别的超重率(1995-2014)

图9|中国7-18岁学龄儿童及青少年的近视率(2005年、2010年、2014年)

未来10年是中国致力于实现SDGs和“健康中国2030”的关键期,中国的RMNCAH领域也正处于从注重“生存”到转向“繁荣”的过渡时期,伴随着妇女儿童群体对高质量卫生保健服务的需求以及若干新出现的问题及挑战。针对当前这一领域中存在的问题及挑战,该重大报告制定了面向“健康中国2030”的RMNCAH战略框架(图10)。在这个框架中,RMNCAH服务提供包括四个基本要素——筹资、卫生人力、药品和技术、信息技术(IT)系统,并将从可及性、质量和公平性三个方面进行评估;另外,构建一个基于卫生体系内外部因素的支持性环境对于最终实现RMNCAH全民健康覆盖也至关重要,这些因素包括:治理与领导、政策与立法、社会与社区。此外,作者团队还根据上述战略框架总结出若干优先干预领域并制定了一系列具体建议,主要包括:将RMNCAH贯彻到所有政策当中、关注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性和公平性、筹资风险保护、基于证据的妇幼卫生保健实践、RMNCAH服务的连续性、维护患者尊严及医师职业精神、新兴科技的创新及转化、卫生服务体系变革以及提供更广泛的支持性社会环境等,以迈向实现RMNCAH全民健康覆盖的目标。

图10|面向健康中国2030的RMNCAH策略框架

综上所述,RMNCAH对于每一位妇女、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与发展至关重要,也是未来人口和社会发展的驱动力,这对于面临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水平的中国来说尤为重要。中国RMNCAH领域在过去70年里取得了巨大成就,未来10年是从“生存”到“繁荣”的关键过渡期,旨在实现高质量的全民健康覆盖。因此,“RMNCAH for all(妇幼健康为全民)”和“all for RMNCAH(全民为妇幼健康)”应该成为一项全民共识,为每一位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创造一个健康和友好的环境。

北医三院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王媛媛副研究员、四川大学全国妇幼卫生监测办公室李小洪副研究员为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乔杰、宋莉、朱军为该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该特邀重大报告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81730038)、中国工程院(2020-XZ-22)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9YFA0801400)的资助。

北医三院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公共卫生团队

文献信息

Qiao, Jie#*; Wang, Yuanyuan#; Li, Xiaohong#; Jiang, Fan; Zhang, Yunting; Ma, Jun; Song, Yi; Ma, Jing; Fu, Wei; Pang, Ruyan; Zhu, Zhaofang; Zhang, Jun; Qian, Xu; Wang, Linhong; Wu, Jiuling; Chang, Hsun-Ming; Leung, Peter C K; Mao, Meng; Ma, Duan; Guo, Yan; Qiu, Jie; Liu, Li; Wang, Haidong; Norman, Robert J; Lawn, Joy; Black, Robert E; Ronsmans, Carine; Patton, George; Zhu, Jun*; Song, Li*; Hesketh, Therese. A Lancet Commission on 70 years of women’s 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in China. The Lancet. Published online: 2021, May 24. DOI: 10.1016/S0140-6736(20)32708-2

致谢

在该特邀重大报告中,除了引用已发表的文献数据或已公布的监测统计数据之外,还首次发表了若干全国性的流调或监测数据。在此,作者团队由衷感谢所有提供原始新数据的单位或机构,包括: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全国妇幼卫生监测办公室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

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

国家产科专业医疗质量管理与控制中心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